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作家神姿 >>综合阅读 >> 作家金波:此生还能见你多少次
详细内容

作家金波:此生还能见你多少次

时间:2017-09-28     作者:金波   阅读

金波.jpg


作家简介:金波:网名,白狐金波。作家、诗人。辽宁锦州人,省作家协会会员。宁安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现定居于黑龙江省宁安市。主要作品有:已出版长篇小说《极致的情人》《欲望》《野花谷》《性奴》《我的情人》《宁安情事》《被追逐的白狐》《女人》出版诗集《闯入我生命中的男人》。《宁古塔》期刊杂志主编。《宁古塔作家》网络平台主编。


此生还能见你多少次(组诗)

金 波


悲伤的白狐


看着你谈笑风生,一滴

晶莹的泪珠

打湿了温暖的回忆

不曾躲过的思念

如雪花般降落

还有多少往事。成忧伤


窗外阴雨霏霏

看不清的事物里

花已谢,江两岸已枯黄

多么悲伤,我的山河已破碎


我还能和往常一样吗?握着红酒

看着天空里单一的颜色

在伤口撕裂之前,我故作沉默

始终如一的姿势

即美丽又单调


情殇


一回头就看见了你

无言的注视中

裸露的情感。在空气中漫流

周围的人群如影子掠过

你微笑的弧度。让我的眼眶湿润如河流

之后。看着你离去的背影

看着你开着车越来越小

看着这秋天的落叶,挣扎着。生命消尽


我爱你。我一直走不出这心的围城

遇见你一次,注定更痛一次

怎样能平复和熄灭,这又燃起的火焰

我该从哪个方向走下去

我要怎样面对余下的时光里,窗外

月光如秋虫的呢喃声铺满阳台

泪水静静的淌着。酒杯里已无酒

而明天最终还是要到来


再度重相逢


乌压压的人挤痛了眼睛

再也看不清你的模样

听着你的谈笑风生

时间真的太久远了


透过人群,看着你

每一夜的想念,眼前是那么真实

真不知道该怎么做好

一层层的相思

一层层的波纹

抚摸过去又抚回来

没个终了


世事本无常,如今的世间

几世前,前几世

都是一个样


多想靠近你


亲爱的,你知道想念一个人

却只能凭着那些破碎的记忆,

以及一些生涩的文字,有多痛苦么?

——题记


只是为了看你一眼

走过拐角,走过街道

心中便释然了

在这城市的上空

我呼吸着,有着你气息的空气

成熟的秋天

又开始躁动

伸展开肢体

筋骨有脱节的声音

这是最后的疯狂吗?


眼泪不停的流

多想靠近你,及你的怀抱

窗外,低矮的平房

陷在楼群间

像只受伤的鸟


永远的情人


新闻中的你温润儒雅,一如初见

都已经放下了,为何还流泪呢

我不说想念、不说等待、不说望眼欲穿

只说你走之后,我键盘敲出的文字

都带着一股冷冷的凉意和伤感

 

亲爱的:我真想剪断时光

定格在,你爱我的那些日子里

感受着你身体的温度。

只是往昔依在,拼尽全力

也没能唤你回头,你离开,是如此的果断

 

今晚我醉了今晚我因想你,是如此的狼狈

亲爱的:你真的就这样忘了我了吗?

我的情人,我身体中最后的一个男人!

回忆还残存,一切却恍如隔世


隔岸看你


怎样能忘了你?离去的日子里

阳光斑斑驳驳。记忆里

你要我好好的声音温情蜜意

贴近你心房倾听血液澎湃

洞穿我之后的整个生命


欲望的烟火无法超越

想象的空间

理智成不了风

也做不了云

你是我一个梦想、一个奢望

一个无法抵达的河岸


各自居家的日子里

共同相守着各自的国度

那里的人,事,花木

如同淋过的雨,结过的冰

无法超脱


此生还能见你多少次


五年了

却始终无法做到释怀

更加做不到放手

外面下着雨,漫天的雨雾

什么都看得见

什么也看不见

这个时刻更加的想你

 

而立之年,太多的指点江山

一些人成仙了,谁成了魔

不要再说等我们老了

其实已经老了

落下的夕阳再感慨

夜也已经黑了

 

想你像野草的种子

疯狂的伸张蔓延开来

窗外,将会谁的春天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