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界 >>网络小说 >>都市 >> 我在等风也等你
详细内容

我在等风也等你

时间:2017-11-15     作者:严如白   阅读


01从身后要她


  夜。


  女人的身体被翻过去,颀长精健的男人如往常一般从身后压上来,骨节分明的大手一路点火,伸进她丝质睡裙内,手指挂在她内裤的边上,往下扯去!


  于蓝从梦中惊醒,下意识抓住男人的手,熟悉的重量和温度让她全身紧绷。


  又是酒味!


  想到今天于依的话,她扭动着身体,情绪激动的反抗,坚决不再让他从她身后进入她的身体。


  “盛又霆!”她扭过身体,恼看着他,“每次把我的脸压进枕头里,是不是害怕看见和你睡的人是我,而不是我妹妹!”


  于蓝胸口剧烈起伏,她以为自己早已练就一身钢筋铁骨,可今天于依那些话还是将她所有的铠甲击溃,全都熔成了烫伤自己的铁水。


  盛又霆从来没在清醒的时候要过她,而且从来都是从身后要她,也没有在要的过程中看过她的脸。


  盛又霆欲要起身离开,刚刚一动,于蓝便挺身勾住了他的脖子,强行将他拉向自己,“你不准走!看清楚我是谁!我是你的合法妻子!”


  “盛又霆!你身下的女人是于蓝!是于依的姐姐!两年前,不是我逼着你娶我的,是爷爷顶不住外界的压力,逼你娶我的!”


  两年前的事情被翻出来,盛又霆的酒意去了大半!他英俊的脸上寒霜瞬布,手指狠狠捏紧于蓝的下颌骨,用了欲要将其碎裂的力度,“若不是你耍的心机,和我结婚的人是于依!”


  “我没有耍过任何心机!不管你信不信!”


  “你没有?”盛又霆不怒反笑,讥诮又阴凉,“那晚就是你灌醉了于依,给我下药,不然我怎么可能和你睡在一起?而且还那么巧被记者堵在酒店?要不是那一次,爷爷也不会为了家族名声以死威胁逼我娶你!”


  于蓝喜欢盛又霆11年,津城的人谁不知道?


  可盛又霆喜欢的是于依,津城的人也都知道。


  要说于蓝耍了手段,没人不信。


  于蓝心中发苦,脸上却笑得骄傲,“那又怎么样!你最终还是娶了我!”


  “我不爱你!”


  “我才不稀罕你爱我!我对你的爱也早就在这种要死不活的婚姻中消耗干净了!”于蓝歇斯底里的吼出来,她怕自己的声音太小会暴露自己的怯懦。


  怯懦会让她在这段不被偏爱的婚姻中狼狈不堪。


  得不到才说不稀罕,至少这样还可以保留那一点点可笑又可怜的自尊。


  盛又霆莫名生出一股怒火!他早已没了醉意,第一次在神识清醒的状态下扯掉了她的睡衣!


  “不是要我看着你的脸吗?只要你承受得住!”


  于蓝承受不住,盛又霆从未如此禽兽暴君过,他把她当成仇人一般,在她身体力冲撞着!


  “盛又霆!你是想弄死我吗?”


  “是啊!两年前,我就恨不得弄死你!”


  两年前,他和于依订婚前一天,她挽着他的手臂,当着破门而入的记者的面,没羞没臊的说,“没错,昨天晚上我们睡在一起,我的第一次给他了。”


  那时候他真是恨不得弄死她!


  于蓝的骨架子被凶兽一般的男人拆得稀碎。


  盛又霆在于蓝的身体里得到餍足后,如往常一般下床,他会去洗澡,然后去另外一个房间睡觉。


  于蓝坐起来,想着于依说的话,想着这两年他们这毫无温度的婚姻,“又霆,我们离婚吧。”


  她拉着被子遮住裸露的身体,叹了声气,“所有的错,我都背了,就算当初不是我设计的你,如果你非要那么认为,我也认了,我们离婚吧。”


  于蓝从来不敢说“离婚”两个字,好像一说出口,她那纯净得像水晶球一样的爱情就碎了,可如今她知道了,她永远都得不到这个男人,他就是块石头,她一辈子都捂不热。


  眼泪没从眼眶里流出来,全都流进了心里,泪水盐分太重,一下子把满是伤口的心扎得刺痛!


