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滔天 >>散文 >>作家作品 >> 诗人韩玉光随笔:蝴蝶之心
散文大作
更多
  • 戴老师:阅读一生,只为不再愚蠢

    记得那时我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靠在祠堂(我们的学校)教室栅栏外面,晒着太阳瞎扯淡,什么回到古代我们要干什么,什么有了超能力怎么办,每次都聊得唾沫横飞心潮澎湃。

  • 我选择反复去读韩东的小说

    所以,在诗人韩东以小说家的身份,逼近自己最琐屑无聊的生活,逼近这“乱了套了的世界”,写下这六个短篇的时候,我为自己设置的生活的主题是什么呢?我想我确实要很不好意

  • 梁秋实:人生没有太晚

    三十未娶,不应再娶;四十未仕,不应再仕?钟表上的时针是在慢慢的移动着的,移动的如此之慢,使你几乎不感觉到它的移动。人的年纪也是这样的,一年又一年,总有一天你会蓦

  • 大卫:风怎样吹软一个人

    在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是害怕黑夜的,在夜里,你想去看她,你想与她两个人待在一起,像一个字挨着另一个字,比如,幸挨着福,好挨着更好,头疼挨着偏头疼。你们好像泡在时

  • 申瑞瑾:到哪里寻找心中的海

    平生第一次看海,是2006年春天,入青岛的第一站,前海栈桥。就是说我第一次看的海,是中国地理上所说的黄海。我是非常喜欢地理的,从小除了语文成绩拔尖外,就数地理成

详细内容

诗人韩玉光随笔:蝴蝶之心

时间:2018-01-09     作者:韩玉光   阅读


“我写下的,就是我看见的、想说出的,与永远无法说出的。就像月亮,恒久地悬在天上,看着天空下的事物在黑夜降临的时候跳动着那颗警惕之心、松懈之心、悲喜之心、平常之心;就像蝴蝶,借轻盈的飞行皈依了美,用瞬间带来了永恒。”


蝴蝶之心

韩玉光


世上说不清的事物总是太多,正因为说不清,我们才会反复去述说、去聆听,包括美,包括爱,包括神……    


我常常用美丽的汉语向万物致敬,比如一只月亮,一只蝴蝶,比如,相看两不厌的高山,与流水。    


在我的眼中,每一个汉字都是自然的一部分,是万物的形与意,每一个汉字都各有其魂各安其疆。我想,诗与任何一种艺术一样,是一项在距离眼睛、耳朵、心灵最近的地方建造圣殿的工作。我这么说并非出于我对诗本身的热爱与皈依。事实上,有诗以来,它就是灵魂沐浴天光的净土,正是因为这一片精神的净土,万物才有了扎根的地方。而正是这些汉字,让我无限地接近着美,正是这些汉字,不分昼夜提醒我美的存在。我总是想让万物在进入文字几千年以后,再次从文字里复活。我写下的,就是我看见的、想说出的,与永远无法说出的。就像月亮,恒久地悬在天上,看着天空下的事物在黑夜降临的时候跳动着那颗警惕之心、松懈之心、悲喜之心、平常之心;就像蝴蝶,借轻盈的飞行皈依了美,用瞬间带来了永恒。  


我始终选择美与爱作为自己诗歌写作的一双翅膀,有了这样的翅膀,你即使不飞,也会合拢回来令自己觉得有了少有的温暖与安慰。我相信,万物都有一颗心,浪花一样牵动着大海。   


实际上,诗于我而言,更多的是源于一种敬畏。


我相信诗是一种存在,我觉得并非诗人写出了那些不朽的诗篇,而是诗从来就在那儿,我们作为一个诗人有幸与它相遇,并得以让它们在文字里安身立命。我相信月亮有多美,诗就应该有多美。老苏说,月有阴晴圆缺。其实,每一种表情的月亮都是美的。 


年过不惑,我似乎有了一颗竹子的心,虚无,而向上。向上,就是要和一只月亮合二为一。   


我写下一只又一只月亮的时候,我就已经活在一种宁静、淡泊、清远之中了:曾无限羡慕陶潜“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意时刻,现在,我却只想目睹月亮从南山的一座寺庙上空升起来,那种圆满,那种喜悦,那种山上生明月的人间之美,让我一次次感觉到了心的存在。还有什么比感觉到自己心的存在更美妙的事情呢?我写下的每一首诗都与美有关,我相信美就是真理。


除了月亮,我也热爱蝴蝶。在光线建成的大教堂里,我与一只蝴蝶有时候难以分清。就像两千年前庄子在清晨的露珠上醒来,听见春天的风声。有时候,我想与一只蝴蝶交换心跳。有一年的夏天,我走在故乡的滹沱河边,突然看见一只黑色的蝴蝶,接着,又看见了另一只黄色的蝴蝶,第三只白色的蝴蝶,它们缓缓飞动着,像夏日的天使,从天堂来,又往天堂去。我仿佛是第四只蝴蝶,情不自禁地加入了它们的飞行。说实话,我羡慕它们短暂而优雅的一生。它们在花丛中静静地停了下来,它们从来都是美的一部分。为了美,我愿意在时光中从生飞到死,甚至想看穿一只蝴蝶的前世和来生。


活着,我渐渐学会了仰望,看蝴蝶带着一颗柔弱的心轻盈地飞行。那是一颗不染红尘的心,玉一样的心,月亮一样的心。我终于懂得,这么多年,我想拥有的其实只是这样的一颗心。除了仰望,我更愿意俯下身来,为一探蝴蝶兰悉心浇水、松土,我懂得,在泥土的下面,蝴蝶的心已化为不朽的根,在永恒的光线中开出了花朵,如同我常常在静夜里用一颗蝴蝶之心读诗,并让每一个汉字发出自己的声音。    


我写下:在月光下,我已经是一只四十岁的蝴蝶,我的心,不悲不喜,犹如平静的蝴蝶之心。 


为此,我会永远站在美的一边,永远置身爱的光芒中。因为我相信:只要春天会回来,蝴蝶就始终是春光的一部分。只要心还在,诗就是心跳的一部分。远眺,或近观,在远处或近处不舍昼夜的,岂止是时光,还有证明时光不灭的万物。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正因为大,才需要这么多的诗人写下这么多的诗来承载,但我深知,这是一项永无止境的事业,那么多古人写过了,这么多今人写过了,还会有更多的后人去书写,诗实在是朝向永恒的一条幽径,我自己很乐意怀着一颗蝴蝶之心,一直走在上面。


一剑人间宣传.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