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校园小说 >>校园短篇 >> 陈卫民:结亲戚(小说)
详细内容

陈卫民:结亲戚(小说)

时间:2017-10-16     作者:陈卫民   阅读

结 亲 戚

陈卫民


  这天,王小山一觉醒来,想到的第一人,就是马叔叔、村里的第一书记马有为。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村党支部,找马有为。


  边走边看,疯长的紫山药苗绿油油的,毫无疑问,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边看边想,情不自禁地回想起当初马有为主动与他王小山结亲戚的事,不禁哑然而笑。


  那是二〇一三年,王小山所在的幸福村纳入了集镇规划,政府决定对规划区内农户实行集中安置,除了按政策规定给予必要的补偿外,在集中区内新建的住房按人均三十平方米成本价分配,超过面积按商品房价格补差。遇上这种天大的好事,绝大多数村民一呼百应,欢欣鼓舞。可是还是有极少数人不买账,冷眼旁观,风言风语。甚至传出:“只要王小山同意了,我们就无条件签字画押。”


  然而,好说歹说,王小山就是不为所动,硬是不在拆迁协议上签字,他家那几间“晴天床上晒阳光,雨天锅中接雨水”的破旧不堪的房子就是不能拆。


  刚到村里担任第一书记的马有为在走访中了解到,王小山是村里的贫困户,全家三口人,主要靠他外出打工挣钱。由于没有专业技能,只能下苦力,辛苦不说,钱还挣得少,一个月只能寄回七八百元,帮衬父母,补贴家用。对于这次拆迁,他极力反对,镇、村、组干部几乎把他家的门槛都踩烂了,得到的回答就是三个字:不得行。并且还放下话:“哪个要让我拆迁,哪个就要和我抱腰沟子(摔跤),如果他能赢,我就让他拆。”


  对于这些近似蛮横的理由,干部们啼笑皆非,却也无可奈何。


  这天,马有为再次登门拜访,见到了王小山父亲王大路。


  “这么好的政策,不拆好可惜。”马有为劝说道。


  “政策好是好,可是我家没得钱呀。”王大路愁眉苦脸。“何况,我那个憨包儿子不同意,我也没办法。”


  “王小山?王小山到哪去了?今天咋没看到他?”马有为一连几天问下来,才知道王小山已经到千里之外的广西打工去了。


  三天后,当马有为找到王小山打工的工地,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王小山,我们两家结成亲戚要得不?”


  王小山猛一听,把头摇成了个拨浪鼓:“说啥子哟,书记跑愣个远来开什么玩笑嗦!”


  “不是开玩笑的,我说的是真的。”马有为真诚的态度让王小山有点摸不着北。


  王小山,大约三十出头的样子,瘦削而精干,眼睛里藏着对生活的热情与追求,细心的马有为没有忽略这个细节。马有为的不期而至和这番突然出口的话像一块石子,不重不轻地砸到他看似平静却暗起波澜的心里,马有为知道此番动作是有效果的。


  “同意不同意?说话噻!”马有为对着还在云雾里发呆的王小山说道。


  “同意倒是没有问题。不过呢,你应当知道我同意的要求?”


  “不就是抱腰沟子吗?我陪你玩玩就是了。”


  “算了吧。马书记,看您年纪和我老汉差不多,就不抱腰沟子了,免得把您那的整伤了,我还负不起责。”王小山想了想接着说:“这样吧,您如果帮我把这件事弄伸抖我们就结亲。不然的话,这个亲戚干不成。”王小山一边说,一边用有些狡黠的眼光盯着马有为。


  “啥子事?”马有为感到有戏了。


  原来,几年前,幸福村受到特大洪水侵袭,王小山家靠近河沟的几亩水田损失近半,且没有恢复的可能。按照要求,他在第一时间如实上报了自家的受损情况,也得到了救济。只不过,他拒绝了救济,原来村主任送来的救济是两把面条。面对两把面条的救济,他还说了句气话:“我家是受了大灾,但再受灾,两把面条还是有得起的。”直接把村主任呛了回去。


  事后,一了解,得到两把面条救济的还不止他家,而一些没怎么受灾的人家却得到了数百上千元的救灾款,还有一些人家因此而得到了灾后扶助项目、资金的支持,而王小山家却一无所有。


  为此,王小山和一些乡亲多次上访,可最终的结果不是杳无音信,就是村主任托人带来的几句不软不硬的话:“都是镇里乡亲的,到处告个啥?”“他家不是不需要救济吗?我们还管他干啥呢?”上访几年下来,自己家成了贫困户不说,还得罪了一些乡亲,被人认为“不务正业”,在村里的地位也矮了一大截。


  “你想,村干部办事都是这样的偏心,我还能相信谁?”王小山有些怨愤地说。


  原来有这样的事,难怪我到村里来,总感觉到一些人看我们这些干部的眼光都是怪怪的。马有为顿时恍然大悟。


  “你放心,这件事保证能给你和乡亲们一个满意的答案。”马有为当即在电话中向镇党委书记汇报了这一情况。


  一个月后,王小山风尘仆仆地来到村委会,身后跟着几家还没有签字的村民。他们除了接受已经被村民罢免下台的原村委会主任的道歉,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在拆迁协议上郑重地签下姓名。


  王小山回到了幸福村,他家的贫困问题如何解决呢?马有为帮他找了条路:种山药。


  “种山药?好是好,可我没有本钱呀。”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王小山感觉马有为在天方夜谭。