  盛又霆顿步转身,看着于蓝满是笑意的眼睛,他突然讨厌于蓝这个无所谓的样子。


  嘴角扯出凉凉弧度,“离婚?你凭什么?”


  “我把盛太太的位置让出来给你爱的女人,不好?”她笑得依然灿烂。


  “如你所愿。”


  他离开房间的时候重重关上了门,那嚣张的样子,是他盛家太子爷该有的姿态。



02策划离婚

  

次日上午十点。


  盛又霆刚刚开完晨会回到董事长办公室,秘书便送来一个牛皮纸档案袋,“Boss,这是太太送来的。”


  盛又霆拆开牛皮纸袋就赫然看见“离婚协议”几个字。


  那纸袋狠狠摔在了办公桌上!


  他肺里有股火想喷出来,扯解开一颗衬衣扣子,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于蓝已经惹他几次动了怒!


  离婚?她凭什么是提离婚的那个人!


  ——


  于蓝想回家跟父亲说她已经跟盛又霆提了离婚的事情。


  于家楼下的佣人不知道去了那里,她上楼去书房找于柏年。


  书房外,她却听见了这辈子都不该听到的谈话。


  “爸爸,于家以后所有的继承权都归我了么?”是她妹妹于依的声音。


  “当然,于蓝和又霆已经结婚满了两年,她妈妈的遗嘱就生效了,以后所有属于她妈妈生前的股份都可以归你所有了!爸爸以后的东西也都是给你一个人的。”


  “太好了,蓝姨真是的,要不是她有这么个遗嘱,我也不至于当初把又霆设计了拱手让给于蓝!”


  “哎,她最疼爱于蓝,当然想于蓝可以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反正于蓝除了又霆什么都不想要。”


  “爸爸,既然现在蓝姨的股份都归了我,我现在要又霆!我要让他们离婚!”


  “依依,再等等,等一切风平浪静,又霆不喜欢于蓝,你知道的,你应该放心。”


  “不!我不放心,又霆结婚后就跟我划清界限,一直演着好丈夫的角色,我再不把他抢回来,我怕没有机会了!”


  于蓝站在门外,头很沉,身体晃动,几乎让她要栽倒在门外。


  她的父亲,为了将她母亲的股份夺来给于依,竟然设计了她的丑闻和婚姻。


  等股份到手,现在又要来策划她离婚!


  她的父亲还将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妹妹!


  她在这个家到底算什么?


  原来她结婚两年不但没有家,连娘家也没有。


  于蓝转身,她的胸口传来阵阵钝痛,不能呼吸,走路就像快要缺氧一般吃力,只能一路扶着扶手往楼下走。


  她不会让于依他们得逞!


  她绝不让他们这样轻松算计!


  绝不!


  刚刚坐上出租车,盛又霆的电话打了过来,“我在民政局,你过来。”


  “这个婚,我不离了。”


  “于蓝!你耍我!”


  于蓝脑子还处于缺氧状态,说话声音很大,可她的耳朵里嗡嗡的,自己都听不清自己的声音。


  于是她便声嘶力竭的喊道,“盛又霆!你做梦!我这辈子都不会让你们在一起!我就是死了!也要霸占着盛太太的位置腐烂发臭!你不爱我就不爱我!鬼才稀罕你爱我!我早就不爱你了!我就要看着我讨厌的于依一辈子得不到自己喜欢的男人!我就要看她痛苦!我就要她跪在地上求我,求着让我把你让给她,我就不让!我让她一辈子得不到你,痛苦到死!”


  于蓝挂了电话!


  她疯了!气得发疯!


  整个人都在颤抖!心房颤得快要坍塌了!


  盛又霆被于蓝的咆哮震懵,在于蓝一次又一次强调不再爱他的时候,他的情绪一层层被撕开了皮,露出狰狞的面目!


