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作家神姿 >>随笔散文 >> 叶燕兰散文:父亲
详细内容

叶燕兰散文:父亲

时间:2018-01-30     作者:叶燕兰   阅读

叶燕兰.jpg

作家简介:叶燕兰,1987年生,泉州德化人,现居晋江。生活之外,相信存在与表达的力量。有诗歌和散文散见《泉州文学》、《海峡诗人》、《泉州晚报》、《厦门日报》等报刊并获奖。


父亲


父亲与我,实在找不到贴切的形容词。一个简单的好或者不好,似乎都不能表达我们的父女关系。

  

记忆中的他,瘦高个,偏着脑袋不爱说话。这几年再看他,还是那么瘦,却仿佛没那么高了。我们姐妹回去,他开始会眯着眼睛,露出年轻时就齐整的牙齿。他和奶奶住在老家,种种原因,一年到头我们只见上两三面。每回他都表现得若无其事,斜倚在不远的墙根,问一些工作和生活上的小事。大部分头都低着,摆弄着手里的小物件,有时是一盒香烟,有时是一个旧打火机。抬眼的时候,可以看到他眼睛里闪过光,应该是对刚提到的话题感兴趣,但立马就转黯淡了。


父亲平庸了大半辈子。不曾光鲜过,也谈不上有大过错。好赌,又赌不好,赔了夫人又折兵。旁人嘲弄他不务正业,母亲控诉他不负责任。他得到的唯一肯定,是活该如今孑然一身。五十岁于他,大概是熟知天命,却不尽如人意。后悔了吗?或许只有日日夜夜伴着他的国宝老宅知道。我所知的,是他越来越主动,一改从前干等我们姐妹三人轮番关心的脾性。开始时一月一次,慢慢地十天半月一次,后来固定成一星期一次。每次他的话都很少,我也是。吃了吗,在干嘛,照顾好自己,说完这些只剩呼吸的颤动与沉默。挂了电话,我总在心里自责,随后告诫,下回一定多说点,比如问问老家门口那棵老罗汉松是不是更老了。


人言父爱如山,我看青山愈发落寞。儿子出生后,我一心扑在他身上,几乎忘了沉默的父亲。一天接到他电话,让我发几张外孙的照片给看看,这才想起小儿四月有余,父亲只在出生当天抱了一下。他说请了别人教怎样使用微信,想跟小宝宝视频。我就发起了视频聊天,隔了好一会儿他才接起来,一张黝黑瘦削的脸占据了大半个屏幕。儿子对着镜头手挥脚蹬吚吚哑哑,父亲在那头一个劲地说,笑一个,笑一个。我也转头逗儿子,笑一个,笑一个,眼泪悄悄地落了下来。

    

他也曾初为人父,手足无措又满心满意。半夜哭闹不睡,抱着我在他肚皮上轻轻摇晃。缠着有人玩耍,让我坐在他的小摊前,给我买两块钱一个的红富士啃。生日为我从县城带回乡下难得一见的大红色衣服,尺码小了一号穿在身上小肚子紧绷绷……

    

这些事情这么小,老父亲应该早忘记了吧。而我的岁月却像一面放大镜,越细微,越凸显。

    

以前总在想,以后一定要成为好妻子,好母亲,让子女拥有完整的家庭。自己过上了柴米油盐的日子,才渐渐觉得生活从来不易, 若能且行且珍惜,已是平凡世界中的小确幸。

    

爸爸,我相信爱是好的,你无需为此感到羞惭。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