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当代文坛 >>作家 >> 作家徐贵祥:文学的“战场”与“耕地”
详细内容

作家徐贵祥:文学的“战场”与“耕地”

时间:2018-02-05     作者:中文在线   阅读


徐贵祥是一名军人,也是第六届茅盾文学奖的获奖作家,但他却说:“当农民是我最大的梦想。”徐贵祥希望能有一方土地,自己锄草种地。 徐贵祥的言行一如他的着装,质朴且不加修饰。淡淡的话语中流动的是他对文学的信念和执著。


作家简介:徐贵祥,安徽六安人,1959年12月出生,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家军事文学委员会主任 ,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

 

中篇小说《潇洒行军》,获《昆仑》1991至1992年优秀作品奖;

中篇小说《弹道无痕》获《解放军文艺》1991至1992年优秀作品奖,据此改编的同名电影获1995年“五个一工程”奖、中国政府电影华表奖;

中篇小说《决战》获第7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

长篇小说《仰角》获第9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

长篇小说《历史的天空》获第3届人民文学奖、第10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第8届“五个一工程”奖、第六届茅盾文学奖,改编拍摄32集同名电视连续剧。

“战争经历是我宝贵的创作源泉”


徐贵祥开启军旅文学生涯有两大机缘,一是战争,二是英雄。


徐贵祥参加过两次自卫反击战,荣立过两次三等功,曾长期在部队基层工作,带过兵,他还替一位将军整理过回忆录,采访过100多位将军和老干部,听这些老将军描述真实的战争经历,他对战争有了更真切的感受。

 

1979年,徐贵祥还是新兵的时候,就上了前线。那时,他是一位满怀激情的热血青年,满脑子英雄梦想。奔赴前线的军列上,他设计了很多花团锦簇、浪漫雄奇的战斗场面。那时的徐贵祥也的确勇敢。和很多看战争电影长大的年轻人一样,他一直梦想着有一支自己的手枪。没想到刚进入战地前沿,机会就真的来了。

 

刚刚开进战区第一天,步兵同对方交火了,不时有牺牲的战友和伤员从火线运下来。徐贵祥所在的炮兵部队奉命隐蔽。就在寻找隐蔽地的过程中,徐贵祥突然惊喜地发现,在一个炮弹坑的边上“躺”着一把手枪。他瞅瞅四下没有人,毫不犹豫地一头钻进甘蔗地,猫腰向手枪的位置快速移动。担任警戒的同年兵王强大惊失色,急得大喊:“徐贵祥,你干什么,小心地雷!”

 

徐贵祥根本不理会,折断一棵甘蔗划拉那把手枪,好不容易拿到手,才发现原来只是个空枪套!他快速返回了车队。就在徐贵祥快要跑到王强身边时,身后传来爆炸声,一发炮弹落在了枪套躺着的地方。两个小时之后,他们“货真价实”地投入到第一次战斗,战史上记载那次战斗的全称是“复和外围环形高地进攻战斗”。这次战斗涌现了一位著名的战斗英雄王聚华。

 

徐贵祥对于这场战争经历有过这样的描写——

 

“正在装填炮弹的王聚华全身数处负伤,生命垂危之际,他端着已经上了引信的炮弹,顽强地挺立着,睁着血肉模糊的双眼,用尽最后的力气……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指导员赵蜀川转身看见了雕像般伫立的王聚华,大叫一声冲过来,接过王聚华手中的炮弹,猛力推进炮膛,按下发射手柄。炮弹呼啸出膛,避免了炮毁人亡的悲剧……”

 

徐贵祥见到英雄,也见到人性,见到斗志昂扬,也见到惨烈伤痛。他不仅是战争的记录者,更是亲历者,有的战友中弹倒下时的鲜血,就洒在他的身上;有的战友牺牲前最后的嘱托,还回响在他耳边。那是他人生中刻骨铭心的分分秒秒,也是他记忆里魂牵梦萦的山河故地。

 

正是因为这些战场上的经历,后来,根据他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历史的天空》播出后,一位80多岁的老战士拉着他的手,笑着告诉他:“说了怕你们不信,那个时候我们就跟电视里演的一个熊样。”


徐贵祥坦言,“战争经历是我宝贵的资源。我可以在战争的记忆库里无限地开发。”真实的战争和想象的战争有很大差距。想象中的战争,是理想化的也是理性化的。文学作品只是用日常生活经验想象战争,真实的战争永远丰富得多,不管是客观的遭遇还是心理的感受,远远复杂得多。一个没有参加过战争的作家和参加过战争的作家,笔下的战争永远是不一样的。

 

也因为参加过战争,徐贵祥对战争的理解要真实得多。这一点,他从来都非常自信。在此后进入文学创作的三十年来,战场上的记忆仍然历历在目,那些和他一起承受艰难、憧憬和平、追求胜利、顽强不屈、渴望和平的战友们,他一个也没有忘记。“他们就像棋子一样被我在心中摆动,仅仅用英雄主义精神和爱国主义精神来解释他们是不够的。”

 

“当农民是我最大的梦想”

 

徐贵祥小时候喜欢看小说,以战争文学作品居多,有《烈火金刚》《敌后武工队》等国内作品,也有苏联卫国战争作品,还有雨果的作品,那时他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当兵,一个是当作家。

 

后来他当了兵,参加了战争,当作家的梦想重新点燃是源于一个契机,参战归来别人给他写了一篇特写《铁鞋踏破千重山》,发在《解放军文艺》上,他看了很激动,周围有很多英雄故事,为什么不能自己写呢?于是他拿起笔来开始写。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正是文艺复兴大潮涌动的时候,无数人怀揣当作家的梦想,他的写作热情很高,投出去很多作品,但大部分石沉大海。

