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作家神姿 >>综合阅读 >> 郭宏冰:我愿与你温柔相待
详细内容

郭宏冰:我愿与你温柔相待

时间:2017-11-09     作者:郭宏冰   阅读

郭宏冰2.jpg


去年夏天在沈阳,到肯德基买甜筒,一不小心,被收银台上宣传片的颜色晃了下眼睛。


粉墨登场。这四个字成为一个组合后,色彩的冲击感不见了。它出现在某个句子里,成为了无关紧要的修饰语。粉和墨是能碰撞出激情的两种色彩。粉色的虞姬,墨色的霸王。粉色的晚霞,墨色的长空,粉色的希翼,墨色的未来。我胡乱地舔舐着手中雪白的冰凉,内心里一抹粉红划亮了一片黑暗。


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莫怕,我愿与你温柔相待。


只要我愿意,我会把色彩和色彩的碰撞,冲击,融合想象成这种或那种的恋爱。我不喜欢吃粉色的食物。看到粉色的食物,我的两颊会自然紧绷,产生抗拒感。比如桃子,绿叶青底,然后是浅粉渐变到深红一点。我买桃子,只挑红到骨子里的买。我的视觉告诉我的味觉,粉色,她不够极致,又不够清简,像一杯温吞水。粉色的汉堡虽然好看,也没敢尝试。她不如黑色沉得住气,黑豆,芝麻,来自大地的色彩吃起来多么安心有底气,而粉色似乎都挂在枝头,春风哄它走,它就走了。


倭国三月三的桃花节就会吃一种粉红色的糕点,叫“樱饼”。还有粉色的樱花果冻和粉色的寿司,也许都出自倭国吃货的创意。我只是看看,不敢下口。在北方吃过一种水萝卜,粉红色,以凉拌为主。一片一片或一块一块的躺在深褐色的陈醋里,酸中有辣,带感带味。那点粉艳虽不讨喜,倒也不媚俗了。


我不喜欢粉色,粉色的衣服,瓷器,饰品。极少有能入眼入心入手的。但2016开年,我却买了一双有粉色条纹的运动鞋。运动鞋就是普通的运动鞋,粉也是极浅淡的粉,但你不知道它有多美。银月素雪,一位僧人坐在一株梅花树下打坐。


一朵粉红的梅花落在僧人的肩头,她说,我愿与你温柔相待 。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