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诗歌阅读 >> 程绿叶散文诗作品:秋水无心
详细内容

程绿叶散文诗作品:秋水无心

时间:2018-01-04     作者:程绿叶   阅读

程绿叶.jpg


诗人简介:程绿叶,曾用笔名绿叶。七十年代生于安徽桐城。98届鲁迅文学院学员。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中国作家》,《诗刊》,《诗选刊》,《扬子江》,《诗歌月刊》,《安徽文学》,《清明》,《作家》,《散文诗》,《作家文荟》,《安徽日报》《中国建材报》等。入选《世界华文散文诗年选》,《2002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中国当代散文诗》,《2016散文诗精品阅读》,《2016中国新诗排行榜》,《安徽文学五十年》,《安庆文学60年》,《2016中国散文诗选》《2017年散文诗选》,《每日一诗》等。出版散文诗集《指纹上的玫瑰》,《梦里梦外》。曾参加全国第一届散文诗笔会。荣获2016年《诗选刊》佳作奖,2016年安徽金穗文学奖等。现创立《桐城诗院》,历任两届桐城市政协委员


秋水无心


山与山之间,生命的年轮入秋。

天与地之间,一湾湖水苍老。

独立潮头。潮无声,蔚蓝向无边流淌。

忧伤,总归是有的。发生的事情不可能当作未曾发生,成活的生命拔出的时候,总会带出一些依附着的泥巴。

那一天,你决然离去的时候,天空中下着雨,塌坡事件意外发生。我的心陷下窟窿,用尽所有的方法,也未能堵上。倾泻着血的绝望和空落的迷茫……

飘散的云,过往的风,猛烈的雨和彻骨的雪,都在经历。黄叶在头顶舞动,那不是快乐,是故作的坚强,是最后的尊严。

尘埃落定。一江春水在时光里,静默如秋蝉。

无心,是在燃烧的七月,被万支的箭穿透,万次的辜负撕裂。无心,是被千滴泪打碎了玻璃镜面,荡出的愁;誓言,长出的皱纹。无心,是在山高水远的梦里,太过有心。

如今,秋水在风里瘦了;在渴望里痛了。

明月不归,阳光浮沉,影子还在原地。逃不离记忆的天空,野鹤留下余音,坠落在大地的空旷里,溅出垂老的感叹。


霜降


此时的风是白色的。吹过来,给大地洒下了雪的寒凉。

蘼芜已经沥干最后一滴血,无所谓生,或者死。柿子,挂在秋的高处,像记忆里的灯笼。澄色,永远是收获的象征。伸出手,在我感觉接近的时候,柿子从枝头落了下来,粉身碎骨。我知道,我的掌心太小,根本接不住坠落中的果实。

这个下午,空欢喜了一场。

其实,在第一阵秋风起的时候,我就预感到梦里的呼唤和期待的面孔都是虚妄。爱与恨,都是世间的浮尘,在时光里慢慢沉淀。

霜降。如其说是一个节气,不如说是一种规律。借着被现实冲淡的阳光,我沿着一条河流,顺着它的走向,而行。一边寻找,一边丢弃。如果此时,有停下的脚步,一定有它足够的理由。

今夜,月亮向下生长,把心压得很低,很低。低到不敢在唇间挤出一个人的名字;低到不敢再看那盏忽明忽暗的灯火。

一个人的午夜,适合抚摸跌倒的肿块。月光,这银色的毒,越来越浓。雾一样笼罩着整个世界。大概,要经历一场雪,也就会消淡了吧。


退潮时分


是季风卷走了潮水,还是浪花来个华丽的转身?

海鸥带着疑问,绕着蓝色的海岸和天空,飞旋,上升,降落。其实,真正的答案在浪花的思想里。  

一个人的沙滩,褪去高跟鞋的伪装,赤脚压出的大地,才是最踏实的生活。飞不高的天空,跌倒时,也不会太痛。

被命运丢弃的海贝,正在蓄积力量,以最大的隐忍,求生。它知道,挺过去,就是机遇。否极泰来,自是一次潮涌。

岸,眼里的航标,却在回声里忘了自己。望着退去的潮水,孤芳自赏,不可一世。如果没有海,何来岸?没有潮水,何来回声?岸,并不懂得这些。也许,海并不乐意与你遥相呼应,只缘命定的相逢,此生有过的一次交集。那就好好演完这场心知肚明的戏吧。

山不转,水在转。

岸的高度,并不是站在观望的顶点。指引,和接纳,才是灵魂的高度。

不知道是天低了下来,还是燕子飞得更高了?

我和影子粗壮起来。风,撩起长发,黑乌乌的云,自由的舒卷。潮的热情漫过了心中的那片沙滩,与我一起推倒红尘。浪花似雪,飞溅着时光的愉悦。       

退潮时分,才能真正的看清眼前的事物穿透的本质,我倍加珍惜手心里的沙子。

这一盏前世的灯,照着今生的潮水,此起,彼伏。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