 

参加自卫反击战时,在战斗间隙,他还在昏暗、潮湿的营房里坚持写,生死未卜,他一边写一边有一种悲壮的感觉。直到1985年,他第二次参战归来,在众多信件中发现《小说林》杂志刊登了他的中篇处女作《征服》,很受鼓舞,从此写得更加勤奋。1989年他考入军艺文学系,他生活积累丰富,也富于激情,在军艺的学习使他的创作更上一层楼。后来他在解放军出版社工作,工作环境又使他对战争史、党史等历史知识耳濡目染。他一篇篇地写,一步一个脚印地走着自己的路。

 

后来,从《仰角》到《历史的天空》《明天的战争》《八月桂花遍地开》《高地》《特务连》,徐贵祥以几乎一年一部长篇小说的速度敲响当代中国文坛,且每部小说均反响热烈。   

 

一次次作品获奖,一部部小说改编后的热播,让这位一直默默创作的“业余作家”(徐贵祥自己评价说)从幕后走到了台前。这位出生于安徽霍邱,如今身在北京的皖西人,深深眷念着故乡的一草一木、每一寸土地,时刻关注着家乡的一举一动。在他的办公室里就悬挂着一幅家乡地图,每每回乡了解到家乡的细微变化,回京后,他都会在地图上一一标注:街道的拆迁、公路的取直……   

 

一个对故乡有如此深情的人,也一定是一个情感细腻丰富的人。的确,认识徐贵祥的人都能充分感受到他作为“江淮人”特有的细腻中带着粗犷、粗犷中包含细腻的性格。更深入了解徐贵祥,还得从了解他的小说开始。凭着《历史的天空》一举获得第六届茅盾文学,登上中国文学最高荣誉奖台的他,成名后,依旧本色低调。

 

正如他在获奖感言中所说,“我和我的读者一起成长,我要以更虔诚的态度、更纯洁的情感去创作。”他也确实用行动回报了读者,回报了社会。


“我是写作的人,我也在培养写作的人”


坐在教室里,徐贵祥已经就任文学系主任四年有余,此时。从文学系培养出来的学生,到今天肩负培养学生的重任,这条路走了多远,应该走多远,只有他知道其中的分量。“我是写作的人,我也在培养写作的人”,徐贵祥对于自己的教师身份这样描述道。

 

与古代教育旨在培养“能写作的人”相比,今天的文学写作专业培养的是“以写作为职业的人”。这跟今天日益扩大的文艺市场相呼应,跟文化产业的人才需求相配合。徐贵祥介绍到,高校文学创作专业的设置,跟国外突出技能训练的创意写作一脉相承,它有这样的理论预设:一是,合格的职业写作者是可以培养的,而且培养是有规律、方法可循的;其次,设专业也好,开讲堂也好,都是提供外部条件,好比我们可以提供阳光雨露,使种子生根开花,结出果实,但最终能否成为文学“奇葩”,结出文学“硕果”,还是要看种子自身。

 

这几年,徐贵祥一直都在摸索,想了很多办法寻找最佳途径培养“写作的人”。从结构到语言,既有普遍性教学,也有针对个人、针对特殊性的手把手教学。同时,他也组织了一些在校学生突击创作训练,和《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人民文学》等报刊联合组织军事文学专版、专辑、专号,用这种形式营造创作氛围,推动学生创作。而师生作品合集《好一朵茉莉花》,便是徐贵祥牵引教学的创意实践。

 

2015年上半年,徐贵祥答应为《解放军文艺》写一个抗战题材的中篇小说,在创作过程中,他考虑到要同教学结合起来,特意做了一些设计,人物形象半明半暗,情节结构时续时断,意在鼓励学生以此为基础,改写、续写、补写,创意为“节外生枝”,作为教学的有益补充和创作的有效训练。

 

徐贵祥的想法是,尝试性启动,探索式前进,根据兴趣和创作实力,发动部分同学参加,课外展开,待经验丰富了,路径熟悉了,理论成形了,条件成熟了,将作为文学系创作训练的主要课程。这个想法同时也得到了学生的热烈响应,仅仅一个暑假,就完成了15篇再生作品。

 

东方出版社对这个创意很感兴趣,主动要求合作,暑假结束不久即出版了师生作品合集《好一朵茉莉花》,封底印了这样两句话:小说之树开放的小说之花,作家之手托举的作家之星。这两句话,正是徐贵祥希望达到的目的。

 

“我们的训练还在摸索当中,我的学生还很稚嫩,但是,这几作品表明,至少,他们已经上路了。”徐贵祥说,“我是多么希望他们走在我的前面啊,那一天也许并不遥远。”


《历史的天空》内容简介


一片历史的天空,一段奇特的人生,一部铁血男儿的成长历程,一首战争与爱情的千古咏叹。精美的笔墨饱含着战场智慧、官场兵法、情场艺术。掩卷凝眸,那如诗如歌的岁月便在你的眼前冉冉升起……


作品以抗日战争为主要背景,刻画了梁必达、陈墨涵、朱预道等抗日军人形象,展示了一帧雄阔壮烈的民族战争画卷。乡村青年梁必达等人因逃避日军追杀到凹凸山投奔国民党军,阴差阳错闯进了八路军的根据地,从此就走向了战争和政治,他逐步显示了优秀的品质和卓越的智慧,由一个不自觉的乡村好汉成长为一名足智多谋的指挥员,最终修炼成为一名具有高度政治觉悟和斗争艺术的高级将领。


一剑人间宣传.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