  马有为不置可否,只是帮他联系了村里的山药种植户,让他先跟人学学技术。王小山接受了马有为的建议,潜心学了几个月的种植、销售技巧。与此同时,集中区住房如期建成,王小山一家选择了套一百平方米的房子,只补了几万元的差价。


  种山药,王小山嫌家里的土地少,想搞规模种植。土地不成问题,这些年,幸福村的姑娘嫁到城里了,小伙打工走了,老头看门去了,走得动的都出去了,农村剩下一大片撂荒地。把撂荒地组织起来,因地制宜种山药,无疑是一个好办法。


  可王小山没有钱,没钱谁的土地都不会租给他,即便是撂荒了的。


  怎么办?马有为帮他出了个招,找老表们借,因为他听人说王小山的几个老表都有钱。


  帮人帮到底,马有为在为王小山谋划种植山药的时候,实际上就帮他排除了隐忧,先后从旁托人说服了他那几个有钱的老表。于是,王小山很顺利地借到了钱,顺得让他都有点不相信,他的老表们简直比自己办事还要热心。当然,事情的原委是一位老表酒后失言,才让他知道的。在当时,借到的钱只是让王小山增添了种山药的底气。


  第一次种植的山药出售后,王小山尝到了赚钱的快乐,他决定扩大生产规模。这次,他决定把村里撂荒了的土地全部租赁过来,成立山药协会。然而,该打的主意都打了,该借的都借了,还是有不小的缺口。王小山来到马有为办公室,一脸愁容。


  “脸垮起给谁看?有啥子困难?说出来听听。”


  “叔叔,还是老问题,资金问题。脑壳都想烂了,还差一大截!”


  “肯定没想完!”


  “想不起了。”


  “国家对农村发展有许多支持的政策,为啥子不好好研究,不认真研究?”


  “啥子政策哟,我又不懂!”


  “哈哈,平时不看新闻了解政策,现在抓不到缰了哈。”


  “嘿嘿,等我的山药协会办起来后,我每天都去村上的农家书屋看书,多学点知识。”


  “这就对头了!”马有为一边笑着,一边给镇农业服务中心打电话,让他们送些农村专业协会和农户贷款政策的书过来。


  整整几天,马有为和王小山一起研究政策,打电话咨询。五天之后,“王小山幸福山药合作协会”注册成功,一笔以租赁土地为抵押的五十万元贷款揣在了王小山包里。


  “王小山幸福山药合作协会”采取租赁土地,聘请乡亲种植,与大中城市知名超市联盟销售等办法,即便薄利,也赚了个盆满钵满。王小山也摇身一变,成了远近闻名的“山药大王”。一来二去,“大家赚”连锁超市聪慧漂亮的店长陈欣辞了工作,发展成了女朋友,成了他的秘书。


  有了陈欣的加入,“王小山幸福山药合作协会”如虎添翼,首先改变了种植品种,引进了市场前景广阔的新品种紫山药。接着,改善了种植方法,采取定向槽种植,让山药住上了“单间”,让其横向生长,既便于采收,又产量高、卖相好。


  周边的农户看到这个阵仗,红眉绿眼,祝贺的和羡慕的都有。马有为着实替他感到高兴,也为自己的付出感到欣慰。王小山展露出大家风范,他把乡亲们优先安排进协会,边打工边学习技术,并以市场价格为乡亲们提供山药种,还为大家提供无偿的技术咨询。这一来,全村去他那里学习的人越来越多,大伙对王小山越来越认可,都说:“这小子不错,硬是越来越有风格了!”


  二〇一六年,大旱来袭,“王小山幸福山药合作协会”未雨绸缪,顽强地抵御住了百年旱灾,月纯收入超过两万元。一起工作的同志开起了马有为的玩笑,说马有为结“穷亲”结成了“富戚”。


  边走边想间,村党支部到了,王小山轻盈的脚步倏忽间沉重了起来,他表情凝重地走进了第一书记办公室。


  “又做啥子了?”由于工作上的忙碌,马有为也好久没去“王小山幸福山药合作协会”了,看到王小山一脸严肃的样子,马有为的心紧了一下,莫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王小山脸红耳热,半天才腼腆开口:“叔叔,我有三个愿望,说出来您不要笑我哈!”


  “几天不见就有三个想法了?说来听听,我保证不笑。”


  王小山站直了身子,清理了下嗓子:“我与老汉商量了,想请村上把我家贫困户的帽子撤销了。现在,虽然还有些贷款,但只要努力,肯定能够尽快还上。村里还有些人有困难,把我家的贫困指标让给更需要帮助的人家吧,也算是对乡亲们的一种感恩吧。”说完,将撤销贫困户的申请书和建卡贫困证放在了桌子上。


  “哈哈哈哈,有觉悟,能够自己放弃贫困户,我支持!”马有为很高兴。“第二个心愿是啥子?”


  “我想建立个电子商务平台,一边帮助乡亲们销售农副产品,一边帮乡亲们购置需要的商品。陈欣说,这个叫互联网+。”


  “这个事更好啊,更要支持!”马有为用格外欣喜的目光看着欲言又止的王小山。


  “第三个愿望就是入党”,王小山凝噎了一下,眼里噙着泪花,“我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做一个像您一样的人,更好地为老百姓服务!”


  这是件出乎马有为意料的事。他站起来,紧紧握着王小山的手,使劲地摇了摇,轻轻地点了下头,大声地说了四个字:“好啊。欢迎!”


  原载:《攀枝花文学》2017年第5期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