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诗歌阅读 >> 诗人雪克:呻吟是有轮廓的
详细内容

诗人雪克:呻吟是有轮廓的

时间:2017-08-18     作者:雪克   阅读


本期诗人.jpg

本期诗人:林旭埜/蔡小敏/楚河/黄春龙/

余史炎/覃可/罗弘/青蛇


乌鸦写诗 ll 林旭埜


几只乌鸦

慢悠悠地,在雪地行走

留下的爪印,宛如一行行诗

 

这些黑色写手的分行文字

究竟该定义为白色

还是黑色?

 

雪克:黄春龙是这样点评的:诗人惊喜地发现,乌鸦写诗是一件有寓意的事情。神鸟乌鸦俨然文化意象里的一个讽刺符号,它在雪地里写下一行行诗,究竟是否颠倒了黑白?--我补充一句:白中有黑、黑中有白,黑白的强烈对比,让这首短制的信息量不一般地膨胀起来。


老会计 ll 蔡小敏

 

移交了所有业务

下个月,他就退休了

想起这四十年来

没出过差错的每一笔账

他有些得意。

午休时间,办公室空荡荡的

他还在清理多年累积的杂物

最后,从抽屉底层

拽出厚厚一叠离婚协议书

塞进了碎纸机

作为一名老会计

耗尽她的一辈子

也是他的得意之作


雪克:口语诗歌就有这种功能:不用形容不用夸张,却可以打开另一个层面的诗意。一个开头看似严谨认真的老会计,私生活却那么刻薄乖张。读完,我沉默了好久,也联想到生活中很多的阴险人物。蔡小敏这首诗的好就在于:出人意料。


信 仰 ll 楚 河

 

这是一个众神死亡的春天的夜晚

好多人在此时恢复性别

她们都是人世间可爱的女性

她们胸部饱满屁股肥大

她们蜂拥着走出工业区

奔向做国王的丈夫

 

雪克:用一种调侃式的语调反讽后工业时代的女人,这是我们熟悉的场景,这是可悲的中国式女人。是她们本身愚蠢?还是时代的兑变欠缺?


春天里 ll 黄春龙

 

远山近了,丢失的事物陆续回来

桃花开在溪边

水鸟欢叫着发情

没落的家族精神焕发

老厝在雨雪后

撑开更多缝隙迎接光芒

 

枯坐的人

看见野地的秘密被打开

颜色渐衰又盛,形态或方或圆

她们似曾相识

又彼此陌生

穿堂而过的阳光平淡无奇


雪克:除了季节更替、日月轮回,黄春龙冷峻的目光里,一切都似无改变。这是本质的现象,这是本质的诗写。意象诗能打破伪抒情,用好语感揭示世相的丑陋、生存的不堪,实属难得。


怀旧者 ll 余史炎


这么多年了

人们已经忘记了青春

和路上的羞涩

 

难道许多话要在歌曲中

诉说

 

没有,你醉了

我背你回少年的亭台

不看星星和月亮

 

我只看消逝的背影

和淡忘的村庄


雪克:怀旧者不局限诗人自己,而多了一个「你」,这就让诗歌更具叙述的可能性和空间容量。余史炎这一首,语言并不复杂,但「你」是谁?为什么要把话唱成歌?为什么还要回少年的亭台?这些问题提供的出口,让我们看到诗歌的沧桑背后,有一簇令人唏嘘的浪漫之花绽放。


在情侣路 ll 覃 可

 

一抹晚霞,将我的滚滚红尘

烧成灰烬

阵阵的涛声,淘尽所有名字与生平

淘不尽枕边的低语

身处情侣路,我想做个尘世里多余的人

 

我登石景山,把玩菩提手串

把杂念摁下去,上山的路

留给了后来的行人

 

我指这片水域为画

野狸岛和九洲岛,是两枚落款印章

不添上时辰,只添红烛与酒

我把香炉湾的清香点燃

 

雪克:覃可这首,很有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意味,这是一个诗人的浪漫和善良。在表现手法上,覃可一洗情侣路的奶油气和脂粉味,挑选相得益彰的意象,写得稳健、有嚼劲,为情侣路注入了新的气息。


生活胶片 ll 罗 弘

 

性是有线条的

关闭窗外

就像爱有湿度一样

呻吟是有轮廓的

不会被连绵的雨天雾化

空气松弛的间隙

树林和肉体被再次擦亮


雪克:这首《生活胶片》是一帧帧的镜头,而且是活的、彩色的镜头。叙述的节制并不影响语言的跳跃。作者罗弘现居于深圳。


听度母心咒的下午 ll 青 蛇


在那里

事情总是更加离奇

树林里飘过一队穿黄衣的人

离傍晚还有两小时

人们真年轻

有雨后树叶的味道

城市的房顶全部飞走了

蚂蚁、蜗牛、狮子

鱼贯进入大厅


雪克:青蛇这首诗的安详、澄澈,已到了化境之界。一种入定后的升腾和悲悯,有序浮现、多维交叠,既有凡尘的影像,又有宗教的份量。斯人已逝,读诗悼念!

雪克.jpg

诗人简介:雪克,业余分行文字爱好者,无派别,不凑热闹。主编过诗报、诗选,出版过诗合集和个人诗集,有诗作被译成英、德、韩文,入选过《中国最佳诗歌》《新世纪诗典》《江湖》等各种选本。现居揭阳。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