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乾坤 >>静读经典 >>经典诗歌 >> 玉上烟诗歌:有人说我是美女
详细内容

玉上烟诗歌:有人说我是美女

时间:2017-03-03     作者:玉上烟   阅读

玉上烟.jpg

玉上烟诗歌:有人说我是美女


自画像

 

有人说我是美女,请别相信。

时间是块破抹布,我已面目全非。

偶尔也流露些野性,江山易改,小兽的本性难移。

有人说我善良,是的,我不忍踩死一只蚂蚁。

有人背地里嘲笑我风流事挺多,我转身回敬他: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我喜欢唱歌,

一个人。

喜欢喝酒,

一个人。

喜欢睡觉,

一个人。

在人多的场合,我喜欢露出我的小白牙,

天真地笑,不停地笑,

弯下腰笑,坐在地上笑,骄傲地笑。

但我不和你们交往,我写诗。

 

 

解药

 

你病了,卧床不起。好吧

我打算现在就去看你

去北纬33°东经113°的小镇安个家

我已经准备好了健康,包容和卑微

我去种小麦,花生,红豆,还有苹果

甜瓜,和萝卜青菜

要牛羊满山,鸡鸭成群,五谷丰登

我要爱上你房前屋后的每一棵草,每一只麻雀

就像爱着你的穷亲戚

我要用橡木做一张不大的床

刚好适合你和我。我还会在你的绿格子床单种上

夜来香,茉莉,米兰,迷迭香。亲爱的

我不是蔡文姬,李清照,更不是袁素文

我眼眸如水,就要弄绿你

 

 

刺青

 

当那个夜晚来临,我会低下头

满怀羞愧。这些病态的刺青,已经深入骨殖

每一处的疼痛,并非来历不明。其手法低级

不过是鲨鱼的牙齿,蘸上了生活的污水

反复被锤子敲打,再嵌进我的身体。我甚至爱上了

它们的暗淡,忧郁,这暴力学的美。亲爱的

请小心褪下我的衣服,请不要蒙上眼睛或者泪涌

多么好啊,我的体温,皱纹,塌陷的乳房

还在蓝色的河流上忠实地活着 

 

 

我的小木匠

 

伐木声不断,要用多少时间

才能造好一座房子。我坐在地板上

看小木匠叮叮当当

 

月光下的小屋,一点一点亮

他急急地喊:烟儿,烟儿,我饿了

生米就煮成了熟饭

 

哦,我的小木匠,看着我

像玻璃纸包着糖。看着看着

我就变成了聊斋里的一只小狐狸

 

我涂脂,描眉,千娇百媚

我洗衣,烧饭,做他的新娘

 

 

尾声

 

暮色潜入她的体内

“那简直是硕大的容器”,中年的灰暗

在大衣镜面前,一目了然

她惊讶于自己的忍耐力:读书,写作

在下属面前摆出严肃的面孔。三十平米的斗室

她专心用文字的漂白剂稀释夜色

暗淡的灯光,凉茶

一面墙壁投下了瘦小的影子

她这样概括自己:妥协的,靠虚无喂养的,坚硬的

她想起不久前看到的一段话:

“土拨鼠从冬眠中苏醒后看到自己的影子

那就预示着冬天还有六个星期”

她揉搓手指:下个季节很快就要到了

街灯下,有人在喝酒,打牌,胡扯

有人在路边慢行,失神。窗前那棵枯萎的海棠

至今没有醒来。桌子上

她拔来的那根狗尾巴草儿,被一阵风吹落在地

她突然笑了,笑得整个屋子都摇晃起来 

 

 

狐狸传

 

狐狸有很多故事--

狐狸和书生

狐狸和乌鸦

狐狸和兔子

哎,就连葡萄,和狐狸也有故事

那么多人乐于编造和讲述

她理都不理

或独坐悬崖,或在林间一闪而过

越来越美

比我们漂亮多了

 

有人咬牙切齿地骂:这妖精

引发了多少次战争,好男人都死在她手里了

她顾盼生姿

不惭愧不羞耻更不惊惶

谁也伤害不了她,这样的骄傲

多么饱满

 

自古以来

国家就允许她施展勾引术

当谁谁的知音,那叫爱国

有纷争,就承担罪名

多妩媚,多妖娆,多风骚,多让人魂不守舍的狐狸啊

呵,说不尽的好处。女人们边骂

边去照镜子

男人们暗地里迷恋她,都欢喜这种美学

他们喜欢在床上对她们说醉话:

该死的,再骚一点

......

