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诗歌阅读 >> 青年诗人蒋志武评钟雪诗歌
详细内容

青年诗人蒋志武评钟雪诗歌

时间:2017-11-09     作者:蒋志武   阅读

1510210860789311.jpg

诗人钟雪


我的魔鬼在舞蹈,并使尽了力气

——读钟雪诗歌有感

蒋志武


前两天,在“云山凤鸣”公众号看到何光顺教授极力推荐一个贵州女诗人钟雪的三首诗歌作品,何教授能重点推荐的作品,肯定有可圈点之处。


今日细读,让我从钟雪诗歌的内在文本中窥见了一个女性诗人在语言历练中呈现出来的巨大魔力。


从我个人的诗歌写作经验来讲,诗歌的价值,就是给人阅读的质感及内心的触动,让诗歌内在的丰富性,语言的智美来开启读者有趣的阅读感受。这也是诗歌最大的价值。


尽管三首诗不能纵观一个诗人的写作全貌或者写作的动机与功力,但细读后,我来具体谈谈钟雪诗歌中给我的一些阅读触动。


一、幻化虚像,以穿越,幻想来完成一次人类空前的世纪之旅


诗人在《克洛伊的幻像》这首诗中,以红酒为具体物象,围绕红酒来联想人类冰与火的历史。是的,人类一直在进步,进化,包括科技,思维及具体的执行力上,还包括对自我的反省和星际的探索。


但在科技不断进步的时代,我们的精神涣散,不断抛弃了可以依赖的厚实的文明及传统。诗中,诗人以抱怨者的姿态来批判过于累赘的人类创作,这也是诗人的矛盾所在。在一首诗中,如果我们能够以机械的风雨疾驰来表现社会的具体表征,那么红酒则从幻像中来完成人类的自我解困之旅。这也是诗人借物写作的高明之处。


二、空间维度的扩展是诗人写作的立脚点


这三首诗中,我可以看到幻像、星辰,七维图像,流转及森林等于空间相关的无形或有形的空间表达。如果我们去想象一下宇宙,你的大脑会是一片空白,因为我们无法通过大脑去想象出无边际,无概念的空间物体。我们只有通过语言,文字来做概述,来做形容。


诗人在诗中借幻像,七维图像的显示来确立太阳是永恒的,它可以从任何地方来照看地球,照看人类;也可以从任何角度来显示自己的存在。同时,在《七维图像的显示》这首诗中,我们看到“精灵”这个灵活的动物在诗中出现二次,我无法定义这个精灵到底是一个具什么动物,但我可以确定,这个精灵是隐藏在诗人中最为活跃的思维因子,它在诗人无边际的诗歌中扮演了创作者的角色。


三、好的诗歌的悬念和语言会是一首诗的护身符


这三首诗中,我对第三首《第十三根罗马柱的梦境》尤为喜爱。在这首诗中,诗人对诗歌的结构,语言处理得非常好,但我尤为喜欢这首诗的语言带给我的阅读冲击。


首先,《第十三根罗马柱的梦境》这样的诗歌题目就会给我继续阅读的吸引力,为什么不是十根柱子,十二根柱子,为什么偏偏是第十三根呢?我想题目留下了悬念,这也是诗人的诗歌写作智慧的体现。


其次,梦境中的魔鬼,身后的魔鬼在童年时就被老师释放,那时的童年在诗人身上经历了什么,这也是值得去探究的,可诗中没有具体得到解释,似乎殷红的鬼物仍在耳际低吟。


再次,这首诗中,语言的凝练,老道给我深刻的印象,譬如:我于旷野里醒来,殷红的鬼物在耳际低吟:“远山下雪了,我将给你可以看见的。”//而砾石与桑叶之上,是破碎光影照入梦之衡量/我的魔鬼在舞蹈,狂叫与尖笑,如夜莺般真甜。一个诗人的旨归就是要让语言达到自己的主观秩序。毫无疑问,语言的能力就是艺术表达的能力,就是一个诗人综合写作素养的直接体现。诗人钟雪在诗歌语言上所表现出来的运用能力,是很多诗人无法做到的。


但诗人在处理诗歌结构上仍有些不足之处,例如第一首,个人感觉读后结构排布或诗歌指向上无法得到合理的解答。这点必须得以纠正。


来吧,到你应许之地。诗人内心的魔鬼已经放出,就不必再收回去。


作者简介: 蒋志武,青年诗人,中国作协会员,在《诗刊》《钟山》《天涯》《山 花》《芙蓉》《清明》《作品》等多种期刊发表过作品,入选《中国诗 歌精选》等50多种选本,出版诗集三部。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