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中国诗坛 >>综合 >> 李宗平:杜甫的宿命
详细内容

李宗平:杜甫的宿命

时间:2018-04-14     作者:李宗平 来源:作家联盟   阅读


杜甫的宿命

作者|李宗平


公元712年(唐睿宗景云三年)对大唐王朝来说是个不平凡的年份。这一年,唐睿宗李旦迫于形势禅位给太子李隆基。李隆基绳绳继继,享九五之尊,改元先天,从而拉开了“开元盛世”的华丽帷幕。也是在这一年,被后人尊称为“诗圣”的杜甫呱呱坠地。


杜甫家族乃京兆杜氏,自汉魏以来这个家族就人才辈出,真正的名门望郡。杜甫祖父杜审言是高宗、武周时“文章四友”之一,累官修文馆直学士,其人文辞卓越,为人狂放不羁,史载:“恃才高,以傲世见疾”,属于地地道道的的狷介之士。杜甫父杜闲,官至兖州司马。由此可见,杜甫是典型的书香门第儿郎,官宦世家子弟。在古代中国,像杜氏这样世代“奉儒守官”的家庭,其培养子弟必以儒家强调的道德文章、学术事功为终极目标,而这种家庭出生的孩子一般具备两种特质:一、饱读诗书、经纶满腹、才华盖世;二、志存高远、匡世济民、安邦定国。他们“世治则以义卫身,世乱则以身卫义”,这是他们的人生信条也是他们的宿命。杜甫的人生恰好具备这两种特质,这是他的幸还是不幸呢?


年少时的杜甫,家境优越,父母宠爱,身逢盛世,社会富安,很是过了一段悠闲放荡的生活。他“七龄即思壮,开口咏凤凰”、“九龄书大字,有作成一囊”,他性豪嗜酒,疾恶刚肠,他结交名士,拜访贤达,浪迹吴越,漫游齐赵,春歌丛台,冬猎青丘。如此“裘马轻扬”,快意人生,何等洒脱!当然,在此期间那颗博取功名,入仕当官的心始终在躁动着,这是祖上的基因在他的血液里激荡,也是平生的抱负在他的心灵中撞击,他要“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


开元二十四年(736年),时年二十四岁的杜甫踌躇满志的奔赴东都洛阳参加进士考试,然而命运之神却未垂青他,他落第了。当然,对于心高气盛的杜甫来说,这次落第并未使他低迷消沉,他依旧壮游天地,潇洒人生。天宝三年(744年),杜甫与李白在洛阳相遇,这次相遇被闻一多先生盛赞为“青天里太阳和月亮碰了头”。是的,一个是诗仙,一个是诗圣,他们志趣相投、莫逆于心,杜甫敬仰李白,崇拜李白,李白欣赏杜甫,青睐杜甫。他们一路相伴,形影不离,杜甫直言道:“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这次游历使他们情好益密,次年秋,二人兖州作别,从此“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从此“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


