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作家神姿 >>随笔散文 >> 夜未央散文:溢满乡愁的老梨树
详细内容

夜未央散文:溢满乡愁的老梨树

时间:2017-11-24     作者:夜未央   阅读

夜未央.jpg


作者简介:夜未央,原名母晓玫,贵州遵义人。一个以书为友,与文相伴的80后。从事一份简单的工作,读点闲书,偶尔写点简单的文字。素衣简食,看晨昏变化,四时交替。岁月静好,流年无恙,如此安好!


溢满乡愁的老梨树

作者|夜未央


光阴似箭, 日月如梭。蓦然回首,人生的旅程已走过了长长的岁月。

     

在异乡漂泊的日子里,许多往事已逐渐模糊,一些背影也渐行渐远。但是,无论走到哪里,千里之外的故乡,多姿多彩的童年,还有那棵见证着我成长足迹的老梨树始终深深地铭刻于心灵深处,挥之不去。

     

老梨树就长在四爷爷家院子里,粗粗壮壮的,估计得两个大人才能合抱过来。之所以说它老,是因为从我幼年刚记事起,它便高高地伫立在院子边上了。虽然老家的果树很多,有桃树,李树,枣树,樱桃树等等。可是,它们都不及那棵老梨树在我记忆中的印象深刻。

     

春天,冰雪消融,万物复苏。春姑娘迈着轻盈的步伐款款而来,春风春雨也不甘落后,纷至沓来。老梨树慢慢睁开惺忪的睡眼,渐渐地抽出了新枝,长出了嫩芽。

     

三月如期而至,梨花竞相开放,白生生的,那一朵朵小白花挤挤挨挨,簇拥在一起,形成了一把雪白的大伞。小蜜蜂“嗡嗡嗡”地在花丛中来回穿梭,蝴蝶也扑闪着翅膀在花间翩翩起舞。儿时的我们总喜欢静静地站在树下,好奇地欣赏它们倾情演绎着一支又一支春天的乐曲。这时,若是有风儿来助兴,那纯白色的花瓣便离了老树的怀抱,飘飘洒洒,纷纷扬扬,犹如“天女散花”般飘落下来,煞是好看。我和小伙伴们连忙张开双臂,扬起小脸,闭目凝神用力嗅着花儿的芬芳,陶醉其中,自得其乐。

      

夏天是老梨树枝繁叶茂的时节,那翠绿欲滴的叶子间挂满了一个个玻璃球般青涩的小果子,特别的诱人。而整棵大树就像一把绿色的大伞,那浓密的树荫便成了我们避暑纳凉的好地方。那时我们常常在树荫下或坐或躺,仰头数树上的果子,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数着数着就眼花缭乱,数不清楚了。于是,便懒得从头去数了,转而看向蔚蓝的天空漂浮着的朵朵白云。

      

只见那洁白的云朵,一会儿是又大又白的棉花糖,一会儿又变成了可爱的小白兔,转眼之间又变成了飞驰的骏马,我似乎还看见它拉着一辆马车呢!此时的我,心儿也随着奔跑的骏马飞驰在广袤无垠的天空,直到它们消失在天际。

    

 望着遥远的天际,我心里总会十分好奇地想到:天上到底有没有住着神仙?山那边,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于是,偷偷在心里种下了一个愿望:长大以后,一定要走出大山,走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或许童年本就是可以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地玩耍,还可以肆无忌惮的做梦的年纪吧!有时自己甚至还会好奇地想,我就这么静静地躺在老梨树下,会不会有一只梨不偏不倚刚好掉进嘴里呢?那样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吃着梨子了。于是,便在心里不停地默念着:“梨儿梨儿,快到嘴里来吧!梨儿梨儿,快到嘴里来吧!”……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自己还真是傻得可爱。殊不知,天上掉下来的不一定是馅饼,还可能是陷阱呢!如若真的有梨掉进嘴里,不是嘴给砸痛砸出血,就是牙给打掉了,何来美好可言?


可不管怎样,这满树的果子,总是带给童年时的我们无尽的盼望和希翼。我们总是扳着手指头,细数着日子,盼望着秋天的到来,盼望着梨儿们早点成熟,盼望着它们能早点到嘴里来,那样我们就能大饱口福咯!


盼呀盼呀盼!日子在我们的盼望中一天天过去,终于迎来了硕果累累的金秋。老树上的果子也渐渐成熟了,那饱满的果子常令我们这群“小吃货”的口水“飞流直下三千尺”。但,馋归馋,我们到底不敢肆意妄为。因为老梨树太高大,小伙伴们没有一人爬得上去,尽管有几个胆子大一点的男孩子尝试多次,仍一无所获。本来拿一根长竹竿就可以打着梨了。可是,只要一想到四爷爷的威严,我们又都如泄气的气球一般不敢行动了。

     

说起老梨树的主人――四爷爷。印象中的他是一个很严肃,还有一点凶凶的老人家。成天除了上山干活就是板着个脸,小伙伴们都特别害怕他,只要看见他走过来,我们都远远躲开了。就连他唯一的儿子,小华幺爸在他面前也是毕恭毕敬的,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坐他就不敢站。

     

在我的记忆里,似乎只有懵懂不知事的艳妹曾无意挑战过四爷爷的威严。

    

