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乾坤 >>诗观纵横 >>诗歌理论 >> 如何运用诗歌语言表达诗歌主题呈现诗歌艺术美的浅见
详细内容

如何运用诗歌语言表达诗歌主题呈现诗歌艺术美的浅见

时间:2017-04-05     作者:周塬   阅读

如何运用诗歌语言表达诗歌主题呈现诗歌艺术美的浅见
周塬


“诗无关乎理,而理自现”。

首先,诗歌的主题抒情言志,应当包含探讨真理或关照理性,这与人的思维相关,诗歌更多地依靠诗人的思维通过诗歌语言表达出来。古往今来的诗人无论禅思和哲理追求真理方面都沁淫着非凡的心力,往往在诗歌关照通向真理或人类永恒认识上显现出诗人深厚阅历和把握语言的功力,“追求诗歌的思想性”也正是表现着这里。

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关之琳先生的《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诗中时空的观念,禅理的关照,通过对“心远”的认识,表达出人生只有放开执着,保持心灵的平和内在的和谐,才能感受到自然的生趣生命自由的乐趣达到人与自然想通“物我两忘”的境界。生命在宇宙之中不为人的意识而存在着相互的关照,无论在生命观照或时空观照,人一方面可以是别人的“风景”,一方面又身陷于观照他人的“风景”,这相互的观照和参照里,完善我们的生命实质,凸显人生存在的实际意义,这是《断章》通过不同角度和人物主体的变化留给读者在诗歌里的神思。诗歌通过对理性的诗意的认识带来永久的魅力。当然这要在读者深入体悟和分析的基础上才能准确把握。

这种“写树不见树,写山不见山”,在王国维先生论诗词境界里被称作“无我之境”,也许正是你所欣赏“诗无关乎理,而理自现”关于诗歌艺术境界的思考。诗歌艺术的特质除主题之外最大的魅力也就在这里。借助于文字语言通过对自然现象,社会生活现象的观照或深刻反映我们内心的世界让诗歌存在拥有不可置疑的理由。谈论或展开这样一个关于诗歌深层创作的关乎诗歌终极性艺术的话题的确给我带来挑战。

我之所以谈到“人类艺术在通向真理自由暖暖的爱和巨大艺术感染力的路途上最终殊途同归”,是关乎艺术的主题和艺术最终关怀给人类文明留下智慧和财富而推动人类文明的发展,现在要谈的的是诗歌艺术在完成或更进一步接近这一目标自觉与不自觉的创造过程中的艺术把握。在这具有普遍意义的前题下,可以说古体诗新体诗欧美诗和中文诗将同样适用。

王维“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用浣女涤纱洗衣归来穿过竹林引起的竹叶摇动发出声喧,鱼舟下湖引起莲叶晃动,这对声音和形象白描式的表述,如果只表面看成一个生动的画面,自然远远不够,而恰恰是诗人借用这种似乎完全与“情志”无关的描述,表达了一种闲适自然淡定无为的心境那种意会而来的情形。“无边树木萧萧下,不尽江河滚滚来”看似实写深秋里登高远望,树木飘零江河之水滚滚而来的景象,但不难从中体会到诗人杜甫那“百年多病”身世飘零,闵怀天下而又壮志难酬的人生短暂生命蹉跎的忧愤情怀。。。这在古体诗里并不典型而又比比皆是的手法,用在今天的诗歌里同样会有“艺术感染力”。拙作《老人与伞》写老人的形象“她的背躬着,与泥土平行,蹒跚而来/头上的芦花,风一吹就散”“空荡的牙床,不停的咀嚼,母亲留给她最后的话———带好伞,雨,随时会来。”表面描摹一个老人的形象,实质在感悟生命老去,一生的经验与“随时会来”的不可确定的人生际遇,需要我们不忘生命里的“伞”———人们把握今天面对明天的道理。在《邂逅森林河流之上》调动诸如“森林,河流,古老的箭镞,船,桨,鞋子,微光,神的婴孩,皮肤的门。。。”这些单一复合又无限张力的象征意象并不是故弄玄虚,也不是来源《圣经》或神学,客观的讲是在中外诗歌比如《神曲》《离骚》以及波德莱尔,艾略特文本综合影响,广泛被诗歌认识确立的意象,能够意会到诸如真理,时间,制度,观念,求索,追问。。。相应实指的对应物。把另外一个活着的我在另一个空间不是确指的空间里与现实里对照,如此呈现在诗歌里就是象征的手法与古诗词里意象是一致的,可以说西方现代主义诗歌的艺术技巧在我们老祖宗的诗词经验里都有成功的案例或对应,这也是我们不要盲目追随外国人的经验而抛弃国诗精髓的理论依据。

古人论诗的境界达到化美离不开“情景交融”这一理念,现代诗同样要求通过意象和带有情感色彩和文化信息载体的一切事物,诸如秋叶落而心情萧瑟,春花开而生意勃勃,离人去而忧思徘徊,树无语而生命欣长。美国意象大师庞德用“黑色的枝条”来写黝黑深长的地铁,用“幽灵”象征陌生冰冷无法捉摸的匆匆过客的脸和难以沟通的心灵。我在诗歌中用“黑夜的河流”象征更加真实的人类真理,用漂浮在黑夜河流上的头颅象征离我们远去的探索和拥有先知和人类生命经验的高贵灵魂,用“嘴角叼着玫瑰在悬崖上雕刻的老人,与在生活逆境和生命逆旅中探索诗歌精神生命真理的形象。。。。更有诗人们用晦涩的意象表达对制度对生命无常对来至于社会生活的桎梏陈旧道德观念甚至政治体制以及当前贪污腐败缺少人性关怀和自由人性温暖的现实的表达。。。这是诗人最基本最常用的手法和技能。

意象的确立不是单独存在的,她在具体的生存背景和一个阶段或永恒的话题里充分调动文字的会意表情的功能和相当语境里给读者带来诸多感觉的打开与交流,这就是艺术的共鸣,是艺术感染力推动读者在心灵感悟在欣赏经验里融合确立起来,作品所携载的信息不是固化不变的,即使是诗人自己的作品,离开当时的语境和背景在重新阅读和欣赏的时候,也往往会产生新意或者完全推翻,读者的视觉和阅读欣赏的历程在统一文本的基础上除基本的情感色调和人们形成的普遍认识之外,常常会有来自自己生命心灵认知的体验并在自己的认知里确立或解读,所谓“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道理就在这里。

“诗无关乎理,而理自现”,从诗歌文本不去介入关于理性如禅思哲理的关照是不现实的,从诗歌艺术追求情景交融,寓理于诗意美中抒情于诗性语言里,用诗歌的语言唯美的形式艺术地揭示真理,这是诗歌艺术从事者必须修炼的基本功,也是确立诗歌文本的基本要求。美和艺术感染力是艺术外在形式与内涵相统一从而确立艺术形式或“文本”存在和流传的必备要素。

仅对有关诗歌如何艺术性地反映主题,以我浅薄的认识提出来与论坛和诗会的朋友交流,但愿这更多倾向于感性认识的文字能给关注的朋友们做一个交代,期望能抛砖引玉。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