  他一直知道于蓝和于依不和,同父异母,豪门中并不鲜见。


  可当他知道自己被当做于蓝报复于依的工具的时候,心头那种狂躁感,在两年不知所谓的婚姻中第一次窜了出来!


  那么过去11年,于蓝在大街小巷,甚至登报示爱的种种行为,都只是为了把他抢到手,报复她的妹妹?


  盛又霆心里头翻江倒海,拳头慢慢收紧,握出发白的关节!



03你是欠操


  夜色中,W西餐厅的门牌上闪烁着霓虹灯。


  于蓝踩着高跟鞋,朝着盛又霆和于依吃西餐的位置目不斜视的走过去。


  盛又霆泰然自若,并没有因为于蓝的到来而感到丝毫不适,眉眼间的清冷与疏离是给于蓝的。


  于蓝看到于依脸上挑衅的笑意,两年了,盛又霆没有请她吃过一顿饭。


  以前她会忍着,现在不会了!


  她伸手端起盛又霆的红酒杯,在于依的杯子上碰了一下,呡了一口,“生日快乐!”


  于依美丽温柔的举起杯子,“谢谢姐姐。”


  于蓝挑了挑眉,“我男人用我们的夫妻共同财产请你吃饭,有我一份,你是该谢谢我。”


  于依脸色发白,求救的看向盛又霆,而那男人就像没看见一般,自顾自优雅的切着牛排。


  “姐姐,话不是这样说,你嫁给又霆的时候,可没什么嫁妆,婚前财产不属于婚后夫妻共有财产。”


  “我当然没什么嫁妆,毕竟都要留给你不是吗?”


  于依心虚,“姐姐!”


  “这红酒很贵,可我就是想浪费!”说完,手中没喝完的酒用力泼到了于依的脸上,回了于依一个挑衅的笑容,“你叫我过来,不就是想刺激我?你的生日心愿达到了,开不开心?”


  于依大叫着站起来扯纸巾擦脸上的酒,“啊!于蓝!你疯了!”


  于蓝放下杯子,手却被站起来的盛又霆捉住,他冷冷道,“给依依道歉。”


  依依?叫得可真亲热!“不!”


  “道歉!”


  于依楚楚可怜的去拉开盛又霆的手,“又霆,算了!没事儿,可能姐姐今天心情不好。”


  盛又霆气场冷硬,于蓝每句话都是拿他来刺激于依,他又怎么可能放过把他当报复工具的于蓝?“给依依道歉!”


  盛又霆越是在乎于依,于蓝越是倔强不肯低头,“这酒不管是喝了还是泼了,都在她身体里面或者表面,都归她所有,我没错,不需要道歉!”


  盛又霆拖着于蓝往餐厅外走去,也不管别人怎么议论他,强制性将她塞进车里!


  关上车门,车子飙了出去!


  “盛又霆!放我下去!”


  “于蓝!你他妈简直就是欠操!”结婚两年,盛又霆从来没跟于蓝吵过架,是不屑。


  可现在一想到自己在于蓝心中的地位,心里窜起的火苗子就怎么都压不住!


  于蓝整整一天被负能量包裹,她也要需要发泄,“对!我他妈欠操!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老公失职!”


  盛又霆的嘴角斜斜勾起,危险气息一阵阵笼罩!


  车子开到郊区,插进一条林荫小道停下来,于蓝才开始害怕起来,“盛又霆,你要干什么!”


  于蓝紧紧抓住安全带,盛又霆朝着她压过去,“干什么?为了不让自己失职,更为了不让你以后不那么欠操!”


  车子在郊外的林荫小路上疯狂晃动,女人的喊叫声从车里传出来,没有人听见……


  “盛又霆,我那么爱你,你看不见,你却爱着蛇蝎心肠的女人!你的眼睛是不是瞎了!”


  盛又霆怎么可能相信于蓝,她说的爱,都是为了报复于依!



04巴不得她死


  于蓝紧紧抓住安全带,盛又霆朝着她压过去,“干什么?为了不让自己失职,更为了不让你以后不那么欠操!”


