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图书码头 >>诗集推荐 >> 雪女诗集《无尽的长眠有如忍耐》出版
详细内容

雪女诗集《无尽的长眠有如忍耐》出版

时间:2018-01-26     作者:雪女   阅读

1516960999611606.jpg

▲《无尽的长眠有如忍耐》

精装。雪女著。

精选诗人十余年诗歌100首。

长江文艺出版社2017年11月出版。

联系本网,可购买签名本。


雪女2.jpg

诗人简介:雪女,本名胥永珍。诗人、作家、摄影师。1962年生于山东,3岁随父母迁往黑龙江,1991年移居合肥。八十年代中后期诗歌练笔,2005年8月触网,开始网络多种文体写作。出版散文集《云窗纪事》,诗集《无尽的长眠有如忍耐》。


他们说


陈先发

雪女在处理诗歌创作中一种危险的平衡关系上显示了出色的能力:她的语言肌理密实但内在空间开阔、结构紧致但语义保持了充足的弹性、语调有明晰的自控节律但往往又释出况味无穷。  



张执浩

2008年前后,我读到了雪女的《雪人》《华丽的悲伤》和《四人房间》等一批诗,感觉到一个优秀的诗人已经慢慢向我们走来。尤其是我在读到了她的那首《乌镇百床馆》后,已经毫不犹豫地认定,这是一位具有语言杀伤力的诗人。


余笑忠

雪女的诗使我想到一个老派的词:达观。我喜欢它的豁达,它的不动声色,以及它所保留的无法最终解决的冲突带来的含混。我们完全可以期待,她的诗歌写作会迈向属于少数幸运者的开阔之境。                                                      

李南

雪女的可贵之处在于从简单的细节入手,调动起自己对诗歌、对生活的虔敬之心,走入语言的深处,从而使诗歌富有了饱满、深刻的向度。


魏天无

与不少诗人相比,雪女抒情的内驱力更为强烈:“我也醉心于美,愿意与纯净的事物/ 融为一体……/ 但多数时候,我是从大地的千疮百孔中/ 获取悲伤的力量”。只不过,这悲伤里有一种温婉,一种“残酷之美”。


《无尽的长眠有如忍耐》诗选



▍我们了解最少的自然力

 

我们总是想飞起来,像鸟儿那样

幻想御风而去的轻盈。

霍金却说,重力

是我们了解最少的自然力。

那年八月经过夏豆山,女导游

作为当地风物的知情者,

告诉我们一桩神秘事件。

她说,这座山上听不到鸟鸣,

也看不到飞翔的翅膀,你只能目睹

遍野横陈的鸟类尸体。

每至暮年,它们从四面八方飞回,

不是云集天上,而是一头栽下

归息在密林深处。 

2013年7月10日



▍华丽的悲伤

 

冰雪消融。河面上倒映着秃枝。

一棵即将复活的杨柳以下垂的姿势

接受洗礼。有那么三两只鸟

站在枯槁处,歌唱枯槁本身的永不回返。

永不回返指什么?当我们

心怀悲伤又不能大声哭泣,

悲伤同样长出了叶子。阵阵暖风掠过,

一河春水,两岸蓊郁。 

2008年3月11日



▍立春

 

今日立春,我在厨房里烙着面饼。

食物的香气溢出,弥散到各个角落。

玻璃窗上,清亮的小水滴一颗颗滑下,

仿佛在为热气腾腾的生活迫降。

光线从水滴滑过的缝隙射进来,

盛放食物的容器和空着的容器,

都有了完美投影。

而我,不仅仅在准备早餐。

窗外残雪消融,我更喜欢待在厨房

与简单古朴的瓶瓶罐罐共度时光。

青花瓷碗中,一株开花的水仙

足以缓解我清晨的饥馑。

时光从容安详,我怀揣心事,

从各种寂静中碰撞出各种声响。 

2015年2月4日



▍初春

 

细雨涤亮了窗外蒙尘的树叶。

树叶仿佛新生,又携带着

往日的苍青之色。

鸟鸣声有多么清脆,

无喉者就有多么寂静。

鸟儿抓住的那一段树枝,

因被实证而

轻颤不已。

 

万物萌动,不假思索。

体内不再发芽的人,

被他们的亲人抬到了山上。

满山的大雾呵,虚无缥缈的大雾,

却也能沉降到世间遮人眼目。 


亲爱的,我转述这些身边景物,

没有哪一样不是悲凉丛生。 

2012年3月7日



▍暴雨如注的一天

 

