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作家神姿 >>美女作家 >> 柳儿:爱在西塘
详细内容

柳儿:爱在西塘

时间:2017-07-17     作者:柳儿

刘勤.jpg

作家简介:刘勤,网名柳儿,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人,现在北京工作,一家私企任职会计。工作闲暇之余喜欢随心随性写点东西,用简单的文字倾诉内心的真实感受,表达一份对生活的感悟和态度。2017.5月荣获山西年度诗人“梨花春诗歌仙子”;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员,;山西梨花诗会会员;作品散发于《中国诗歌报》;《作家文坛》;《北湖诗刊》;《葛天诗刊》等。


爱在西塘

作者 柳儿


(一)


夜色抹去了最后一缕残阳,夜幕慢慢落下来。这个小县城在华灯初上的夜晚露出繁华,灯红酒绿的街道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大街两边的小吃摊早已香气扑鼻,摊主在卖力的吆喝着。人群中有个单薄的身影,拎着背包静静矗立在那,微风吹起她的头发,路灯拉长了她的影子,复杂的眼神里隐藏着疲惫的心情。


  婷婷还是回来了,按照家乡的习俗“中秋节”是家人团聚的日子,无论如何她不能让父母担心。


前段时间她关闭了经营多年的小铺,带上仅剩的一点积蓄,背上行囊去了西塘。西塘对于她来说有着特别的情结,她明白自己必须去一趟,算给自己一个交代,也是和过去有个告别。


几个月前峰发给婷婷一条短信:“在一起五年了早已没了爱的感觉,我俩不适合,我给不了你要的幸福,我爱上了一位女孩,你忘了我吧。”


婷婷看着短信呆立不动,脑子一片空白,峰的话像晴天霹雳毫无预兆地刺痛了她的心。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五年的感情说不合适就不合适了?五年,竟然抵不过刚认识的女孩?五年,这就是分手的理由?婷婷想要一个解释。她去找过蜂的父母,同学,好友,他们都说不知道具体在哪,只知道他和一位女孩去了南方的城市。峰就这样消失在她的世界里,彻底没了音信。婷婷气的快疯了,她怨恨、她辱骂、她痛哭,她想要一个解释,他欠她一个解释。


  婷婷回到家时夜色已晚,怕打扰父母先回到自己的住处,她拖着疲惫的心情从凌乱的背包里摸索到钥匙,开门的瞬间一股孤独的气息漫浸着她整个身体,她把屋灯打开,随手将背包仍在地上,一头扎进被窝,嘴里低语着“我回来了。”




                          

(二)


 夜,慢慢静下来,中秋的明月渐渐升到窗前,皎洁的月光,如水般穿过玻璃窗静静地泻在房间里,将那盏床前橘黄色的台灯衬托的更加温暖。婷婷洗好澡走出来,用毛巾摖试着滴水的头发,一身宽松的睡衣更显得她娇小瘦弱,她打开音乐,倒杯热茶,捧在双手依靠在窗前。窗前的月光映射着她憔悴的脸庞,更显苍白,一双清澈的眼神难掩忧郁的神情,她不开心时习惯性的嘟起小嘴,眼神抛向窗外。她又一次想起了他,说好的遗忘,说好的放手,说好的把他从记忆里赶走。可是,今夜她还是又想起了他。


   西塘古镇的黄昏很美,夕阳斜照水面上,波光粼粼,收音机里传来婉转的江南小调,静静品味那种古老带着烟火味的恬静。婷婷沉醉在这迷人的景色中发呆,忽然听到有人喊:“快来人啊,有位老人晕倒了。。。”她闻声赶紧跑过去,等赶到,看见一位男孩正在进行施救。他取下一位大妈胸前的别针,刺破老人的耳尖和手指尖,黑色的血瞬间冒了出来,男孩急忙用手往外挤出更多的黑血,老人慢慢缓过来了。


“小伙子你这是什么医术这么神奇?”众人惊叹的询问着。


“老人是因为长途跋涉再加上天热闷引起的心烦气燥,心血郁结造成的,我刺破这些地方是让的败血排出,内火消散,郁结打开。”男孩温和的讲解着。


“哦。。。。。”大家一片掌声和赞许。



对眼前这位英雄婷婷充满好奇,情不自禁打量他几眼,男孩身高约有一米七八,年龄二十二左右,一身休闲运动装扮,面部轮廓分明,五官立体,眉目之间有股正气。特别是他的笑容,温暖•阳光,浑身散发着快乐的正能量。


一股莫名的勇气促使她向他打呼:“嗨!你好,刚看到你做的这些,真佩服!”


他一脸的阳光灿烂:“没什么,我妈妈是位中医大夫,这些是她教我急救的小技巧而已。"斜阳最后一抹余晖晕红了他的笑容,画面很温暖!


“我叫婷婷”她主动向他介绍自己

“婷婷,好名字,我叫峰”他爽郎的笑笑

“有空吗?请你喝杯?”

