首页 >> 小说 >>小说书评 >>读后感 >> 刘保昌:读小说《不知去向的别先生》
详细内容

刘保昌:读小说《不知去向的别先生》

时间:2017-02-20     作者:刘保昌   阅读

刘保昌.jpg

  何处是归程?


  长亭更短亭。


  大学毕业三十多年后,省书法家协会别大方主席受同学别不改之托,通知古城师院1979级中文系的同学聚会。别不改是同学中的大老板、本省荆市首富,一直没跟同学们联系。读大学时,别不改专心研究小学(文字音韵学),别大方则全力搞创作。大学毕业后,二人不甘沉沦于社会底层,先后考入江城大学中文系念研究生,又成为同学。别不改研究小学颇有成就,做研究生时就出版了学术专着,却因为一句酒后狂言:“我留校后,其他老先生的课怎么上哦!”使得留校一事化为泡影。转而到汉江大学求职,不期竟然得到同是研究小学的学者古校长的欣赏,别不改不时失机地送上一份“大礼”——代古校长写了一篇高质量的学术论文后,成为中文系的教师。又得到古校长视若掌珠的女儿、大学生古兰的青睐。别不改一度前程似锦。而别大方毕业后到省文联一家杂志社工作,百不如意,于是下海出任一家外资化妆品公司经理。别不改与古兰的恋情公开后,遭到时已迁任教育厅副厅长的古兰父亲的坚决反对,理由是今后“小学的饭”不好吃,结果棒打鸳鸯散。别不改发愤考上南大博士生,却在复试结束返回江城的轮船上发疯,回到老家荆市十里镇养病,与养鹿女满枝结婚。从此,最钟爱的学问做不成,被动的养鹿事业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兴旺发达。接着进军荆市房地产,其妻满枝以金钱铺路,官商勾结,所向披靡,别不改迅速成为荆市首富。但他心系小学,良知犹存,自责不已,最终与满枝离婚,花去251万元向全市学生捐赠字典和书包后出走。此时,别大方费尽移山心力,谋到了书协主席的位置;而与别不改分别后的古兰一直研究小学,已完成他当年因病搁置的学术专着,正通过别大方向不知去向的他赠书。同学聚会的内容很丰富。之后,别不改在同学们的视野中突然消失,“不知去向”。但古兰相信,无论别不改做什么,他都不会做对不起“人”的人!


  这是中篇小说《不知去向的别先生》(《小说选刊》2017年第二期)的基本情节,清晰而明朗。小说叙事采用主线、副线交织行进,内容富有张力,这是刘诗伟娴熟的手法;以主人公的老同学别大方的视角观照、叙述、交代别不改的往事,文字简约经济而自然亲切;作者与小说主人公有相似的学历背景,其主体投射,让时代环境、地域风物皆触手可及宛在目前,这也是刘诗伟的惯用手法,如长篇小说《南方的秘密》中干脆设置了一个自传性人物——刘半文;小说语言洗练、幽默,引人入胜,如写当年古兰给别不改赠书,“夫子(别不改)半穿着衬衣愣怔片刻,转头见桌上的书是歌德的《浮士德》,心里一动。没错,老夫子的确向来对外国文学不以为然,但是浮士德的故事还是知道的:莫非古兰拿我当作饱学多闻的浮士德老博士,而她甘愿做美丽纯朴的玛甘泪?莫非她正在期待我走出书斋,而她早已开始培育她和我的爱情?……多么美好啊,请不要停留!”与浮士德博士的临终呼唤“多么美好啊,请为我停留”形成互文,令人莞尔。


  写作有意义的小说,是刘诗伟一贯的艺术追求。《不知去向的别先生》在行云流水的叙事节奏中,随处冒出内倾性的、拷问性的哲学思辨语言,将读者暂时从物质世界中导引至精神世界。比如叙述同学会,说:“如此聚会,简直像喝汤,鲜美,快活,十分有益于身心健康。可其实,汤汁都是从肉和骨头里熬出来的,也就是说,汤是湮没了肉和骨头的,没有那些饥荒年代的硬东西,何来盛世之乐?”此种文字,造成叙事延宕,夹叙夹议,不经意间为小说平添了几许哲思的光辉。