天宝五年(746年)杜甫辗转到长安,经过玄宗三十多年的经营,长安已是冲天香透,锦绣成堆,一派繁华景象。目睹此情此景,杜甫激情叩击着壮志,豪气干犯着胸怀,那颗渴求功名,伸展抱负的心又澎湃不已了。此时的杜甫,年龄———三十出头,家庭———娇妻爱子,身体———健康无恙,才学———出类拔萃,经济———宽裕富足,世道———清平大治。嗯,他的人生似乎要开挂,因为一个人建功立业需要的基本条件他都具备了。天宝六年(747年),玄宗诏令天下之士,凡是“通一艺者”到长安应考,杜甫也参加了考试。然而,此时的玄宗早已被丰腴的杨玉环迷的丢了三魂六魄,“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朝政被口蜜腹剑、杖杜弄獐的李林甫把持了,李林甫担心会有士子在对策时揭露自己的恶行,于是在考试过程中层层设卡,处处刁难,以至于没有一个人考中,他竟然对玄宗说“野无遗贤”,而沉醉于杨贵妃的轻歌曼舞中的玄宗对李林甫的鬼话深信不疑。毫无疑问,杜甫落榜了,而此时他的生活也日渐困顿,他似乎意识到了这是冥冥中注定的,然而他的理想仍存,壮志依旧,只是他要变换一种方式是去实现,这种方式叫“投献”,我总认为这是他自我矮化人格,自我践踏尊严的一种方式。当然也是他坚守信念,实现自我的一种变通之法,这或许是他的无奈之举吧。 他“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 屡屡投诗献赋,极力攀附权贵,这些诗赋或歌功颂德或曲意奉承或露己扬才或自轻自贱,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希望权贵们能认可他、接纳他、举荐他、重用他。他吹捧汝南王李琎:“笔飞鸾耸立,章罢凤骞腾”,啧啧啧,汝南王你就像是鸾鸟凤凰,多么高贵啊,如果做了你的门客,我不会让你失望。他哀告左丞相韦济:“老骥思千里,饥鹰待一呼”,哎哟哟,我多可怜啊,就像老骥饿鹰,你快举荐举荐我吧。他还投献鲜于仲通、哥舒翰、张垍等,这里就不再列举了。投献如此之多,结果如何呢?一句话———热脸贴了冷屁股!书生杜甫未免太理想化了,他只看到了世界的光明、温暖、灿烂、扶持、同情、友爱,他只看到了人性的善良、正值、磊落、无私、坦荡、高尚,他没料到这世界还有黑暗、冷酷、阴谋、挤兑、打压、坎坷,他也没料到人性还有冷漠、贪婪、嫉妒、狡诈、虚伪、邪恶。


然而,他并不甘心。《新唐书•杜甫传》载:“天宝十三载,玄宗朝献太清宫,飨庙及郊,甫奏赋三篇。帝奇之,使待制集贤院,命宰相试文章,擢河西尉,不拜,改右卫率府胄曹参军。”苍天有眼,熬到了四十出头的杜甫在经历了一次次的碰壁、一次次的冷遇、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愤懑之后竟然因献赋得到了皇帝的首肯,被封为右卫率府胄曹参军,他有官可做了,他终于成了体制内的一员,关心他的人们都喜大奔普。然而,这却是个比芝麻粒还小的八品官。我们不知杜甫获知此消息后的心情如何,是百般激动后的万份失望还是屡屡失望后终于如愿以偿的满足?个中滋味,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但是,我们知道在接下来的岁月里他的人生将更加惨淡,更加艰难,更加潦倒,然而也更加自然,更加坚韧,更加豁达!


杜甫家道因其父病故日渐衰落,再加其常年在外漂泊,无稳定收入,举家陷入了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困境;四十多岁的杜甫饱受肺气肿、风湿病、糖尿病、中风、耳聋诸病折磨。他饥寒交迫、贫病交加。


这些肉体的苦痛他都能扛得住,而那些来自心灵的折磨,日日夜夜像毒蛇样咬噬着他,使他不得宁静。


天宝十四年(755年),“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歌舞升平的大唐王朝遇到了它的坎儿,这个坎儿风雨呼啸、山崩地裂。唐玄宗的宠臣———杨贵妃的干儿子———死胖子安禄山终于露出了他的青面獠牙,他疯狂的撕咬着大唐王朝。山河破碎、身世浮沉,无数人流离失所、骨肉分散。天宝十五年(756年)六月,安禄山叛军攻陷锦绣长安,“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唐玄宗仓惶出逃巴蜀。七月,太子李亨在灵武继位,改元至德,是为肃宗。这时的杜甫“自鄜州羸服欲奔行在,为贼所得”,他只身投奔肃宗的途中被叛军俘虏了,押解到长安,然而由于他官小位卑再加饭量极大,叛军觉得没什么价值,并未对他严加看管,他趁机脱身,目睹兵连祸结的长安,黍离之悲油然而生,奋笔写下了传诵千古的《春望》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感时伤怀,沉郁顿挫,忧国忧民,深沉热烈!