 

 

下雪了

 

时候到了。我喜欢

这自然的安排

枯瘦的冬天,一下变得

白白胖胖

 

我不想上班,就想一个人

沿路走上一小会儿

我真爱下雪的日子,四周静寂

雪花停在

银杏树和灌木丛的睡梦中

 

相遇是多么偶然

在冬晨

它们一朵又一朵填满了我的全身

就像你--

湿润、无声的爱

 

慢慢,渗出水来

 

 

入侵者

    

因你野性的姿态,我被快乐地创造

这感觉很美妙

现在,我是你的

你既是创造者又是创造。好吧

让我说点什么吧

这些新生的语言,简直就像一列欢快的小火车

让人吃惊地奔向那座神秘的大门

风从山谷吹来

被抛弃的腐叶也变得新鲜和饱满

那些穿过群星的事物

悄然出现在生命的窗口。现在

我和它们之间又有了某种默契的关联

而之前,我对自己一直抱有怀疑

像我历来所知道的那样--

等待是个好主意。湿漉漉的黑暗中

当你的呼吸碰到我的......

我的脸隐现痛苦

我知道,某种遥远的东西,已经来了

 

 

我发誓,我真的不爱你

 

我要奶油冰淇淋

再来一段爵士乐,或者方块舞

哦,亨伯特爸爸

最好再给我点亮晶晶的银元和角币

坐在你的大腿上

我是快活的洛,天真的洛,狡猾的洛

性感的洛,冷漠的洛,邪恶的洛

我不爱你

 

我想要性爱

我有点喜欢这种游戏

我唱着歌儿

想着一会儿给你要点什么

哦,我快爆裂了

你这个坏家伙

给我画报,给我花边连衣裙,给我音乐片

我要把所有的蜜糖塞进嘴里

我是妖艳的洛丽塔

水果一样鲜嫩的少女

但我不爱你

 

别管我想什么

我是偷心的、赤褐色的小妖精

我不能把孤单的身体留在黑暗里

赞美上帝

我无事可做,除了夜以继日陪伴你

但我是洛丽塔

一个永不驯服的小母兽

等着瞧

伤心的亨伯特先生

我还想再要一点点银元和小甜饼

我发誓,我真的不爱你

 

 

玉米花

 

一晚上,我用玉米花对抗

这个冬天的寒冷

我想要甜,想要热量,想要一点一点咀嚼

那淡忘了的滋味

它们是香的,奶油的,绽放着深深浅浅的金色,白色

现在我才明白

对生活的欲望我还没有完全消失

它来得那么快,像饥饿

一颗,两颗,三颗

我不断陷入好滋味里

就像碰到了爱情......

 

 

交换

 

如果你来了,就留下吧

我们家周围没有舞厅,酒吧,天桥

我们的房子很小

只能放下一张床。好了

这是我们最想要的

我们就靠攫紧彼此来活命

不悲哀不诉苦

我们不分昼夜地交换,或烂醉如泥

或死灰般的心满意足

 

 

对一个怕冷者的叙述

 

她怕冷,喜欢抱着一只猫取暖

后来抱住了一个男人,就像抱住了一座火山

她简直爱上了他温和的暴行并顺从

他的专制。哦,那蓬勃的恣意的火焰

情欲像黄金一样坚挺

如我们所料,多数人都患上了慢性病

有谁能经受住时光的顽劣和它所带来的麻醉

再一睁眼,恍如隔世。她害上了痛风

就是在家,也要戴上手套 ,围巾

穿上厚厚的羽绒服。即使这样

她仍然冻得发抖,整个屋子都在抖,还有佛龛

她抱紧自己,冷

她抱紧别人,更冷

现在她冷得不冷了。寒风后退

暮色奔涌。。。。。。

 

 

像我这样的女人

 

其实我想过,写一首

像萨福那样香艳的诗给你。告诉每个人

我有你买的玫瑰,耳环,戒指和香水

他们一直在臆测我爱的人是谁

我灰暗冗长的半生,他们并不关心

 

孤独的人很多,幸福的孤独

又多么奢侈

我心安理得地占有神秘的时间

我不能告诉你

我多么看重死后的名声,也不能告诉别人

我爱上了你

 

我多么喜欢白

白纱巾,白衬衫,白裙子,白皮鞋,白云,白雪

我多么喜欢你。但

像我这样的女人,即便在白纸上

也绝不会露出一点有关你的口风 

 

 

我就想把你喊醒

 

我猜,你睡了。想把你喊醒

凌晨三点的眼睛,干涩,可我不管

我喊你小木匠,小瓦匠

 

你欠我衣橱,饭桌,板凳,还有一间小木屋

想起这个我就生气,就喊你小笨蛋

 

喊你东,喊你西,喊你北,喊你南

乱喊。对给你起的二十个好名字

我叹口气,吹口气

然后用一堆眼泪淹它们

 

把你的脸画圆了,画长了,画方了

最后画模糊了,你还睡

 

我就想把你喊醒,你看那碗汤圆

它们软软地躺在水里...... 

 

 

多准备一些孤独

 

之前的疼,是为了之后的爱

如此说来,我的千疮百孔是对的

 

你在布置我们的房间

唱片是朴树的,书架的颜色要深点

依照我的喜欢。最重要的

你说孤独必须多准备一些,这样

我们就能抱得再紧一点

 

你要我守口如瓶,说快休克的夜晚

你就会来,就会把积攒半生的光泽放下来

 

哦,亲,现在真好

车站不远不近,秘密的时间不多不少

月光下,我落水,发着高烧

说:“爱”和“喜欢”

脸像秋天的苹果,红得那么羞涩

 

当我们的指甲一起嵌入肉色的黄昏

哦,亲......

