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 诗人冯娜:春风到处流传
详细内容

诗人冯娜:春风到处流传

时间:2017-04-03        阅读


【冯娜简介】 1985年出生于云南丽江,白族。毕业并供职于中山大学。作品发表于国内外多家刊物。著有诗集《云上的夜晚》


诗人冯娜

诗人冯娜

诗人冯娜

诗人冯娜

诗人冯娜



冯娜诗歌二十首


春风到处流传


正午的水泽  是一处黯淡的慈悲
一只鸟替我飞到了对岸
雾气紧随着甘蔗林里的砍伐声消散
 

春风吹过桃树下的墓碑
蜜蜂来回搬运着 
 时令里不可多得的甜蜜
再没有另一只鸟飞过头顶
掀开一个守夜人的心脏
大地嗡嗡作响
不理会石头上刻满的荣华
也不知晓哪一些将传世的悲伤


南风过境


我不是任何一根发光的羽毛
我是你张了张嘴 
 叫不出名字的瓷器
性情薄凉 
 质地婉转  吹弹可破
 

我是一阵借刀裁剪春色的南风
温软缱绻 
 扑面如刃
我不爱流连远山和湖泊
直取阳关和良人的心房
 

我是南风呵
来时携雨 
 去时惊蛰
时而回首 
 寻鲜花果腹  醉卧芍药丛
 

若是被你的马蹄踩痛
便腹中吞剑 
 我是南风  我不说
你可是良人
我不问


云南的声响


在云南  人人都会三种以上的语言
一种能将天上的云呼喊成你想要的模样
一种在迷路时引出松林中的菌子
一种能让大象停在芭蕉叶下 
 让它顺从于井水
井水有孔雀绿的脸
早先在某个土司家放出另一种声音
背对着星宿打跳 
 赤着脚
那些云杉木 
 龙胆草越走越远
冰川被它们的七嘴八舌惊醒
淌下失传的土话——金沙江
无人听懂 
 但沿途都有人尾随着它

 

藏地的风


一匹马跑过来  请它制服我
让我听到铃铛乱响 
 不再毫无头绪钻进蜂巢
还有不远处的荞麦花
不忍再打断她们石白色赭红色的交谈
我耐心地等待藏历的新年
他们从皮囊里抽出明亮的藏刀
我与星星都跟着闪了一下 
 再一下
看月亮磨成磨盘
奶白色的雪顺着淌下来
酥油被我舔冷
再过上三十天 
 我会从山坳最深的地方
把高原的心窝子都吹绿


贝叶经


借鹰羽的白拨开酥油灯的棉芯
我总是害怕听到某种东西 
 破壳而出
在夜间 
 植物生长如电
河流平平铺开 
 沙石缓慢下沉
我将身体翻过来 
 一颗细痣迎向星斗
一切被神标记过的
都未曾走失

青海


我是未成熟的青稞地  孤独匍匐
大开大阖的疆域和湖泊
小小的一次战栗 
 就将水里的云连根拔起
 

我爱的姑娘从远方来
花儿是一种无医可治的情歌
类似黑毡帽下的回眸
我静静注视你 
 从地平线上升起
 

好几世了
青海的太阳 
  蒙着眼泪


庚寅年路遇大雪


我遇到它的时候  天全部黑了下来
山川俯首 
 我的手摸到一株含羞草的火焰
不能再进一步
豹子和越压越低的枝条融为一体
坑洼的地方打磨着耐心
与白色相连的 
 村庄淌出缓慢的安宁
溪流在雪触地的瞬间消失
我身后没有一个人
头顶没有北斗
谁在百丈以外的远处掐指一算
庚寅年己丑月
大雪在暗中纷纷而落 
 我伸出手去
一个冬天的白也未接住


龙山公路旁小憩


近处有松树  苦楝树  我不知道名字的阔叶树
它们高高低低 
 交错生长又微妙地相让
大地上 
 腐叶正顺从着积雪
我知道 
  之后的岁月
是孤单难以自持的融化
是寂静无声的繁华
是风偶尔打乱高处的秩序
也依然 
 是枯荣如年轮滚动
一世重叠着一世 
 碾进沉默的土壤
那种感觉 
 也许就像——
我坐在公路旁 
 听人说起天葬


更远的白


差一小步  我就像栀子凋谢在秋雨里
干净得有点冷清
夜里 
 我想念夏天
手指缤纷地挥舞过繁茂的大地
 

不知何时  只愿读懂白色的密码
色彩蛊惑过视野里狭长的光线
为了一尾鱼活下去
低到底处 
 让能浑浊的尽情浑浊
 

我不害怕寂寞  只是一直有一个担心
雨水打在白色上 
 经年漂洗
你是否还能看到 
 我的双眼
一只装着蔚蓝的大海
一只停靠在回家的岸上


大地丰沛如容器


如果不是祈天者的笃信  很难得知一场雨与古代有关
占梦的早晨 
 白雾停在南方
呵气如惊雷 
 赶河的人不忍别子离妻
 

阖眼谛听  雨水在三更都说了些什么
大涝将至 
 黎民饥荒
奏章累积着旧疾和大块的心病
群鱼眼里布满阴云 
 游进深潭
 

先知们打开伞状的感应
漂浮的生灵和魂魄 
 呼啸着扑进大地的身体
滑湿冰凉的容器 
 不动声色
让流亡了成千上万年的雨
携带时至今日还在供祭的万物
鱼贯而入


太平的面具底下


无事生非的十二月  草莽以枯萎的方式编织桂冠
没有一个英雄不死于壮烈
没有哪个美人不与佳话和悲剧有关
 

他们绝不可以觊觎春天的街道
熙熙攘攘 
 太平的风吹来一阵花香
陷阱准备了良久
我看见人们跳下去:身怀绝技的、心藏巨蟒的
平庸如石的 
 碎裂如雨的……
还有更多的人 
 在黑暗里一无所知
 

以为自己清醒的人  大叫:当心!
猛地惊醒 
 身边站满更多捂着嘴窃笑的面具:
哪一个平安的十二月
会没有欺世盗名的人?