杜甫在长安是待不了了,这个给过他希望给过他欢欣给过他屈辱给过他痛苦的地方此时已无任何值得留恋的了,离开吧,人生毕竟还有诗和远方呢。   


至德二年(757年),杜甫自金光门出走,间道奔赴凤翔行在,危机中的肃宗倒也没冷遇他,给他授官“左拾遗”———一个咨询诤谏的从八品官职。落魄中的杜甫很珍惜这个官位,为了自己的生平抱负,为了不负浩荡皇恩,他要在这个位置上发挥应有的作用。很多读书人不谙世故,给个棒槌就纫针(认真),杜甫恰恰就是这号人物,他自以为是谏臣,他要犯颜进谏仗义执言,他也认为皇帝是明君,会虚怀若谷从谏如流。然而,他错了,非但错了还差点身陷牢狱。《新唐书•杜甫传》载:“(甫)与房琯为布衣交,琯时败陈涛斜,又以客董廷兰,罢宰相。甫上疏言:‘罪细,不宜免大臣。’帝怒,诏三司亲问。宰相张镐曰:‘甫若抵罪,绝言者路。’帝乃解”。杜甫与时任宰相房琯关系比较铁,房琯在战争中吃了败仗,肃宗已经很不高兴了,屋漏偏逢连夜雨,房琯的门客董廷兰又犯事了,肃宗终于龙颜大怒,罢免了房琯的宰相职务。左拾遗杜甫却不干了,他和皇帝杠上了,不就是犯了个小罪嘛,何况房琯还很有才干,至于罢官吗?肃宗听了愈发震怒,诏令三司审讯杜甫。后来多亏宰相张镐在肃宗面前疏解,杜甫才得以免受牢狱之苦,乾元元年(758年)被贬为华州司功参军。愤懑而无奈失意且伤感的杜甫赴任华州,彼时关中饥馑荐臻,贼寇蜂起,生存都成严重问题,遑论入仕当官。罢!罢!罢!杜甫毅然决然的弃官西去,乾元二年(759年)客居秦州数月,终日上山砍柴,采摘山栗,虽艰难度日,但身心自在。正如他自己所说:“罢官亦由人,何事拘形役”。是的,人最可贵的是不为形役的灵魂自由。


乾元二年(759年)冬天,杜甫流落到四川去投靠世交严武。在严武的资助下他结庐成都西郊,后世人称为“杜甫草堂”既是。严武又表荐他为检校工部员外郎,这是个挂名的虚衔,无俸禄,他真正的身份是严武的幕僚,由严武付给薪水。漂泊西南,寄人篱下,贫困潦倒,老病孤舟,褊躁傲诞,壮志难酬是他人生晚景的真实写照。然而也正是这种年龄这种生活这种阅历这种性格使他的诗歌创作在这时进入了黄金时期,如日中天。春夜细雨润泽,他说:“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这是人生的喜悦;秋日茅屋被风吹卷,他说:“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是人生的大爱;登高远眺,他说:“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这是人生的激昂;旅夜仰望星空,他说:“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这是人生的伤感……


大历年间,蜀中大乱,杜甫携家出瞿唐,下江陵,溯沅、湘以登衡山,客居耒阳。在去游岳庙的途中江水暴涨,被困舟中,数日不得食。耒阳县令是杜甫的忠实粉丝,得知偶像被困消息,急忙驾舟将杜甫迎回,好酒好肉招待,饥饿至极的诗人大快朵颐,不料这竟是他人生最后的晚餐,史载:“(甫)大醉,一昔卒,年五十九”。 


这个骑着瘦驴,穿着单衣,一脸愁苦,四处颠簸,心系苍生,胸怀家国的老头走了。他沿着祖上设计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入仕之道潦倒了半世,劳困了一生,现在,他终于归于大地归于宁静归于彻底的解脱了!这是他的宿命吗?


“草堂留后世,诗圣著千秋”。让我们用朱德元帅的这句诗做结语吧!


作者简介:李宗平,网名西凉泊客,甘肃武威人,现居住河北唐山,从事教育工作。离别家乡二十载,于岁月流逝中感念故乡,感怀故人,遂用文字抒发支离风尘,漂泊天地的感慨之情!


一剑人间宣传.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