“好啊”


婷婷爽快的答应了毫无顾忌女孩该有的矜持。管它呢,他身上就有这种感染力让你觉得快乐,信任,温暖。

   

她们来到一个临水的酒吧,选择一个玻璃窗前坐下,窗外迷人的夜色尽收眼里,错落有致的走廊,灯笼红纱,曲调悠扬,千年古镇的西塘就这样安静的美着。婷婷和峰相对而座,两杯绿茶青色浮现,香气袅绕,伴着闲聊的话语开始慢慢浅饮深谈。婷婷开心的和峰说着她的梦:“我想有一天在老家开一间咖啡屋,就像西塘这么美,暖暖的午后喝着咖啡,听着音乐,或是无语只顾低头看书,或是抬头看窗外人流涌动,想想便是人生最快乐惬意的事。”这一刻,峰眼里看见一道比西塘更美的风景!茶尽言欢时,两人爱意将浓。缘分不早不晚在最恰当的时候遇见了。


歌声把婷婷从回忆中唤醒,房间里正播放着阿桑的歌:“我一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只是心又漂到哪里,就连自己看也看不清。”婷婷听着听着眼睛润湿了整个月光。

     

四个月零八天,分手已经四个月零八天了。婷婷经过这段时间的痛苦,慢慢走出心情的煎熬,她明白心中的那个他再也不会回来了。月光依旧,人却非昨,今年的她再也不是他的女朋友。






                          

(三)


   早晨,  中秋的阳光正在浓烈的洒满一床,光线顺着她的发梢、眉间温柔的爬满脸庞。 突然来的电话铃声吵醒正在熟睡的婷婷,她迷迷糊糊摸到电话:

“喂...”


“亲,打这么多电话怎么才接啊,不知道别人担心吗?从西塘回来了吧?起床了吗?"瑛子在电话那头连珠炮的喊着,她是婷婷的好闺密,心直口快善解人意的好姑娘。


“还没起,懒得动。”自从分手后婷婷变得消沉懒散。


“亲爱的,咱不能这样颓废下去,不就是失个恋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别整的跟世界末日似的,打起精神赶快起床,我饿了,陪我吃饭去。”

“嗯”


婷婷明白,瑛子说要吃饭,其实是为了陪自己,她心里感动着,她是容易感动的,被这满满的友情。

   

婷婷出门前稍微画个淡妆,略施粉黛,憔悴的神情顿添几分精神。


等婷婷赶到时,看见瑛子早已坐在饭店一角等候了,她一身精干利落的职业套装,一见面就给婷婷一个暖暖的拥抱:


“亲爱的,你终于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瑛子满目疼惜的眼神,


两人多日不见自然有许多话要说。

“去这一趟也好,这样你心里才可以把他放下。”瑛子最了解婷婷的心思。


婷婷是要强的姑娘,她很少在人面前落泪,可面对瑛子的安慰,泪水不知怎的喷涌而出。她用手遮住哭红的眼睛泣不成声。


她去西塘不是找寻结果,只想给自己要个解释,为什么?五年的感情就这么轻易的不辞而别?


瑛子续上一壶热茶,没有去劝止,她知道婷婷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她明白她心中的委屈。


一杯茶慢慢凉下来,婷婷的心情也平复了许多,她抹去眼角最后的泪望着瑛子:“放心吧,我没事了。”

“这趟回来我会放下他,我要开始重新生活。”


“你能这么想我们也就放心了。对了,记得你以前一直想开一间咖啡书屋吗,正好我有位朋友有家咖啡屋要转让,你若感兴趣咱们可以去看看。”瑛子见时机到就顺势把话题插上来。

“好啊!谢谢你瑛子,什么事都替我操心,有你我真的很幸福。”


“行了,别酸了亲爱的。走,我这就带你去看看。”瑛子做事一向行侠仗义,雷厉风行,在婷婷眼里她就是一位女汉子、女豪侠。

  

 瑛子的车驶到一个咖啡屋停下,一个非常诗意的名字映入眼里《忆美时光》。她们推门而入,里面的装修简单又不失情调,宽敞明亮的落地玻璃窗,简洁时尚的白色圆灯,棕色软包的沙发上放着三两橘红色的靠枕,几盆花草把气氛点缀的清新,雅静。客人们喝着香气热扑鼻的咖啡,或是看书或是聊天或是看着窗外发呆,舒缓的音乐流淌于整个咖啡书屋。


婷婷觉得这一切好熟悉,这不是她向峰描述的情景吗,连书屋的格局设计,陈列摆设都那么的像。她连忙跑到咖啡屋吧台的LOGO背景墙,啊!是的,是西塘,夜晚的西塘。她突然异常兴奋的喊起来:“是峰!他回来了。。。。。”

                        




(四)


   这个让她努力忘记又从记忆赶不走的人,终于有了他的消息。


婷婷心颤地用力摇着瑛子的胳膊:

“峰回来了,他回来了!瑛子你知道的对不?”