生活


她在虚构一个实在的爱人
戒指 
 鲜花  湿漉漉的亲吻
蜡烛底下的晚餐
他有影子 
 笑起来微微颤抖
 

还有鼾声  多情得让人在夜里醒着
她的梦突然发作
拨通一个电话 
  在让人信以为真的对白里
没有说话
只低低地哭


山坳里的藏报春


蜿蜒的公路在我身体里漫游
山坳平躺 
 灵魂跋涉良久
山神俯瞰之下
是谁要把火日卜筮的明月还给草甸
 

艳阳普照  峰回路转
梅花的白和桃花的红交替出现
我渴望 
  在山峦庞大的心房里无限渺小
像那一束紫色的藏报春 
 娓娓开放
轻轻摇曳 
 在溪水沉向日暮的转弯处
给你一剂 
 致命的温柔


园林


去年  我在园林里迷路
苏州有小家子气的美 
 精巧得让人掉眼泪
 

她们多美呵  细小的乳房
尚懂得羞涩 
 绿叶和假山虚实着遮掩
肥头大耳的人来 
 走马观花
用票子扇疼阁楼的沉香
 

我坐在兰花凳上  想念那些旧时代的女人
罗裙绣袜 
 纤手弄云
低声跟从自己的命运
陷在这园林里 
 美丽得让人掉眼泪


祖国


我怀疑 我的孱弱的身躯
如何承载一场庞大的抒情

我只想 我在世界的尽头喊妈妈
你一定会朗声地应答
我只想 你在暗夜里不眠
我就擎一盏细小的温黄 在角落

如果这一切注定要被人冠之以宏大
那我就安静坐下来陪你
什么也不说


端午祭屈子


你冷吗  龙舟在五更起身
拉纤的人是俗子 
 不受谗言也不背负骂名
更不会留得万世芳菲 
 你钦羡他么
揉一把艾草 
 嚼一口肉粽
——“起身喽!” 你冷吗
怀沙的衣衫褴褛了吧 
 你瘦削坚硬的骨还有鱼虾跟随吗
 

你自汨罗而来  多少世了  香草深处
大地创口累累又自行结痂
浊的都被清的看见 
 也有人如你  沉江而下
一个美人足够么 
 千百个美人足够么
足够擎起映照朗朗乾坤的铜镜么
夫子 
 原谅吧
一个春天要以万颗沙砾痛彻的心作为祭品
原谅吧 
 营营役役活着的万物如刍狗
他们含一把泪祭你的死 
 敲一声锣鼓
顺水漂流奔自己的生
 

夫子   万世沧桑 雨水五更不歇
远游的人 
 或许你不该再探问世间的消息
雄黄已备下 
 今日换做我们探问——你冷吗
我和别的人一样 
 和衣而卧
害怕显出原身


插在花器里的影子


我和我的影子敲开别人的房门
我带着他人的叹息 
 坐下来  说自己的话
那些绸缎般的灯光 
 让白昼变得疲惫
我开口 
 我的影子不偏不倚
 

我对影子底下的黑暗一无所知
我照管晴朗的天色 
 玫瑰花园  树丛中的小蚂蚱
在每一场地震来临之前 
 写下遗言
 

我开口  我念出每一个我爱过的名字  憎恶过的沼泽
我在别人的房间里寻到自己熟悉的味道
桔梗花到处开放 
 它们与我有交换灵魂的冲动
有一束采自乡间的墓地
 

插在花器里的  我的影子
摇摇头 
 往回走


隐者


天要再高一点  山林拱起脊背
所有枯叶都因被时光豢养而来历不明
水越走越低
像是甘于埋藏在深山的隐士
安静地听两匹马在滩涂上谈论生死
少年目击事件


我们驱车前往高原的水泊
冷风灌进一片阔叶林 
 “小的时候……”
这里人烟荒芜野兽出没
我们嘲笑胆小的人 
 相互推搡
石子掷入无底的漩涡
后来我们安静下来
目睹一艘沉船被打捞上岸
小的时候 
 我不知道什么在水中丢失
我们默默在岸上走着
水面低沉 
 仿佛与陆地维系着微妙的对抗与平衡
走在前面的人在沙子上按灭一个烟蒂
后面的人皮肤上“呲”了一声


幼年时代的彗星


我准备好了  一个夜晚一双肉眼
母亲的手在空气中划出圆弧
光芒由远及近 
 破碎的瓷瓶
越来越稀薄的金粉
一颗星球对另一颗星球投下狭长的一瞥
它什么也不带走 
 我的眼睛眨也不眨
母亲说出它拗口的名字
我幼小的心被它的尾翼轻轻扫了一下:
它曾经照耀过 
 仰头观望它的人
在什么样的光年里
他们为自己的宇宙欢欣哭泣
星球背过身 
 我即刻生出成人的骨架
所有眼神都被大气层摩擦
我肉身单薄
地球付出百年以内的许诺
彗星迟迟不再谋面 
 哪怕是其他一颗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