早晨拉开窗帘,天光暗淡。

雨水在各种物体上敲击和声。

高大的树木在高处颤抖,

低矮的花草在低处呻吟。

鸟叫尖细急促,蛙鼓此起彼伏。

自然的合奏将倾听的我排除在外,

又将沉思的我卷入深渊。

临窗而坐,守持宁静,

却止不住天地间的阴郁狂躁。

黄昏时分,我已生出植物的肤色,

动物的哀鸣之心。 

2015年6月28日

 


▍雪中清晨

 

每一根枝条都接住了雪。

在这凛冽的早晨,它们

暂时停止摇曳。

 

欢乐或凄苦的摇曳

从未使它们离开过半步。

 

此刻,我是否可以称呼

这些与活跃起来的动物相对峙的静物

为寒骨,为翘楚,为站住的世界

向跌落的世界保留的耐受力?

 

环绕着它们的,是飞鸟、走兽、行人。

离开它们的,也是飞鸟、走兽、行人。 

2013年2月19日



▍雪人

 

你既是雪,也是人。

黑眼睛,蓝鼻子,红嘴唇。

小心提防,冰冷的身体

向有温度的身体无端崩溃。

既是人,也是雪。

你借用一个纯洁念头,而不是躯壳,

团聚着内心的一场齑粉。 

2008年2月18日


 

▍有所忆

 

由于遇见你,我部分地长大了。

但我从没和你说过一句话。

钻天杨在半空喧哗,无垠旷野

都随我陷入了沉寂。

冰冷的针管,二三种药片,

医治着我的疑难症。

隔壁病房的少年,再一次

违背了医生的嘱咐。

就在那年秋天,我重拾信心,

谨慎维护着对成人世界的热忱。 

2008年11月12日



▍以另一颗心脏跳动

 

绿皮火车向南奔驰。

铁轨闪亮,荻花飘荡。

悠长而嘹亮的汽笛声中,

我沉沉入睡,你却从混沌中觉醒。

 

你动了,在我跳动的心脏旁

以另一颗心脏跳动。

你动了,用你最初生长的四肢

搅起我最初的惊喜。

你动了,微微开启的眼睛

张望着海水般包裹你的神奇迷宫。

你辗转于我的体内如同

我辗转于茫茫大地。

 

如此亲密,又如此陌生。

你是我肉体中的肉体,生命中的生命,

而我对你却一无所知。

 

一无所知地担忧,一无所知地盼望。

我尽成人之力孕育你健全的体魄,

你奉婴儿之名赐予我饱满的母性。 

2016年7月6日旧诗修改



▍晨练的夫妻


他沿着校园跑道缓慢行走。

被一条病腿拖着,他已跟不上昔日的步履。

昔日何其匆匆,而来日也不可追。

他索性让另一条腿也慢下来,

以使身体倾斜得不那么厉害。


他的妻子在他前方一米左右

倒着走,与他面对面同行。

他向前走多少步,她就向后退多少步。

晨光中,这一对发亮的人宛如在舞蹈。


她退着,退向更广大的空间。

他亦步亦趋地相随,恰好跟得上。

2015年10月6日




▍抽屉里的依据


拉开橱柜上一只白色抽屉,

往里面摆放针线、纱布、药瓶和剪刀。

这些连缀破碎生活的依据,

要准备随时被找到。    

2005年11月11日



▍每日的恩典

 

上班途中,巴士车总要经过

一段废弃的铁路而引起颠簸。

旧铁路既不通车,又不拆除,

枕木与枕木之间野草杂芜。

并列的钢轨上,始终有两道

悠长的光柱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仿佛上帝在那里蹑足梭巡。

从窗口望去,一座白色小教堂

像脱轨的火车头歇息在铁路一旁。

圆顶上的十字架喷涂了大红油漆,

以抵御自然风化和人间烟尘。

那座教堂我从未去过,但被看见,

它就是为我而设。这恩典每天

如期而至,从日升伴随我到日落。 

2016年9月16日



▍乌镇百床馆


她用半生时间消磨在床上,仅仅是

不让身体倒在其它地方。

当睡意来临,病痛与情爱

需要一张新床铺,

她选中了红木制作的。


漫长的岁月中,她不擅出双入对,

跟男人分居多于跟自己分居。

在曾经喜爱的松木床、桦木床或樟木床上,

她不断把自己放平,放低,直到

彻底放弃。模拟幸福表情,现出痛苦状。

闭上眼睛的样子,形同死去。

昏睡,生病,做爱,形同死去。

而她不屑于将这些卧具

称之为坟墓。


是否有一张床,让她

得到过安歇?中年以后,

她爱上了一丝不挂的裸睡,

并渴望缩小成婴儿。

2009年3月25日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