瑛子张张嘴没挤出声来

“快说呀瑛子,他在哪?你想急死我吗”

“婷婷你先别激动,来,我带你见见这家店主。”


瑛子带婷婷穿过大厅来到工房,一位身材纤美优雅的背影正在磨着咖啡豆。

“珍姐姐,你怎么在这?”婷婷看到眼前的美女正是峰的姐姐。

“峰在哪?他是不是回来了?这是他的咖啡店吗?”婷婷有太多的疑惑想知道答案。


珍伸手握住婷婷的双手,叹口气“你们俩都是懂事的孩子,可惜……”话没说完哽咽哭泣起来。婷婷见状不知如何安慰,一急便也跟着落泪。


瑛子明白是时候告诉她真相了,这也是在带婷婷来之前和珍商量好的,为了完成峰的心愿。


“婷婷,峰前几个月住院了。”

婷婷惊讶喊说:“怎么住院了?什么病?我怎么不知道?”

“肺癌晚期。”

轰……婷婷的脑袋像炸了一阵眩晕

“怎么可能?他那么年轻怎么可能得癌症,你骗我。”

“癌症不分年龄的,他不告诉你,就是怕你知道后伤心。”

“不可能,不可能,他在哪家医院?带我去见他。”婷婷大声的哭喊着拼命的摇着瑛子。


珍努力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晚了,峰已病逝了。”


婷婷打个冷颤僵住在那,也不说话,她呆愣一会,往前走了两步,突然晕倒在地。瑛子忙上前扶起喊着:“婷婷,婷婷,你别吓唬我,快醒醒……”


珍明白她这是因为伤痛至深,急火攻心所致,她用大拇指摁住鼻下的人中,另只手摸着婷婷手腕的气脉穴,一会间婷婷缓过来了。


瑛子忙去倒来一杯水安稳一下婷婷的情绪。


“珍姐姐快给我说说峰的事吧,我想知道。”婷儿躺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央求着。


珍怜惜的看着婷婷,心想:峰最怕看到她现在这种状态了,他希望走后她过的幸福快乐,我该把峰的遗愿告诉她,让她坚强起来。


“当时医院大夫建议峰做化疗来控制病情,但是他明白化疗只能延续他几个月生命,最终还是无药可治的,他不想在生命的最后把自己折磨成一具痛苦不堪的身体。后来峰找到大夫谈了自己的想法,他要放弃治疗而且要把自己健康的器官捐献出来。峰也给我们家人做了思想工作,让我勇敢面对现实,他说自己已坦然接受自己的命运了,让我们不要难过。就是以后不能再孝顺父母了,就让我这个姐姐替他多照顾。”珍抽泣的述说着。


“另外,峰还说他辜负了你,你是他今生唯一爱过的女孩,本想用生命去呵护你一生一世让你幸福快乐的,可惜他现在做不到了,他说他怕你知道后会痛不欲生,做出傻事来,所以让大家替他隐瞒此事。他说等时间久了你会慢慢忘记他,会再遇上对一个对你好的人让你幸福,这是他的心愿和祝福!”


婷婷听着早已哭成了泪人,她撕彻底里的的喊着:“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能这样自私,什么都不告诉我,你以为你这样做就是为我好吗?我恨你……”


“你这个大笨蛋,你这个自私鬼,你明白我没你消息后的痛苦吗?你明白我夜夜的思念吗?你明白我知道真相后的自责吗?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这个大混蛋,你给我回来,给我当面说个清楚……”


一旁的瑛子看着心疼的直流泪,一时又不知说什么好。





   

 珍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婷婷说:“这是峰给你的信。”婷婷如获珍宝急忙打开,信里熟悉的笔迹跃入眼里:

 

 婷婷:

   

当你看到这封信,你我已是生死两隔,此生永别了,一想到这心就痛的厉害。往日的美好时光总是在脑海里浮现,我多想再看看你,见你一面,可是,担心你看到我这个样子后伤心痛苦,那不是我期望的,我希望我的婷婷永远是幸福快乐的。我知道你一直都有个心愿:拥有一间自己的咖啡屋,你说喜欢我们一起在暖暖的午后,坐在玻璃窗前,喝着咖啡,听着音乐,或是无语只顾低头看书,或是抬头看窗外人流涌动,都是人生最快乐惬意的事。

   

 我便积攒了一点积蓄给你装修了一间咖啡屋,本想在求婚时给你一个惊喜,好像我等不到了。我让姐姐帮忙打理着,适当的时候交给你,希望你喜欢那里,我们共同的梦。

    

婷婷,我唯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你要学会忘记我,懂得照顾好自己,生活中许多事都是始料未及,有着万般无奈变故的,当我们遇到生活不幸时,要学会坦然接受,然后让坚强面对。记住,努力让自己生活的更好,至于我,呵呵……把我尘封在你心底吧,偶尔记起就好。

    

如果有来生,我还会在西塘等你!

                                           

爱你的峰


婷婷趴在沙发上变得很安静,她没有再哭,只是一遍一遍的看着信,她拼命地想抓住记忆的片段贪婪嚼蛆着余爱的味道。她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她明明在信里还摸的到峰的温度,她明明还看见他的笑容,这笑容就像西塘初见的第一眼,阳光灿烂、那么温暖!


峰,我知道你没有走远,我知道,你舍不得走远。从西塘到我的心里,你的目光一直温暖呵护着我。就像此时我倆的对视,虽然无语,却在我们心里升起一轮月光!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