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诗歌阅读 >> 如果你的寒暄仅是为了浏览我的心伤
详细内容

如果你的寒暄仅是为了浏览我的心伤

时间:2017-11-04     作者:李萍   阅读

李萍.jpg

女诗人简介:李萍,笔名冷子,茉栅。汉族,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于甘肃积石山县。现为甘肃临夏州民族日报社编辑部副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临夏州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散文集《爱有多深》《积石山漫笔》《独舞者》《东乡纪事》,散文诗集《沿着风来的方向》《给风一个理由》。散文集《爱有多深》《独舞者》获得甘肃省黄河文学奖、“东丽杯”全国孙犁散文奖,《东乡纪事》获得敦煌文艺奖、黄河文学奖。


如果你的寒暄仅是为了浏览我的心伤



三月桃花开得正好的时候,某人突然出现。

我惊讶桃花魅惑爱情的间隙,找出一千个理由,拒绝某人拥抱春色的双臂。

有些疑惑,那个拽着桃花自拍的女子,是不是某人故意设的局。

若是记忆因为嫉妒而回到从前,多么滑稽。


  隐藏的遗憾,与一只喋喋不休的蜜蜂为伴,一朵一朵捋过桃色。一些偶然成为必然,引来一只彩蝶的嫉妒。于是,挥动的翅翼,把十里桃林招惹成百里桃林,而后把很多情话挂在枝梢,让有心的风,捎给天空和云朵。

  我一点也不知道,需要多少的勇敢,在这个春天才可以放任与某人的寒暄。

  幸亏没说永远。永远有多遥远,那些海誓山盟不一定比得上寒暄的利剑。


  我躲开时间的哈欠,目睹一朵桃花不偏不倚落下,砸中自拍的青年。那眉眼,好看的如那朵桃花。

  我用目光和微笑试图搭讪,风急吼吼地奔来了。我眼睁睁地盯着那些桃花,一朵,两朵,三朵,越来越多,起舞间,青年的背影在桃花丛中成一幅油画,我只有一次次地用怅然欣赏。

  我想那青年,一定会比得上某人。可惜,风阻止了所有带一抹仇恨的搭讪。


  我是不会原谅那缕风的。既然这样了,只好用一把忘却锻造的铁锁,把目光锁入春色,把嫉妒锁入晨昏,把欢喜锁入曼妙,把悠然锁进曾经,把风也索性一起捆绑,锁定。

  你是要被我锁进这片桃色里的,不要抱有幻想,被我牢牢地攥紧那是曾经。

  我很计较曾经的,愿意把一些委屈做成煎饼,摊在心底,摊在我的字里行间,摊在我曾经明媚的时光里,一直一直。

  又是曾经,为何与曾经总是藕断丝连呢?


  我以桃花警告你,你用旧了的眼神和表情,在我的星空里荒芜是必然。

  往事的细细草,被一对西元前的山羊,被反复地啃,啃着啃着,居然啃出了爱情。那些荒诞的爱,也曾一度俘获秃鹫的眼,羡煞牧人的鞭。

  或许,你曾是那个牧人。而我,抹掉了三生石上镌刻的往事。

  陌生理所当然地显现,陌生的脸,一再陌生,如同我的眼。


  谷雨这天,冬花没有打声招呼就走了,春尾随而去。

  我无法控制的初夏,要掺和你的突然出现,我只有学着秦人,举着酒樽,掩袖咽下喜欢的陈词滥调,仰天一笑,纵身一跳,跃入带伤的秋。

  秋眼角的皱纹已经病变,在我掀起的轩然大波下,看也不看你惊愕的表情,剥洋葱一样剥离时光。

  你错了,想用寒暄浏览我的心伤,那是不可能的!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