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中国诗坛 >>综合 >> 周文龙:诗要写得有点嚼头才好
详细内容

周文龙:诗要写得有点嚼头才好

时间:2018-02-07     作者:周文龙   阅读


写诗要有味道,有嚼头。古人论诗,特别看重“诗味”。南北朝时期的著名诗论家钟嵘在其《诗品序》中说:“言有尽而意有馀,使味之者无极,闻之者动心。”这句话中的“味”是名词活用为动词,意思是说诗要写得新颖别致,含蓄有味。唐人司空图在其《与李生论诗书》中说:“文之难,而诗之尤难。古今之喻多矣。而愚以为,辨于味而后可以言诗也。”接着他又以醋和盐作比,进一步做了说明:“江岭之南,凡足资于适口者,若醯(醋),非不酸也,止于酸而已;若鹾(盐),非不咸也,止于咸而已。华之人以充饥而遽啜者,知其咸酸之外,醇美者有所乏耳。”司空图的意思是说:单纯的醋只是酸的,单纯的盐只是咸的。即使是饥饿的人也只能浅尝辄止,必待大厨在烹饪时进行适当的调配,令食物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呈现一种醇美之味。这样的醇美之味,已非原先醋的酸味和盐的咸味了。


毛泽东在《致陈毅》信中也说:“宋人多数不懂诗是要用形象思维的,一反唐人规律,所以味同嚼蜡。”稍有生活常识的人都知道,“蜡”是没法“嚼”的。“蜡”之所以没法“嚼”,是因为它不但没有可以入口的好味道,而且入口后还会引起反胃,令人作呕。而作为精神产品的“诗”,如果“味同嚼蜡”,岂不倒人胃口。


窃以为,诗需三贵一新。所谓“三贵”者,即贵真情、贵含蓄、贵形象也。所谓“一新”者,则指有所创新,力求新鲜、新颖、新奇。唯其有三贵一新,才能“言有尽而意有余”,也才能有品位,“有嚼头”。焦裕禄有句名言,“吃别人嚼过的馍没有味道。”那么,吃自己嚼过的馍有没有味道呢?焦裕禄没有说。其实,吃自己嚼过的馍也是没有味道的。现在,我们仍有相当一部分诗友虽然嘴里也讲形象思维,但在写作实践中基本还是逻辑思维,作品长期处于直白、空洞、题材重复、概念堆砌、政治熟语、标语口号式的状态。在这些诗友的笔下,一写春景,不是桃红柳绿,就是姹紫嫣红;一写煤矿,不是安全高效,就是治理瓦斯;一写国家形势,不是改革开放,就是高科小康……什么盛世啦,明君啦,铸辉煌啦,写新篇啦,等等等等,不一而足,老话套话一大堆,陈词滥调一串串,读来一览无余,“味同嚼蜡”,毫无诗味。当然,笔者并非一味地反对使用上述词语,问题在于怎样用,是死用滥用,还是活用偶用。


有一副对联写道:“无情岁月增中减,有味诗书苦后甜。”好一个“有味诗书苦后甜”!诗友们,请静下心来,认真推敲一番,咀嚼一番,辛苦一番,在上下求索中来品尝一下“有味诗书苦后甜”的境界之美吧。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