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当代文坛 >>访谈 >> 作家关仁山:站在乡土之上,为农民喊上一嗓子
详细内容

作家关仁山:站在乡土之上,为农民喊上一嗓子

时间:2017-12-22     作者:关仁山   阅读


采访手记  

关仁山是唐山丰南县人,个头高高大大,颇有燕赵男儿的豪爽之风,说起话来节奏快,表情也很生动,笑起来眼睛弯成弧形,总是喜眉笑眼的样子。他站在最靠近农业和农民的地方写小说,他与乡土大地贴得很近,近到看得清农村里的每一处变化,看得懂农民们的每一个表情。他的小说不“优雅”,也很少“恬静”,因为当下的农村生活里有比纯净诗意更沉重、更复杂的情绪。他说乡土带给他感动。他是中文在线签约作家,他是农村题材代表作家之一,他说他的写作就是想“为农民喊上一嗓子”,他是站在土地上的写作的人。


作家简介

关仁山,1963年生,中国作家协会全委委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席,与何申、谈歌一道,被文坛誉为河北“三驾马车”。1984年开始文学创作并发表作品,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日头》《天高地厚》《麦河》《白纸门》《唐山大地震》,长篇报告文学《感天动地——从唐山到汶川》《执政基石》,散文集《给生命来点幽默》,中篇小说《大雪无乡》《九月还乡》《落魂天》,短篇小说《苦雪》《醉鼓》《镜子里的打碗花》,散文《塔和路的畅想》等。


作品曾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中宣部第十一届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第十四届中国图书奖,第九届庄重文文学奖及香港《亚洲周刊》华人小说比赛冠军等。两次获河北十佳青年作家称号,长篇小说《金谷银山》入选第二届中国长篇小说年度金榜,长篇小说《麦河》入选2010年中国小说学会年度排行榜,《日头》入选 中国小说学会2014年小说排行榜。部分作品译成英、法、韩、日等文字,多部作品改编拍摄成电影、电视剧、话剧、舞台剧。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2016年的春天,关仁山踏上河北邯郸涉县的土地,为一部剧本寻找创作灵感的他不会想到,这里为他孕育的,不是一部影视剧本,而是一部文学作品——《金谷银山》。


《金谷银山》是一部以京津冀协同发展为大背景,描写荒弃的乡村如何在新时代下艰难地复活,新时代农民如何融进城市发展的长篇小说。小说中,来自燕山白羊峪青年农民范少山,长期以来在北京昌平以卖菜谋生。然而,接踵而来的事故给范少山的心灵带来了巨大的震撼。因此,他主动回乡,开始带领乡亲们走上绿色、生态的脱贫致富之路。


“这样的农民在困境中挣扎,在市场里打拼,满身伤痕,却不改初心。他们是今天的梁生宝。”(中国作家柳青创作的长篇小说《创业史》的主人公,《创业史》是中国十七年文学中农村题材的代表作,被誉为“经典性的史诗之作”。)为了给人物找到精神的资源,《金谷银山》的范少山就是崇拜梁生宝的农民,他的破产的时候破旧的栏杆箱里装着衣服和一本卷了边的《创业史》。


“劳动使农民具备了土地一样宽容、博大的胸怀,他们永远在土地上劳作,像是带着某种神秘的使命感,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刻也不曾失去希望和信心。”关仁山说。



“走在家乡的土地上,会带给我感动”


在《天高地厚》的后记中,关仁山写道:“农民可以不管文学,但是文学永远不能不关心农民的生存。”


关仁山说:“这句话是我的心里话。作家应该有良知与责任,尽管我们力量是有限的,不能解决现实农民问题,但是,我们至少可以以作品的形式向社会发声,替农民说说心里话,让文学温暖我们的世界,照亮辛劳孤寂的灵魂。我的初心还是书写农民的命运,这是我永远的理想。”


“我要求自己把艺术生命的‘根’,深扎在农村现实生活的厚实土壤中,脚踏大地去创新,才有底气。”正是因为对农村生活、农民近况的深度了解,使关仁山的创作有了底气。


关仁山谈道,生活贵在体验,生活积累贵在感情的积累,故事可以编织,但感情是编织不出来的。他的情感,正是那颗对祖国绿水青山、对农民和土地饱含深情的真心。“只要走进农民的生活,就会有新的创作冲动和激情。走在乡村的土地上,会带给感动。”


而在衡量“离开家乡”与“回归故土”之间的关系,关仁山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我们的作品不能只停留在“融不进的城市、回不去的乡村”这一主题,而是要为农民们找到精神的出口。作家最重要的是通过重建的方式写人物,人物的灵魂、人物的观念、人物精神的变化,打通传统与现实、历史与当下,这样我们的作品才更有力量。而对于农民,我们要怀有敬畏感,这样创作者的作品才有可能感动人,才有共鸣的基点。”


“其实,对于生长在新时代的农村青年来说,在城市里打拼、挣扎是必然的,同时他们还肩负了家乡的重任。融入城市的不易、身份认同感的缺失,使他们陷入回不去家乡也融不进城市的怪圈之中,他们在这个怪圈中纠结、痛苦、煎熬着。”关仁山说起农民兄弟,仍然感慨万千。



写作到底“为了谁”?