 记得那时正是黄瓜上市的时节,我们几个小伙伴从四爷爷家屋旁走过,当时刚会走路的艳妹随手摘了一只刚长出来的小黄瓜,刚好被干活回来的四爷爷看见了,便凶巴巴地上前去拖拽,没想到好巧不巧把艳妹的手给拽脱臼了。为这,大伯娘还和他大吵了一架呢!当时我们可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暗暗给自己长了记性。

     

此后但凡四爷爷家的蔬菜瓜果,我们谁都不敢乱动一指头。除了那棵梨。尽管我们都很馋它,但又无人敢公然挑衅他老人家的威严,所以只有把唯一的希望寄托给了这阵阵秋风。每次只要有风吹过,我们便会兴奋地将整个院子以及梨树下方的玉米地来个地毯式的搜寻方肯罢休。

     

那段日子,特别是几个弟弟,每天不用妈妈叫起床都起得特别早,起来第一件事便是直奔老梨树下。经过漫长的一夜,收获还是蛮可观的,基本每次都能捡一大堆,他们总是拎着衣服前襟做成的兜子满载而归。当然,偶尔也有失利的时候,那便是被更早起床的人将梨捡走了。怏怏不乐的他们便开始埋怨自己起得太晚,还说明天早上一定要更早起床呢!

     

果然,第二日天刚蒙蒙亮就起来了,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话一点都不假,他们终于如愿以偿。而我,因是女孩子,大清早的羞于同他们一起风风火火跑来跑去的。所以,便呆在家中,等他们捡回来以后,我便将之分类,摔坏的放一边先吃,完好无损的另外放着,反正不会坏掉,留着慢慢吃。待到一切整理就绪,这才忙着削一个放进嘴里,那酸酸甜甜的汁水一入口,顿时觉得酸爽无比,心里美滋滋的,十分满足。

    

等到梨子全都成熟陨落,树上的叶子也枯黄了,它们像完成了任务的士兵,纷纷离开了老树,扑向了大地母亲的怀抱。每日清晨醒来,树下都铺满了厚厚的落叶,太阳光照在上面,金灿灿的,给静谧的院子洒上了一地金黄。轻轻踩上去,“嘎吱嘎吱”的响声不绝于耳,好听极了。


北风起,寒意增!秋天一过,气温也一天天降了下去。有时觉得冷了,我们便壮着胆子偷偷将落叶拢到一处点燃取暖。但是,若不小心被谁家大人发现了,总免不了一顿臭骂,有时甚至还有挨揍的风险呢!因为之前弟弟和堂弟宗原在房屋后面的地里放牛,点燃玉米杆子取暖,没成想火焰借风势蔓延,接连烧了别人家堆好的好几堆玉米杆子。他们俩当时可是被狠揍了一顿,大人们还说,烧了玉米杆子是小事,若风向改变,烧着的可就是我们住的房子了,我们听了心里很是后怕。可是,儿时的我们到底太过顽皮,偶尔还是会背着大人悄悄满足一下膨胀的好奇心。但都只能偷偷摸摸,小心谨慎。每次偷偷点完树叶,又小心翼翼地忙着毁尸灭迹。


岁月在指缝间悄然滑过,转眼之间我们已从当年顽皮的小孩子长成了大人。长大了的我们知道了所谓的神仙不过是存在于人们心中美好的向往罢了。我们也如儿时许下的愿望一般,走向了山的那一边,走向了外面的世界。也领略到了外面世界的精彩,精彩如七彩霓虹;同时也感知了外面世界的种种无奈,无奈如秋风扫落叶。


羁旅天涯数年,走过了好些地方,吃过地方美食无数,亦看过许多人世风景。但是,无论走到哪里,不管身居何方,忘不了的总是自己土生土长的家乡。家乡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始终牵动着我的心,也载满了我丝丝缕缕的乡愁。


掐指算来,又是六年不曾回老家,今年回去,情不自禁又去了四爷爷家院子里,只见那棵老梨树依旧挺立在院子边上。可惜,它早已不是儿时印象中那枝繁叶茂的样子了。四周的枝桠已被悉数砍掉,唯留下了主杆的三根直入云霄。翠绿欲滴的叶子下面照例挂满了一个个小青果。这仅有的三根枝干虽然仍努力向这个夏天绽放着它们的绿意,但此刻看在我眼里却多了几分沧桑之感。这还是我儿时记忆中绿色的大伞吗?这还是那棵带给我们美好童年时光的老梨树吗?这还是见证了我成长足迹的那棵老梨树吗?这还是载满了浓浓乡愁的老梨树吗?…… 


带着这一连串疑问,我见到了老梨树如今的主人――四奶奶。从她老人家口中得知,因为嫌树叶太过浓密,不透光,影响下边玉米的长势,再加上现在的小孩子们都很挑剔,嫌这梨酸酸的,没人愿意吃。她还说四爷爷也于前几年病逝,幺爸他们因工作太忙不常回来,家里就只她一人,身体也一日不如一日了。到了秋天落叶满地都是,自己已经没精力打扫,所以就叫人砍了。我听到此处,这才仔细打量起四奶奶来,发现她已由一个勤劳能干的家庭主妇变成了风烛残年的老人,脸上被岁月无情地刻下了斑驳的痕迹。此情此景,我不得不感叹时光这个伟大而残酷的存在。在它面前,哪怕再强势、再能干的人,终究抵不过岁月无情的摧残。


如今,唯有这不知历经了多少岁月洗礼的老梨树仍顽强地挺立在院子边上,用它那一圈圈的年轮见证着我们成长的足迹和家乡人事的变迁!同时也溢满了一个异乡游子浓浓的乡愁!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