 

 

当我转身

 

想让你看我的背影,这么想着

就拍了一张

 

想让你忘掉我的眼睛,鼻子,嘴巴

和小雀斑

 

我的背影比前身高雅,发髻蓬松

脖子还会像小鹅一样弯,关键

你看不到我的表情

 

多么好啊,当我转身

你的失眠,自伤,绝望,你丢了魂

我都可以视而不见

 

人世间的一切,就像一片飘落的树叶

当我转身

雨水,日记,苹果花,还有离别的火车

都变成了烟

 

 

小火车

 

我画了一辆小火车,车厢里只有一个人

即使有很多人

我也只能看见他一个

 

我画上杯子,大麦酒和几本诗歌

还有一束金色的光线

多么温暖。当我把脸贴近小火车

它们都动起来

 

大麦酒芳香,诗歌芳香,他的呼吸

更芳香。当我爱时

小火车就装上我的发烧,失语,透明心思

夜行千里

 

而天亮时,它就还给我们一张白纸的真相 

 

 

苍耳

 

赖在你胸口的小东西,嘿

你也可以叫她坏东西

闪电一样爱上你。一万亩良田不要了

死活跟着你。苍耳苍耳

这有毒的女子,多么贪心。不卑微也不脸红

偏就缠住你

 

 

别以为我不敢养只猫

 

我早就想养只猫

相貌平平不要紧,只要和我般配

能上树给我抓月亮

能把我白水煮的菜当成鱼

我抒情,它就眼含泪水

我要去乌有之地,它决不去他乡

我就想养这样一只猫

容忍我的任性,浪漫,骄傲和动不动就悲伤

我爱它,宠它。给它起一堆好听的名字

贴上我的标签

不是王晓玲的,不是张丽娜的

更不是就喜欢猫的那些女人的

它是我的私藏,只是我的

陪我活,陪我死

我的那些小心眼啊,眼泪啊,快乐啊,幸福啊

就给它用光

 

 

暗室

 

一到晚上

你就和自己暗暗较劲

后半夜,有人偷盗,有人抒情

有人妄语,有人灵魂出窍

有人敲木鱼

 

一场随风潜入的雨

紧锣密鼓。燕子翻飞,芳草凄迷

半醉半醒的中年在夜里呻吟

搁在灯下的句子,一个劲地荡过来

又荡过去

 

越来越大的雨

新鲜,茂盛,不懂规矩

世事一闪而过

你想置身事外,却又寸步难行

 

 

桃花灼灼

 

少了什么呢?或者

是我放弃了什么。我正在喝的这杯咖啡

没有放糖,也不觉得苦

我想起了那个在纸上盖房子,种花草的人

白衬衫让人心动

但我假装不懂,我往浮云上看

我喜欢把一朵花的惊艳虚拟到具体

再任其崩溃。我病得像风中桃花

绚烂,夸张,令人生幻

 

春天短暂,雨水就要来了

之后是道别,漫长的黑夜抱着影子

之后是......

 

 

理想国

 

不把家,放在一个盒子里

在锦绣山河上,多养些花鸟虫鱼。在春色中

爱干什么,就干什么

而不像现在,忙活了半生

只剩下坏脾气,怪癖、敏感和神经质

张着嘴巴,有话说不出,变成一个长长哈欠

看看这些年,我都写了些什么:

阴云,泥泞,斜坡,下滑,隐喻,镣铐,荒芜

难怪柏拉图的理想国不要诗人

这心情就像中国足球:

告负,告负,打死也不出线。现在

我越来越爱云朵,流水,花草,蚂蚁和泥土

越来越坦然,沉默

那些奇怪的人还在兴奋地争来争去:

我的,是我的,统统都是我的

到底争什么呢?蛇是你的,鳞片是他的

那就滑动是我的好了,呵呵

 

 

 

小时候我习惯一个人呆在高墙内

数蚂蚁。摸猫尾巴。学母鸡“咯咯咯咯哒”

抬头看天,低头瞅自己的花布鞋

我不想扶着旧墙壁

如今没有皇上。没有似海的深宫

在这个绽放自由的年代,不能说迟了

不能手足无措,不能浪费大好河山

缺心眼的女人才生气。披头散发

既不出游。也不造反。更不习穿墙秘笈

山不过来,何不走过去

好女人不做无用功,不把自己随便钉在哪面墙上

好女人嘴唇就是红。楚腰就是细。想得就是美

爱祖国也爱亲爱的鹿皮靴子 

 

 

 

在火焰中心,那只豹子攫住我

从冰到水,从水到波浪,从波浪

到火焰,我不停地

对自己说:不!不

这只野性十足的豹子

让我惶恐,让我焦渴,让我战栗

噢,豹,豹子,我孤傲的王


潜溪文学网.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