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女诗人 >> 诗人徐小泓:戒掉一切发光发热的日子
详细内容

诗人徐小泓:戒掉一切发光发热的日子

时间:2017-08-18     作者:徐小泓   阅读

徐小泓.jpg


女诗人简介:徐小泓,作家、诗人、主持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2届作家高研班学员,笔名“草梅”,现居福建省厦门,17岁开始全国发表作品,作品散见《诗刊》等各大杂志报纸网络,并入选《2002年度全国诗歌精选》等选本。已出版诗集《草梅之语》、《后来》,随笔集《孩子,你是诗性的理想》,主编出版全国师范院校“十二五”规划教材《儿童文学》。主持过“凤凰·鼓浪屿国际诗歌节开幕式”等文化活动,以及北岛等文学名家的文化访谈。获多项全国专业奖项。


徐小泓诗歌


公主病


一棵青菜轻易咽不下去

卡着声带,喊叫不出

生活的真实面目

仿佛就是十二层床垫下的小小豌豆

一下子扭着了黑夜的腰


粉红泡泡袖。苏格兰格子短裙。Holle Kitty。

妆成奶油蛋糕上的裱花

让人忍不住伸出手指

偷偷抹上一痕岁月

舔舔嘴,咂砸嘴,

笑出一弯毛茸茸的月牙


路过Haagen-Dazs

最后的坚强摇摇欲坠

朝着玻璃窗say good-by吧

就像拔掉最后的一颗蛀牙

再也无法向生活任性地撒娇

挺起冬天的胸膛,大声起誓

从开始的时候开始:

戒烟戒酒戒咖啡

戒色戒空戒情歌

戒掉一切发光发热的日子……


怀疑


我的体内

潜伏着一个特务

对此我深信不疑


“七月初七

处暑、七夕。大事不宜。”

摘星成桥

我就在这里

活着,或者死去。


事实上

我经常离开

找不到回路 浓雾重重

这都是特务设下的谜

对此我深信不疑


现在

我们约好一起玩“抓特务”

这样的游戏兴奋不已

可以一直玩到天亮

——一个人。


立冬

      

冬天立着,小声哭泣

谁也无法理解

堆积如山的寒意

这样的季节,容易忘掉新词旧爱

用尽修辞手法

也赞美不了远方的生活

手持MAC的胭脂刷

我一点一点清扫骨头上的沙砾

夜已黑 那家Pub的霓虹引导我

读书。喝酒。拿着一朵玫瑰花

引得酒保的青睐 他覆手为云

雕刻出绝美的鸡尾酒

是的,把立冬一饮而尽

我们开始存储足够的面具

触摸雨幕的肌肤

以致不能呼吸

连BB霜也与世隔绝

那是我钟爱的牌子

只想如影随形

可是先站起来的

是另一个季节的开始

相思成扣,扣住立冬……


梅雨


嘴巴轻轻咀嚼   青苔

一丝一丝   

从雨缝疯长的潮湿

覆盖每个指头的 蘑菇

一朵一朵   

从内心开出来


我们相约

去看电影,去喝咖啡,去打游戏

仿佛雨一下

世界就全部消失

消失在所有幻觉的尽头

消失的尽头 

有玫瑰的香  彩虹的美

还有一厢情愿的

雨季


我爱阿狸的呆

你欢喜充气娃娃的萌

一咬  就全都破啦!

只有梅雨

只有梅雨

还在无声无息地疯长……


每天

 

推开窗户

拉进一匹白马

打着响鼻,依次递过

死神录取通知书


每一款颜色都是我的最爱

最终迎接我的是黑色

暗夜的黑

白昼的黑

钻进骨头缝里,无可逃避

黑色的重量

重到你看不见光

重到时间瘦了

依然可以胖成一堆思念


于是,每天都得推开窗

拉进一匹白马

数数死亡的张数

以黑色的模样


每天


推开窗户

拉进一匹白马

打着响鼻,依次递过

死神录取通知书

 

每一款颜色都是我的最爱

最终迎接我的是黑色

暗夜的黑

白昼的黑

钻进骨头缝里,无可逃避

黑色的重量

重到你看不见光

重到时间瘦了

依然可以胖成一堆思念

 

于是,每天都得推开窗

拉进一匹白马

数数死亡的张数

以黑色的模样


来源:女诗人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