  车子在郊外的林荫小路上疯狂晃动,女人的喊叫声从车里传出来,没有人听见……


  “盛又霆,我那么爱你,你看不见,你却爱着蛇蝎心肠的女人!你的眼睛是不是瞎了!”


  盛又霆怎么可能相信于蓝,她说的爱,都是为了报复于依!


  真正蛇蝎心肠的女人,是于蓝!


  他想着,便愈发用力的惩罚她!“我爱谁,轮不到你来说!”


  于蓝咬牙承受着男人的疯狂。


  手机铃响,是盛又霆的,屏幕上显示着于柏年的名字。


  盛又霆还压在于蓝的身上,接起电话,电话那头的中年男人带着哭腔喊,“又霆!又霆!依依自杀了,她只想见你最后一面!”


  这是第一次盛又霆没有得到生理满足就收手。


  车子在回城的路上一路狂奔,于蓝玩着手指道:“到时候于依没死,我们两个人死于车祸,说不定可以做对清净的鬼鸳鸯。”


  盛又霆看到于蓝嘴角勾起的笑容,这女人的目的终于达到了吗?


  她的妹妹要死了,她的报复结束了吗?


  “闭嘴!”


  “担心了?害怕了?是不是害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了?”


  “于蓝,你真冷血!那是你妹妹。”


  “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女儿,我哪儿来的妹妹?”


  于蓝很清楚,于依不会真的自杀,那女人心机那么深,自己深爱的男人都舍得往别的女人床上送,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她还想得到盛又霆呢。


  自杀这一招,不过是逼盛又霆离婚罢了。


  于蓝没去医院,盛又霆一个人去了。


  盛又霆三天没有回家,于蓝却在这三天不停呕吐,吐到嘴里发苦,喉咙肿痛,只能去医院挂号。


  最终确认双胎妊娠。


  双胎!


  老天爷真是给她开了很大一个玩笑。


  她和盛又霆如此水火不容,怀孕了真的能算作喜事?


  于蓝捏着化验单,在医院走道里来来回回,不知方向的走着,心时上时下的飘,一下落不到实处,脑子里全是“怎么办?怎么?”


  她又去找了个妇产科医生看化验单。


  医生头手边堆了一大堆病例,头也没抬,“怀孕了,要不要啊?不要趁早做掉,省得大了做掉身体受更多苦。”


  于蓝听到“做掉”二字,一个激灵,遇到鬼似的逃了出去,逃到医院外,一屁股坐在的石梯上掩面大哭。


  如果这对双胞胎是对她这两年的补偿,她想放下所有的一切,好好过下去。


  她平复了很久,才拿出电话拨给盛又霆,“又霆,今天回家吃饭吧,我有事跟你谈。”


  “她身体还没有恢复。”


  “我有更重要的事情。”


  “你自己处理吧。”


  “我等你,如果等不到你,我就去医院拔了于依的氧气管!”


  于蓝赌气说完,挂了电话。


  晚上她做了三菜一汤,结婚两年,没有在一起好好吃过饭,以后有孩子了,要有些家的样子。


  饭菜刚刚上桌还冒着热气,门上密码锁被摁响,于蓝跑过去拉开门,咧开嘴朝着男人笑,看到盛又霆英俊的脸上全是疲惫,还有冷漠。


  盛又霆高大的身躯从于蓝身边走过,带着医院消毒水的味道,他一边朝楼上走一边说,“我洗个澡,等会去医院,明天我来接你,去把离婚证拿了。”


  可口的佳肴成了冰凉话题的陪衬。


  于蓝一直站在楼下,她穿着拖鞋,身上围着藕色荷叶边围裙,这几天瘦了,更显清秀,眼珠子看着都大了些,她望着楼梯口的方向。


  等待。


  盛又霆洗澡换好衣服下楼,他走过她身边的时候,她拉住他,“今天晚上在家吧,我有事和你聊,医院有护工。”


  “她现在离不开我。”


  “我也离不开你。”


  盛又霆捏开于蓝的手,稍稍用力,“于蓝,你又没为了我去死。”


  于蓝疼得踮了脚尖,她眼睛很酸,却笑着,他就这么巴不得她去死?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