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中国诗坛 >>综合 >> 当代华语诗坛:洗劫被我们弄丢的可爱呀
详细内容

当代华语诗坛:洗劫被我们弄丢的可爱呀

时间:2018-01-09     作者:小树儿   阅读


先端上一碟前戏啦:

 

《我作了一首诗》

 

我很伤心 不会笑的那种

我很快乐 不会哭的那种

我很喜欢你 不要钱的那种

你很可爱 无法形容的那种

 

呜呜呜呜呜

哈哈哈哈哈

嘻嘻嘻嘻嘻

啦啦啦啦啦

 

2018开年以来,我走访叨扰了上百件被分行的文艺作品,其中包括“东西方诗人大学生诗歌奖”的50位入围者的文本,以及《诗刊》《诗草堂》的新刊近品还有公众号们精心捧托的各线新诗作者们的玩意。

但我得说,上面这首,是我体验过的,唯一一首能被称作好东西的华语现代诗。

关于《我作了一首诗》更夯实的诗评会在近期推出;咱们接着聊。

我是小树儿,别的名字我不怎么瞧得上。看看我的成绩:

我呢,曾获第三届中华校园诗歌节一等奖、第四届中国诗歌节三等奖、第十一届全国大学生文学作品大赛三等奖、第一届晚风文学联赛短诗大赛优秀奖、2017中国(张家港)长江文化艺术节第五届“诗歌里的城”作品征集活动优秀奖、第十三届绵阳迎春诗会优秀奖、第六届中国校园“双十佳”诗歌奖提名奖。曾在《星星诗刊》《飞天》《剑南文学》《沙洲文艺》、首都师范大学麦芒诗社官方微信公众号“麦芒诗社”等发表组诗、独诗、诗评。

我贼厉害吧。

厉害个屁。

圈内人都知道,挂号三等奖、优秀奖跟提名奖的诗,都不是什么高级货,扔超市里,就是临着过期赶紧毁了身价要倒腾出去的泡面酸奶。

是凑数的。是垫在水煮牛肉和毛血旺裆下的豆芽。

然,我的东西们,是吗。

是个屁。

华语诗坛站得笔挺地来到了一个最糟糕灿烂的时刻。

糟烂,很方。

中国的诗,几千年都是跪着的,盛唐李白也一样。举头望明月得跪,春风拂槛露华浓得跪,宿鸟归飞急得跪。

什么是跪,膝盖疼了,人软了,眼前的世界高大起来,当头的月亮光明起来,要滴下泪来,是跪。

便是诗。

如今可不同了。老辈儿的诗人放不下心,满心满肺的精密可人的圭臬秤砣揣着,训诫年轻的诗语操持者,写诗不是编段子,不是吐露口水大白话,要有火车驶过,要有海峡隔着,要乳名卷土重来,要那乡愁连轴转地勃起着。

小诗人们可乖了,听话得不得了。诗写得越来越像我们曾经读过的那些漂亮句子。

越来越像。

像。

大象有两根鼻子,就是像。好玩吗。

新老诗人们,胸膛拍得啪啪响。他们好像从来不逛新筑的金融中心,他们不使用十二色眼影盒与VR的动作爱情,他们也不乘坐地铁飞机,他们手里不曾攥住过手机平板无线鼠标,拿捏的仍是换不了芯的笔。

不换心,便是鄙。杜甫的蜀相祠堂千年不上新,照旧有人光顾他的店。

因为他千年前死了。

是绝活。绝了,才活。

他们绝了吗。

绝个屁。

他们日复一日地往返翻覆于古玩街,他们新建了大颗大颗的文件夹,ctrlV自己的爷爷和爷爷的爷爷和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和老远老远的那些个爷爷们进去。

他们是中华灵魂的坚挺者。

伟哥吃多的人,有那么一天,会趴不下去,会弓腰驼背歪瓜裂枣地萎进医院,灰溜溜地恳请凉棚收摊儿。

凉棚收摊儿,是为了明早接着生意兴隆。

说亮话了:当代华语诗坛,老一代作者对诗歌评论的话语权有变态的执念,新一代对老一二三四五六七啦啦啦代有变态的崇拜,舔足称臣。

举个大栗子:飞机杀死了大多数城里人的乡愁。我们只想家,我们不愁乡。

诗人不需要有诗人的模样。诗人不需要有以前的诗人的模样。跟张若虚打过照面的月亮,上个世纪就被美国人踩了,月亮再串门,不能又是“海上明月共潮生”。它可能得共个iPhoneX生才有意思。

咱们是能用网络找到赫本和跳蛋的一代人,我们不需要那些关节发炎的句子。

小树儿忍不住了。

小树儿捣鼓了“今宵与犹恐”,表达自己的当代华语新诗观:

前辈们,要么往前,要么靠边。

新人们,跟我走。

华语新诗的突破点,就在段子诗和口语诗的手里。

你要是写其他类型,别忘了,新建文件夹,也新建文档。

“今宵与犹恐”推介小树儿觉得值得阅读收藏的新近出版的诗集。

“今宵与犹恐”评论网友们的投稿作品,分析近期国内诗歌奖项的获奖作品。

“今宵与犹恐”评论新老电影,因为电影的骨肉相思=诗歌的骨肉相思。

“今宵与犹恐”设立自己的诗歌奖项,评诗标准百分百按我的来,我再不受那气了。

周奖“今宵奖”,每周由我按我的诗观,选出一首,我会发送9元的微信红包给作者。

月奖“犹恐奖”,每月由我从周奖以外的作品中选出一首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的作品,我会为作者寄出一件小礼物。

年奖“GOODNIGHTANDGOODBYE”奖,每年由我从当年的周奖及月奖获奖作品中选出一首最骚的,我会发送199元的微信红包给作者并寄出一件小礼物。

我不要那些即使把作者名字换成老古董们好像也OK的诗,我不要那些太像诗的诗。

我要所有人来,半岁的或者过了半个世纪的,都来;我要女孩子来,我要男生来;我要喜欢蕾丝的人来,要choker上瘾的人来,要重度奶盖迷恋者来;我要不穿安全裤的来,要安全裤腿比裙边还低的人来;我要善良的来,要坏坏的也来,要鬼马精灵的都来;我要老司机来,也要科一挂了两次的来;我要喝枇杷膏的来,要酒精沉溺者也来;我要护士来,要病入膏肓的都来;我要写了一千首诗的来,也要憋着一口处女秀的人来。

来。

给我看你的尿频尿急。

给我看你的失之偏颇。

给我看你的心花肉火。

所有错的,我都不想错过;所有对的,别来找我就对了。

每人每周限投一万首,仅接受自荐,不接受他荐。word文档敲过来(897086598@qq.com),字体字号你开心就好我看得见就好。附上姓名或者笔名或者艺名、性别、年龄、微信号、邮箱、详细地址、手机号码以及你的职业。女孩子可以附上超清彩图蟹蟹您。

希望错的你找上错的我,一起做一件超级对的事。

诗歌是我一生挚爱,它必须有趣,必须骚得遭不住。

管你是谁,跟我来。

洗劫被我们弄丢的可爱。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