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滔天 >>散文 >>作家作品 >> 小白狗爽约了,真相却让我无比震惊
散文大作
更多
  • 戴老师:阅读一生,只为不再愚蠢

    记得那时我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靠在祠堂(我们的学校)教室栅栏外面,晒着太阳瞎扯淡,什么回到古代我们要干什么,什么有了超能力怎么办,每次都聊得唾沫横飞心潮澎湃。

  • 我选择反复去读韩东的小说

    所以,在诗人韩东以小说家的身份,逼近自己最琐屑无聊的生活,逼近这“乱了套了的世界”,写下这六个短篇的时候,我为自己设置的生活的主题是什么呢?我想我确实要很不好意

  • 梁秋实:人生没有太晚

    三十未娶,不应再娶;四十未仕,不应再仕?钟表上的时针是在慢慢的移动着的,移动的如此之慢,使你几乎不感觉到它的移动。人的年纪也是这样的,一年又一年,总有一天你会蓦

  • 大卫:风怎样吹软一个人

    在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是害怕黑夜的,在夜里,你想去看她,你想与她两个人待在一起,像一个字挨着另一个字,比如,幸挨着福,好挨着更好,头疼挨着偏头疼。你们好像泡在时

  • 申瑞瑾:到哪里寻找心中的海

    平生第一次看海,是2006年春天,入青岛的第一站,前海栈桥。就是说我第一次看的海,是中国地理上所说的黄海。我是非常喜欢地理的,从小除了语文成绩拔尖外,就数地理成

详细内容

小白狗爽约了,真相却让我无比震惊

时间:2018-01-09     作者:刘墉   阅读


每当冰雪的日子,看着两侧人家帘帷深垂的窗子,总会想起那只小白狗,总觉得它突然会从某一个窗帘下钻出头来……


初到纽约那年,每次为了到远在牙买加区的学校上课,我总得走一段路去搭巴士。纽约的车子并不像早先在国内想象得那么准时,有时候可以让人等上二三十分钟。


那是一栋老旧的红砖房子。对着车站,则是人家的窗子,总是垂着已经褪了色的、想当年应该是黄色的窗帘。


又是一个寒冷的日子, 车子还是不来,我正冻得发慌。突然,身后人家的窗帘间,探出一个小脑袋,原来是只可爱的小白狗,费劲地撑着颈子向外张望,对我凝视。它有着棕黑色的眼睛,好亮好亮,还有那黑色的小鼻头,顶着窗玻璃猛呼吸,似乎想嗅出我的味道,却呵出了一片水蒸气。


我对它挤了一下眼睛,它似乎十分兴奋,玻璃上的水蒸气也跟着扩大。那窗帘不断地颤动,相信它的尾巴也正在后面不停地摇摆。我吹了两声口哨,它的耳朵抖动,眼睛好像更亮了。


突然一双大手由窗帘后伸了出来,把它的身体抓住,它更一下子消逝在帘后。


尽管如此,这只小白狗的出现,竟然使我忘记寒冷,巴士也在不远处转了过来。


第二天,我又到车站等车,看看窗子,没有小白狗,不过我还是吹了吹口哨。它没有出现,我又吹了吹。窗帘开始颤动,先是露出两只小脚爪,趴在窗台上,跟着那黑黝黝的小鼻子,狂猛地呼吸着,小白狗又钻了出来。


于是每天下午两点多钟,我去车站等车时,总要以口哨声把它唤出来。当它一直不出现时,我就一直吹,非把它叫出来不可。而多半的时候,它都会出现,每次总狂喘着气,像是有好多话要对我说似的,只是过不了多久,它的主人就会不通人情地把它抱走。


有时候我会带上几块牛肉干,那是由台湾寄来、疗治乡愁的奢侈品,我却愿意与小白狗共享,可惜它只能隔着冻了冰条的窗玻璃一个劲地吸气,却始终没能如我所盼望的,从不远处的正门出现。


那是我到美国所经历的第一个隆冬,一个异乡游子,“岁暮乡心切”的冰雪的冬天。这可爱的、不知名的小白狗,倒成为我第一个隔窗心会神交的朋友,它似乎能预期我的出现,有时当我走向车站,老远已经可以看见它那仰着的头。


其实那窗台不是不宽,但它从来不曾在上面坐过,所以只能仰着脸张望。倒是有两回大雪过后,我将脸贴着窗子,亲过它一下,虽然是冰冷的玻璃,却有许多会心的微笑。过去它是我聊慰寂寞、忘却寒冷的盼望,渐渐我似乎也成了它的盼望。


岂料,就在冬将残,树梢已经燃起新绿的一个午后,当我又如往日般与它无声地交谈时,突然窗帘被拉开半边,一个肥胖的老女人,隔着窗子不知道对我还是小狗喊了几声,从此,小白狗就再也不曾出现过。


不管我把口哨吹得多响,那窗帘依旧深垂。我由盼望、等待,到失望、气愤,一只小狗怎么能整天关在屋子里呢?它的寂寞必有甚于我啊!有时我特别在假日散步到那栋公寓附近,也从不曾见小白狗出来走动,倒是老女人,老是呼朋引类地进进出出。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却不能取代我对小白狗的盼望。


暮春,我在学校附近买的房子完成了交屋手续,当朋友们帮我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去了新居,我却要求它们再开车送我到原来的住处附近,到那车站——我决定去敲老太婆的门,向她抗议,要求她立即改进对小白狗的态度。


我按了门铃,对讲里机传来老太婆的声音。我对她说明来意,并希望再看那小白狗,道声再见。


“是我移走了窗边的椅子,不希望它去看你;你也最好不要见它,因为你会失望!”


“它死了吗?”我大吃一惊,“它病了吗?”


“都没有,跟以前一样!”


“那么让我再看它一下吧!因为它帮助我度过了一生中最寒冷的冬天!”


“既然你坚持,就到你常站的那扇窗外等着,你就会知道,它每次要花多大力量,才能张望到你。”


我飞走到窗外,欣喜地吹着我常吹的口哨,心几乎要跳了出来,这是与久别的挚友即将重逢的一刻啊!


窗帘被拉开了,老太婆站在窗后,弯下腰,终于我日夜盼望的小白狗又出现在眼前,老太婆把小白狗缓缓举起,我震惊了,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那可爱的小白狗,竟然……竟然没有两条后腿。


摘自《故事会》文摘版2016年第3期 原题:《小白狗》

一剑人间宣传.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