  在这部小说的整体效果上,刘诗伟致力于隐喻、象征、意象写作。别不改的名字,似乎就隐喻着不改初心,绝不与堕落的环境同流合污的价值诉求。在全省发展教育的大会上,面对各路“精英人物”,别不改发言,讲解“衣冠禽兽”这一成语在明朝中期由褒意转向贬意的过程,最后说:“假设我做企业不凭着文采武功挣钱,只是阴差阳错走狗屎运,或者以酒色金钱获得发财机会,或者以其他非法手段获取财物与资源,我便是表面斑斓的禽兽——如果不叫邪恶禽兽,起码也是低智能的禽兽!那么,我和在座各位究竟是明朝中前期的衣冠禽兽,还是中后期以来的衣冠禽兽呢?这个问题不解决,教育何以为之。”表明他内心深处始终保持着知识分子的清高和耿介,他“在”而“不属于”那个肮脏的环境。如果说《红楼梦》中的贾宝玉最后还有一个在一片白茫茫的雪野上遁入佛门的结局,那么我们真不知道在唯“物”主义时代里别不改将去往何方?这个不知去向的结局,已然将他先前的一切“成功”化为虚无。


  不断成长、发展、壮大的现实主义小说,善于汲纳、改造浪漫主义、现代主义小说的诸多合理因素,实施创造性转化,为己所用。刘诗伟的小说,顶天立地,这是因为,一方面,在具象层面,小说善于营造坚实的物质场景,再现生活细节,表现江汉平原地域风情,对最近30多年来的官场、商界的运行规则、内幕了然于心,对资本运作、房地产开发、权贵资本一夜暴富的伎俩洞若观火,因之娓娓叙说,不乏山重水复的胜境展呈,令人流连忘归。另一方面,小说不断追求意象写作的象征效果,即在自然主义式的精准呈现之上,赋予小说以个性化的哲学思辨,不断实现精神层面的超越。在《不知去向的别先生》这部小说中,刘诗伟要追问的是,在这个时代,别不改的归路在哪里?何处是归程?哪里才是一代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的安身立命之所?别不改拥有强大的精神能量,这能量无疑来自于他内心深处浓郁的知识分子情怀,他痴迷小学研究的目的十分纯粹,只是为了“把汉字弄明白”,但这个纯粹的愿望在浮嚣繁华的大环境里又是何其虚妄和奢侈,无异于堂?吉诃德的大战风车。而吊诡的是,别不改被迫做企业后却一路顺风顺水,不断扩大发展规模,可与飞船争快慢,可与日月争高低,在非常时代只要知识分子放下身段一切皆可成功,百事可为,唯独不要学问,不要青灯,不要书卷。“不知去向”隐喻的是在热闹的“人世间”,一代知识分子无处安妥内心的焦灼和困惑。然而,小说的意义还不止于此,看看同学聚会时,那些半百之人在湖边沙滩上亮出的身体,个个受损变形、面目全非,他们都在想些什么呢?别不改或许想到和感觉到一种人世的苍凉……如此,小说的意蕴就更加深刻而悠远了!


  读刘诗伟的小说,总是感到无比亲切。但以前我对他也有疑惑:曾经商海弄潮,豪车代步,别墅安居,妻贤子孝,养尊处优,跻身“成功人士”,却不屑于在这个“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资本大跃进的新时代里,参与物质汇报一路高歌猛进的大合唱?读过《不知去向的别先生》,我终于能够理解。有些东西,其实是宿命般的存在,他坚持着,不改,比如读书思考,比如用钢笔一笔一划地写作,比如抽普通的黄鹤楼,比如根植于大地之上的人间烟火和实现审美超越的文学梦想……


  刘保昌,文学博士,湖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湖北省政府专项津贴专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鲁迅研究会理事、中国闻一多研究会理事,发表论文200余篇,出版学术专着《荆楚文化哲学与中国现代文学》《汹涌的潜流: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学》,人物传记《戴望舒传》《聂绀弩传》《郁达夫传》《夜雨江湖:李渔传》,长篇小说《楚武王》等。曾获屈原文艺奖、湖北文学奖、湖北文艺奖、湖北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


作者简介:刘保昌,文学博士,湖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湖北省政府专项津贴专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鲁迅研究会理事、中国闻一多研究会理事,发表论文200余篇,出版学术专着《荆楚文化哲学与中国现代文学》《汹涌的潜流: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学》。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