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女诗人 >> 女诗人海男:我从不唤醒谁
详细内容

女诗人海男:我从不唤醒谁

时间:2017-08-16     作者:海男   阅读

海男的新诗.jpg

海男诗歌



写作被浅搁了太久太久


就像青年时代的恋情在闪电中触碰


又在黑暗中悄然谢幕。天空从阴霾


又开始转蓝,顺其自然之力吧


那些涌向心口的麦香味与咖啡的原味


有多少区别?当你深陷陌路,才发现


泥泞下是前世的青石板路,手工中


飞来的鸟,为何衔接了飞向天堂的路线


默念着,那些消毁我名字的光芒与长夜


透过木头上隐现的花纹,仿佛看见了


出生后剪断的脐带。果实由青涩转黄


炮弹下,我死去过千万次,爱我的人


请准备好一条河流,将我渡过彼岸


恨我的人,请准备好一座荒原


将我逐到天涯尽头。火车来了


飞机来了,机器人来了,水牛来了


我此生经历的世界,就像冰凉的嘴角


被黄昏湮灭了秘密和谎言的拥抱



我不唤醒,甚至死亡也无法让我


改变习性。山坡上的地震


裂纹中飞来的云雀,背弃我而去的人


啊,呼吸,我微妙的呼吸


如果折磨是蜂窝中品尝甜蜜的灵魂出窍


那么,我不会召唤,也不会轻易结束心跳


袖子间的泥,脸颊上的诡异


该走的就走吧,该灭的火变成灰烬吧


拉上轻盈的羽毛,或许是翅膀


或许是麦田里午睡之床,或许是汗淋淋后的


一场暴雨。我从不唤醒谁


回头看我,我从不在诧异中推窗远望


隔世之土,你们给予了我铁铲禾锄


魔幻之神,你们给予了我饥饿和温床


不眠之夜,你们给予了我荒凉的创世之夜



时间,我该如何礼赞你


我从台阶上去,我去看弥勒佛的微笑


我去朝湃众神,去寻找色空给于我的醒悟


我来到山下,来到森林中的可邑小镇


青山啊青山,河流啊河流


我的眼神越来越晶莹,我的迷茫越来越欢喜



明亮和黑喑,两者对峙


这通常是我私人生活的不容质疑的景观


水,流入了体钵,再流入朽木和泥土之下


能够激荡我的,是从泥土夹缝中探出头来的


幼芽,它的鹅黄色,脆弱中伸展着身躯


倏然间,我遗忘了所有的人类史


仿佛遗忘了身体中某个秘密的伤疤


刚才我在沉迷中走进了泥洼,又将脚


移到卖叮叮糖的老人面前,古老的


麦芽香使我想起了枕边未读完的书


想起了昔日,滇西北的小镇


想起了堕胎的年轻女子,隔离中的尖叫


烈焰被暴雨湮灭,闪电中有惊魂在奔跑


牡丹怒放的乡村庭院,书生彻夜失眠


我的爱,到底沁透了多少灰尘


我的煎熬之上 ,使其月光白犹如气喘吁吁后的


蒙面人,将战乱埋藏在眼帘


去吧,去吧,祈祷的黎明,帘子外的天下


拾荒者手中的锈铁,庄稼人的田野


诗人们的牢狱,去吧,去吧,去吧




昏暗的唇,缠绵的雨


这个夏季给予我的馈赠


听雨声,仿佛跟荒野般无名的河流


寻找母语之下滂沱的鞭挞


一架黑色的钢琴荒芜以后


伟大的钢琴师在流亡


一颗心从炉火变灰烬以后


她的肉身开始建立了监狱中自由的操练


细雨未知来生的命运,她玫瑰色的唇


开始在熄灭的灯光下变得乌黑


沧海有多深,天堂就有多远


图书馆的天穹有多高,天空就有多寂寥遥远


你赐予我的时间有多长,我的命就有多辽阔




忧伤是一级级台阶,让我们上台阶吧


台阶上有钟楼,时间破开层层蛛网


使一群云雀从巢穴中醒来,最幼小的那只云雀


饥饿又胆怯,是我的天使,拍击翅膀的


是我的君王。忧伤,沿着一池静水漫游


上了台阶 ,是否就舍下了锈迹斑驳的人事


往事浮荡,啊,往事在哪里浮荡


再上台阶,就看见了城的全貌


那些亡灵者是否已迁往极乐之壤


那些口含璎珞的女人是否已找到了菩提


那些满面疲惫者是否已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上台阶吧,亲爱的,让我们看见古刹时


已将瑰丽之宝呈现给了天地之母


当我们默认自己已魂归它乡时


麦田里走来的神已握过了我们的手


忍住泪水吧,水田里谷物开始秘密生长


迟开的红玫瑰,正缔结一场沙漠之城的约会


继续上台阶•,神住在最高的云端


我们会找到辟邪的神咒


你我之间,会在与世界的赴约中


探索尽生死之谜。而此际


风吹凉了脖颈,锁骨下的千万里平川


风平浪静,仿佛吟唱完了一本经文



来源:西局书局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