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女诗人 >> 今今:我对她说着浮生 她对我说着永恒
详细内容

今今:我对她说着浮生 她对我说着永恒

时间:2017-08-16     作者:今今   阅读

丁今.jpg



诗人简介:今今,原名丁今,85后,生于中原。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音乐硕士,主修钢琴。现任商丘师范学院音乐学院钢琴教师。2009年5月开始诗歌写作,作品散见于《星星》《延河》《扬子江诗刊》《读者》《大诗歌》《九月诗刊》等。曾出版合集《十二女子诗坊》,2011年出版个人诗集《琴弦》,并收入《中国出版年鉴2012》。


春天的反义词(组诗)


1.

 

不要和病人说春天

不要试图安慰穷苦的人

 

不要拆穿他反复练习的谎言

 

大地绿了几次

绝望也翻新几次

 

枝头可人的花苞啊

她们钻出枝干的时候

会不会也很疼?

 

2.

 

楼前的竹林被砍去三分之二

我也失去了三分之二的春天

虫子和流浪狗都搬走了

夜晚回家时,它们不再悄悄地吓唬我

 

我依然每天经过

剩下的竹子稀稀疏疏站了一排

风来时,它们敷衍地

躬了躬身子

 

3.

 

鹰扮演过多少人的自由

繁花扮演过多少人的呐喊

 

几声鸟鸣

能带走多少份悲伤?

 

山沉默着

它任凭绝望的人

将它咬出浑身的齿痕

 

4.

 

世界那么小

春风一吹,就能闻到十里之外的香

 

她奔跑着的身子那么小

她身后

有春风推着

有生活推着

有灾难推着

……

 

直到时间将她喝止

 

 

秘密

 

大树其实不总是沉默

每只晚睡的鸟都听到了

它们在夜里的交谈

 

人们还没有起床

森林就醒来了

它宽了宽湿漉漉的外衣

就有鸟群飞出来

 

每棵树都害怕极了

生怕这些小东西

把它们藏了很久的秘密

透露出去

 


秘境

 

我看见所有的枝条在摇动

城市的嘈杂

正被寂静鞭打

 

我听见花在祈祷

神在奔跑

芳香撞上了芳香

 

我时常会醒在一朵花里

紧挨着另一朵

 

我对她说着浮生

她对我说着永恒

 

 

芦苇荡

 

一个人坐在那儿

低着头,双手插进口袋

默不作声,任芦苇在他身旁摇断骨头

也无动于衷

 

他身后的湖水,走得比死神还要缓慢

他身后,有着另外的秩序

无关人世

无关痛苦和疾病

 

约一刻钟的时间

他起身,沿湖岸离开

背影比一支风中的芦苇还要倾斜

再走快点吧

不然,夕阳马上也会

重重地砸下来

 

 

清明致(一组)

 

1.

 

四月

总有辽阔的绿

 

一位农妇弯着腰除草

她从不起身

往麦地尽头看一眼

 

她始终比那里的圆土堆

矮一截

 

2.

 

她留下的照片里

有开在去年春天的花

和花一样的她

 

她的情书写了一半

另一半,以墓志铭的方式写

 

石头替她站着

一只白鸽在她头顶上歇脚

飞走时

像离开一座废墟

 

3.

 

我梦见

老院子空了

爷爷捧着我的脸

 

一天后,爷爷去世了

我跪在地上

捧着他的照片

 

老院子空了

樱桃树掉光了所有叶子

还保持着挽留的姿势

 

 

七夕

 

初秋的夜面色低沉

影子是月光的一部分

我是你影子的一部分

 

虫鸣加上虫鸣,等于整片星空

我抬头看你

沉默的神情接近一尊佛

人世变得很小,很小

用紧扣的十指

就可以抓牢

 

 

岁末,途中

 

高速公路在雾霾里指向不明

 

树木集体站得笔直

它们把鸟巢举得高高的

再高一点,就可以躲过人世

 

汽车载着我们在路面飞奔

像越划越深的伤口

像总也停不下来的风

 

眼前的色彩都不见了

包括黑与白

此时的念头多么危险

你刚说出新年

它就掉进迷雾里

指向不明

 

