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作家神姿 >>综合阅读 >> 张雪烨:从惊鸿四起,到风烟俱静
详细内容

张雪烨:从惊鸿四起,到风烟俱静

时间:2017-07-08     作者:张雪烨   阅读

张雪烨.jpg


作者简介:张雪烨,93年双鱼座,北方女子。坚持在行走中以写字感知自己。对文字有着深深的信仰,热爱历史与传统文化。在《国家人文历史》《华夏》发表十余篇文章。


味 道

作者:张雪烨


Chapter 1  一城一味


味道。

真是喜欢这两个字。味,舌尖所尝,鼻子所闻。道,所谓真理和方向。食物有味道,酸甜苦咸。情感有味道,喜怒哀乐。岁月也有味道,从惊鸿四起,到风烟俱静。

年少的时候,感情总是丰沛饱满,喜欢惊天动地,尤其喜欢辣,再辣似乎都不够。后来去重庆,街头上门头林立的火锅,几乎是铺天盖地的辣,没有任何的阻挡。三四斤的油,一锅底的辣椒花椒,加上调料经过细心炒制,一定要麻辣鲜香。毛肚是重庆火锅的第一菜,讲究先在火锅中间烫熟边缘涮味再捞起。加上黄喉和鸭肠,就是牛油火锅里的“老三篇”。一大群人,在冬天室外围坐一桌,锅里冒出腾腾的热气。这样的辣,只需要一秒,味蕾就被俘虏,热烈,孤注一掷,仿佛一招制敌。

这食物的味道,气象万千,每一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格局。记得最初去武汉的时候,是酷暑七月,天气热的蒸笼一般。住在老城区,清晨路上去上班的人匆匆忙忙,随处可以看到人们手里捧着一碗热干面。芝麻酱的浓香,面条过水后的筋道,再佐以红油和酸豆角,鲜香浓郁,在嘴里从香到辣。武汉人称吃早饭加“过早”,吞下这一碗热干面,就和武汉的天气一样,豪爽火热,便是武汉热腾腾的烟火气,让人分外心喜。这个城市,连同它的味道,都带有一种势如破竹的力量,像火车站旁的夹竹桃,茂盛地生长着。

北方的人大多喜辣,在更远的南方,连花花草草都是一桌盛宴。在昆明的春天,鲜花入菜,搭配出各种清香的食物。用煮过茉莉花的水来清炒鱼片,吃到的是鱼片的鲜香,茉莉花的清新萦绕在舌尖,真是浪漫至极。在每年的四月,用玫瑰花瓣制作成玫瑰花馅,加以面粉、香油、白糖和蜂蜜后烤制,做成鲜花饼。一场春风,鲜花盛开。心里生出无限温柔和甜蜜,久久荡漾,欣欣然无法言说。

我想,一定有一座城市和一种味道,会让你沉溺并留恋,甘愿停留下来,过一粥一菜的安稳生活。那这里,便是杭州。最具有诗情画意的就是那一道龙井虾仁,最好是明前龙井,河虾剥皮腌入味后,与茶叶、黄酒一起用葱炝锅后迅速颠炒,勾芡方可出锅。龙井碧绿清香,虾仁白玉鲜嫩。只是这样再简单不过的程序,成了江南食客餐桌上的一道美食。删繁就简,就和这生活一样,节奏开始慢下来,适合发呆,适合相守。沉稳下来的心,往往最为珍贵。人生,应该是慢慢往回收的。

循着味道,想起从前琐事,和那些走过的城,至今仍然清晰鲜活。窗外玉兰已经盛开,人们已经换上薄衫,我的城市,也已经到了春天,想念起儿时槐花麦饭的味道。


Chapter 2  味蕾记忆


前些日子,姥姥打来电话说院子里的桃花开了,一簇一簇的,开得特别好。在车水马龙的城市里,偶尔碰到过一两株,而想来已经许多年未有见过桃花,是那种成片的桃树林。春天总是马不停蹄地跑过,须臾片刻留不住好春光。

翻到家里的相册,那里面存放着我自小到大的照片,零零碎碎一直保存着。照片里小时候的春天,扎两个小辫子,在桃树下面灿烂地笑。记忆里的童年总是盛开着大片的桃花,这幅画面到了现在仍旧清晰鲜活。三四月份的时候,小河边长出成片成片的艾草(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家乡的习俗讲究在端午的时候把艾草悬挂在门上,可辟邪保平安。初生的艾草有着淡淡的香味,外婆用小竹笼摘一满筐带回家,洗干净后放开水里焯熟,切成小段后混入到面粉中,做成绿菜面来吃,煮熟的面里艾草的清香依旧。年幼的时候对这个世界有着太多的未知,吃到绿菜面的时候,心里满是新奇。那时候每年的春天,都会跟着姥姥去挖艾草,跟在后面蹦蹦跳跳,还能记起那会儿懵懂却开心的心情。

夏末秋初,正是放暑假的时候,可以无忧无虑地玩,去河里抓蝌蚪,田里放风筝,整日乐不思蜀。在关中平原的八月半,正是花椒成熟的季节,外婆会去采一大把花椒叶回来,剁碎后和面粉一起揉成团,发酵后在平底锅里烙成饼,切成小丁再到锅里烘干,小时候管它叫棋子馍,形如棋子一般。最喜欢刚出锅后晾凉的棋子馍,酥酥脆脆的,尝到嘴里还有花椒麻麻的味道,还有烘干时的焦味。出去玩耍的时候,总是在外套兜里揣上一小点儿,当作儿时的小零嘴,像个小馋猫一样。

腊月的时候,最盼望的就是腊八,那时候总会煮上一大锅的腊八粥。邻里相处的都很和睦,都会把自己家里做好的腊八粥与隔壁的邻居分享,一来二去,可以尝到各家不同味道的腊八粥。北方腊八粥里的食材非常地多,除了磨好的玉米豆之外,还会放黄豆、青菜、胡萝卜、香菇等等,应有尽有,丰富极了。腊八那天的早晨,在刚睡醒就会闻到一锅腊八粥的香气,一下子就能喝完一碗。中午的时候,姥姥会把煮好的面条和腊八粥拌在一起,加上提前炒制好的肉臊子,又是另一种风味。后来离家上了大学,每年的腊八节姥姥都会做好腊八粥,打来电话说我放冰箱里等你寒假回来吃啊。那种味道又熟悉又怀念,还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前几日是我的生辰,妈妈亲手包了饺子,香菇肉馅的,还是熟悉的味道。几乎每一年的生辰都会吃到饺子,似乎已经成为自己心里约定俗成的习惯。上高中在学校寄宿,生日的时候妈妈也会煮好饺子装进饭盒,坐四十分钟的车,送到学校里,还有余温的饺子依然美味无比。她说这天吃了饺子就可以健康平安地长大。我也明白,此生无虞,这便她对于我最大的期许和沉默的爱。

穿过岁月里泛着香味和热气的食物,循着这踪迹,想起至今都觉得快乐的童年,也看到亲人们用爱所编织的行囊,这是甜蜜的背负,一生甘之如饴。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