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乾坤 >>静读经典 >>名家大作 >> 于坚:我的手指和大海一样,握不住流沙
详细内容

于坚:我的手指和大海一样,握不住流沙

时间:2017-02-23     作者:于坚   阅读

我的手指和大海一样,握不住流沙

作者:于坚


我的手指和大海一样,握不住流沙.jpg


某夜在太平洋南岸有所思

 

承蒙容器恩准步他人后尘

我也造就了一片大海

以动词形容词介词和沉重如潜水艇的实词

我的纸教堂里鲸鱼的颅和句子在沉睡

我虚构了新的深度相应的浩瀚与肥厚

相应的苍茫面对黑暗的天幕

我在猎户座和半人马座之间虚构了另一个崇高

我获奖在万物的见证下领取圣杯

此刻那道波浪衔来的白线在太平洋的边界上跪着

那诱惑着下一位越境者的花边那造物主的漏斗

我的手指和大海一样握不住流沙

 

 

日喀则的手谈者

 

站在日喀则城的集市中间

双方的手都伸在袖筒里

看不见文字听不见说话

他们谈了很久两个男子

袖子拉扯着膨胀又缩回

再次扯紧像是一种害羞的劳动

不让世界看见它的收获

当手指一一从黑暗的袖套里抽回

我看见黄金被取出镍币在清点

茶叶和盐巴在落日下驮上马匹

黑獒默默地跟着陌生人前往他乡

还有更辽阔的变化土地易主

在另一个春天荞麦秆子换成苹果树

无人知道他们在光天化日下磋商过什么

由于琢磨太久那些手在发白

像寺院揉皱的羊皮纸

 

 

秋飔

 

打桩机歇了松弛的钢丝绳在晃动

就像附近那些将被根除的树林

死亡早已濒临它们依然应和着风

悲伤的琴弦簌簌抖去工地强加给它们的灰

那台机器延续的是战争时代陈旧的思路

笨重固执冷漠一嵌按钮就志在必得

这阵秋飔令这台重型机械与世界的关系

缓和了一点点摇篮般地轻微小心

仿佛从自然习得

 

 

在万象所见的旧别墅

 

镀金的寡妇十九世纪之留影

鱼子酱连同香槟酒乘火车穿过印度支那的落日

准时在下午五点抵达后门厨子是个意大利人

曾经奢靡到腐烂一千人共进晚餐巨蟹和狮子

酩酊大醉朝着河水呕吐的包括总督卫戍司令

明星来自泰晤士河的女士马戏团的同性恋演员

通过几根秘密圆柱帝国般坚固的豪华逐渐虚无

人去楼空上半身继续铺张浪费雕塑在右侧地毯

铺在壁炉附近旧阳台摇摇欲坠为殖民史维持着建筑业的

体面倒也还能频频挥手目送记忆中的贵客走向金马车

前主人在巴黎怀恋旧物杂草丛生水洼里蚊子慢慢地飞

肖像垂在墙上一只老鼠在下水道沐浴完毕

 

就像总督当年与王室晤谈后归来昂首走上旋转楼梯

曾经高谈阔论话题涉及波德莱尔和小仲马没有一句好话

留下来土著只讲神祇粮食洪水女人和鱼那时候

谁知道死亡在哪此刻它证明在的就是这儿一个

墓穴只是位置与埋在地下的那些不同修复计划正在

后代们的误解中酝酿还要再来一次这美丽这傲慢

这激情这无耻这荒淫无度这失败这凄凉

这肝肠寸断这“永远难忘的一日”人类不会长大

还要去死死在这万象真美夜幕前面湄公河闪着

大片的光我看见那法国洋房陷入万物共有的黑暗

尚未坍塌的骷髅多着一股霉味令我忍不住要向梦寐以求者

提及它就像说的是我的亲历是的我能体会不必在此

只是为了符合事实我得用没落阶级的形容词和隐喻

写起来不是那么得心应手就像一个蹩脚的导游

 

 

钓鱼

 

早晨穿过草地时一再被某些东西挡住

管辖者不欢迎闯入但不说

只是弄湿你的裤腿刮手扯脚

藏在牡荆中的剑差点儿戳着眼珠

几乎滑倒寸步难行令人犹豫

离池塘还有一段路呢对付不了这些麻烦

妥协改走一条宽敞些的有人先到了

站在齐腰深的水里穿着橡胶裤子

抬着竿一根线扯得紧绷绷地

湖水脸色青紫瑟瑟发抖它藏着什么

——这儿都是鳟鱼这是另一个麻烦

意味着谁的餐桌更宽好吧

再来试试运气总不会都上他的套

再次将鱼线抛向那个古老的谜团

红漂子被无声的唱片运转着这种语言

真是笨拙色情贫乏的勾引家企图用

死饵引诱一张不通世事的小嘴歌唱

它咬住的话我们就毫不留情起竿

是不是行刑队?历史上有过更体面的

谋杀此举只是从水里挑出几根刺

灵光一闪的小忏悔令人心烦

常常被深居简出者捉弄上钩啦心跳

以为这回逮住了最大的志在必得的起重机

瞬间被大地的吨位摧毁钩子断了线断了

一切都断了令人郁闷开始下一个希望真费劲

要重新做局拴钩上诱饵学着那些老练的

骗子世上有那么多钩那么多网那么多笼子

上帝的鱼一条也没少只是将正派人的良心

再次磨损隔壁那位又缴获一条眼红心悸

仇视卑鄙地朝得逞者的领土靠谁也不承认

在这宁静的野外超凡脱俗很难小心眼永远

左右我们再次一扯鳟鱼来了——有个

在活蹦乱跳地挣扎突然失联从有到无

只是一刹那多么吝啬那根线像早泄的烟

在灰色的屋顶浮着作案者是谁?一次次

解脱倒挂刺的是怎样的手谁也没见过

在你失败时风景总是那么秀丽那么朴实

罪行未遂的一日空手而归在暮色中回到公路

鞋子倒是没有再次被露水弄湿鱼线缠作一团

得在以后的时间中将这些麻烦解开

 

来源:《诗刊》2016年2月号上半月刊“方阵”栏目


一剑人间宣传.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