 

旅行

 

你说,要远行

 

我看到

蓝天把自己洗干净

一朵朵云滴了下来

 

我看到

群山并肩坐好

小河以最舒适的姿态

从中间弯了过去

 

我看到

风吹开四野

开得恰到好处

 

你将自己狠狠抛出

又紧紧抓住

 

 

生长一种

 

知了的叫声

把夏天分成两半

 

一半穿上了花裙子

一半缝补着旧褂子

 

老树的腰肢已弯

我看见风

稳稳的停在上面

 

我坐在窗边,像个逗号

欲言又止

 

而湖水像个句号

给予了一切合理的解释

 

 

惊蛰

 

种子小小的

花苞小小的

昆虫的口哨小小的

……

无数枚小小的子弹

射向虚空

 

雷声正在赶路,拽着两道闪电

孤儿的鞋子小小的

站在离家千里的山坡上

听见母亲的一声

小小的胎动

 

 

深秋

 

万物间的隔阂越来越大

竹林在鹅卵石路旁颤动

我经过时,拉了拉大衣的领子

 

脚下的枯叶几乎没了声响

空枝头依然朝上

没有什么再需要生长

 

不久前的傍晚

远方的表哥去了远方

再也没回来

 

当时,夕阳停在地平线上

像一块路牌

 

 

湖边写意

 

站在湖边

我变成湖边的一块

最轻的石头

被水波推开,又拉近

飞鸟是天上的石头

被风扔向远处

又在远处接住

 

多么安静——

一只巨大的手掌

捂住了所有聒噪的唇舌

我的目光渐渐游离

像两条漏网之鱼

在逃走的路上

被夕阳这枚滚烫的石头

穿过树林

准确地击中

 

 

雪夜

 

雪花密集地砸向我

每朵都有子弹的重量

 

我迈着比雪还碎的步子

走在街边。大风穿透我时

被拉慢了速度

 

我把落满雪的三明治

和来不及流出就已结冰的眼泪

分小口咽下

 

那个午夜,在俄罗斯

覆盖了整座城市的雪

和医院的床单

一样惨白

 

 

立春

 

已有足够的理由

给风挂满铃铛

摇醒准备在此刻苏醒的

小鱼伸了伸懒腰

湖水又解开三颗纽扣

每只安静的鸟都是一粒黄金

躲在树叶背后

打量着不为人知的方向

沉默了一冬的树林

诵经的时辰已到——

 

让石头在阳光下静静地沸腾

让种子拧紧身上的发条

 

 

 

像一辆坏掉的单车

拖了春天的后腿

 

三个月的时间

竹子又长高了几寸

绿得坚硬而冷漠

我依然熟练地对它绕道而行

 

阳光依然耍着小把戏

点亮这儿,再熄灭那儿

溪水依然抱紧自己

又转眼将自己摔碎在岩石上

 

风也依然把门吹开了

成片成片的油菜花

重重地撞进我怀里

使我恢复了痛哭的能力

 

 

致——

 

你叫我宝贝

我叫你亲爱的

一加一等于两个世界

等于一条溪流

遇见另一条

 

我们不知道

所有花草和昆虫的名字

记忆也掉进水里

无从辨认

我们只是沉溺其中

并保持惊讶

 

我们遇到过许多裂缝

夜空是最大的一条

今晚,月色那么好

苦难那么轻

一阵风,就可以吹到远方

 

 

缓慢一种

 

巨大的云团从山尖擦了过去

没有挪动一粒沙和一株草

天蓝得惊心动魄

草原上低头吃食的马群

神情安宁,似几团深棕色的云

风在寻觅所有能藏身之处

湖水,是不语的先知

能照出前世——

你曾在那儿生活的样子

 

在那里

时间被磨成极小的粉末

世界仿佛静止了。

直到鹰带来

又一道神谕

 

 

圣诞

 

阳光打向我

影子瘫在雪地上

显得更黑了

 

风吹来,我抓牢自己的日子

风吹来,几片残叶和几只歇脚的鸟

被同时掀起来

落在了别处

 

它们平静,安宁的样子

是不是因为见过上帝?

 


来源:送信的人走了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