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这样一位专注于农村题材的作家,也是《我的爱对你说》《御姐归来》《家大业大》等多部都市题材影视剧的编剧。两者看似对立,可在关仁山的笔下又有着莫大的联系。“小说和影视剧虽然载体不同,但是其中的爱恨情仇是一样的,都要写出人性的立体和丰满的维度。好的影视剧依赖好的文学作品,这些年有很多收视率高的影视剧是小说先红,再改编成影视剧的。从这个方面来讲,好的文学作品增添了影视剧的底色。”


奖项与影视剧确实能够拉近读者与作者的距离,“我的有些作品就拍摄成了电视剧或电影,比如《天高地厚》《唐山绝恋》等。但作家不能为了得奖而创作,写作到底“为了谁”?当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小说联播《天高地厚》时,我收到了贵州农民寄来的鼓励信,这种奖赏更令人欣慰。”



谈到如今作家面对的挑战,“作家自身也要找原因,要增强艺术感染力,创作出更好更多读者愿意看的作品。除了影视改编等方式,要利用新媒体与数字出版,将作家与大众之间的连接点做活。”


关仁山说,尽管现在读书的人越来越少,但是文学不会消亡,写作的人不会消亡,因为那是介入人灵魂的东西。作家的价值在于创造,创造新的表现形式、创造新的人物,同时也应该引领阅读,启迪读者、滋养心灵。


作为一个写作的人,关仁山说他的写作是想“为农民喊上一嗓子”,这是一声长长的呼喊,从他发表第一篇作品至今已三十余年,而他还将继续脚踩在故乡的土地上呼喊下去。


内容简介


小说以京津冀协同发展为大背景,展现党的十八大之后中国北方农村一幅波澜壮阔的生活画卷,是一部当代中国农民新《创业史》。


燕山白羊峪青年农民范少山,从小喜欢梁生宝,以梁生宝为榜样,他在北京昌平卖菜致富,却赶上在天津打工致残的父亲回乡,雪灾和贫困困扰着村里还没有搬迁的17户农民,空巢老人,残疾人和儿童,绝望之际村民老德安自杀身亡。这给范少山的心灵带来了巨大的震撼,他主动回乡,有力回答了脱离土地的农民还回得片故乡的问题,他带领乡亲们走上绿色、生态的脱贫致富之路。为了挖掘祖宗留下的谷种,与外国种子抗争,终于在太行山山找到具有传奇色彩的金谷子,种在了白羊峪的土地上,获得成功,引为轰动。在农大孙教授的指导下,他利用本村的苹果园,培育无农药苹果,成果“永不腐烂” 的苹果,被称为“金苹果”。为了打通白羊峪与外界的道路,范少山带领乡亲们奋力开掘……进行了一场艰苦卓绝的奋争,使一个贫困绝望即将消失的小山村脱贫致富,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观光村,过上了城里人都羡慕的绿色生活。范少山的脚步并未止于此,他还下山推动土地流转,建成了万亩金谷子种植基地,在成就新农民梦想的同时,也使中国北方更多的农民受益。他们砥砺奋进的创业故事为时代谱写了一曲感天动地的悲壮之歌。


名人推荐


燕山深处一个小村白羊峪的绿色梦想写起,鲜活多趣的故事,生动诙谐的细节,不断迸跳而出,摒却了观念化的说教。在这部新作中,能读到来自京津冀山乡的*信息,农村现实关系的新变动乃至农村政策的新变化,能见识到带头人范少山式的坚毅而达观的风采,从而思考中国农民的文化命脉和精神理想。关仁山的秘诀在于“无缝对接”:打通传统与现实,历史与当下,“离开土地”与“回归土地”的关系,使作品充满了张力。—— 雷 达(著名评论家,中国小说学会会长)


如何书写乡土中国几十年来的巨变,如何看待和想象大变动时代的中国乡村,是这个时代作家面临的共同难题。关仁山一直执著地以探索的姿态乐观地看待这场巨变,他的文学人物都是乡村中国变革的支持者。这使他在同类农村题材创作中独树一帜。这部《金谷银山》,用大红大绿的色彩描绘了北中国一幅绚丽的画卷。“金谷银山”,是乡土中国的梦幻,“披金挂银”是乡村吉祥的福音。主人公范少山是新时代的农民英雄,是新时代的梁生宝。残酷的生存环境与美好的心灵图景形成温暖的落差,不同的是,他在白羊峪建构的不是一个虚幻的文化乌托邦,而是一个巨大的、触手可及的、金谷银山的物质世界。物质世界同时也是精神的世界。—— 文学批评家  孟繁华


关仁山艺术创造的成就,是在当下长篇小说创作的现实主义多元体系中体现出来的。他的农民三部曲《天高地厚》《麦河》《日头》,都贯穿了作家关于农村未来前景的思考、乡村政治多元势力之间的戏剧性冲突,以及农村知识分子的启蒙立场与实践。他的长篇新作《金谷银山》将启蒙与思考付诸实践,进行一场经济、道德与文化的重建,激励人们像夸父逐日那样寻求真理,寻求我们未来的命运。—— 著名学者、评论家 陈思和


小说既吸引眼球又暖人心窝,因为它洋溢着时代精神并散发着生活的芬芳,让人看到精准扶贫政策和生态文明建设的硕果。作者精心刻画的青年农民范少山的艺术形象既有鲜明的时代色彩,又蕴含丰富的传统文化精神,具有较高的审美价值。可以这么说,范少山和白羊峪的故事在当下的中国极具典型意义。小说叙述风格的新变也值得关注。—— 文学评论家 何镇邦


一剑人间宣传.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