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男诗人 >> 胡晓光:你只管种地,蓝天看得到
详细内容

胡晓光:你只管种地,蓝天看得到

时间:2018-04-25     作者:胡晓光   阅读

胡晓光.jpg


诗人简介:胡晓光,1963年出生,湖北大冶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写诗。曾在《散花》等文学刊物做编辑,后在某上市公司任高管。已出版《谷子的慈悲》等三本诗集。


胡晓光诗选

(选自《汉诗·雀尕飞》,张执浩执行主编,长江文艺出版社2017年10月出版)


睡莲

睡莲睡了半个池塘 
她们睡着 
但比醒着的其他 
更眉清目秀 
且肃穆庄严 
这里我必须恭敬地写她” 
那么多植物中 
仿佛只有这些睡莲才够格用 
仿佛只有她们 
才能跟母亲相提并论


青黛灰

我爱这样的灰色 
这是无数次洗笔水加灰尘加时间 
积淀成的墨色 
像积攒的夜色
故称作宿墨
拖一笔便成远山 
刷一笔还可以是一条游动的鱼 
是底色 
又像低眉者 
天际上要现出这样的灰也是不易的 
这需要变天 
需要风云际会


天生的

樟树褶皱的皮肤是天生的
它体内的香也是天生的
斑鸠不与人为伍也是天生的
它对人的防备也是天生的
我内心有天生的怯懦
我至今也不与强者为伍
我欣赏樟树皮肤天生的褶皱
它们形成一种委屈的美


九资河田畈的古树

难见了这样的古树
九资河田畈的古树
一看就是真正的古树
至少有近百年的光景
这是装不出来的
如果你看长了
它们就像一个个古人
好像还身披蓑衣
头戴斗笠


蓬勃之物 

蘑菇都是蓬勃之物 
蓬勃之物的样子都相似 
有昂扬之态 
有急切的心情 
这是夏天的雨后 
在朽木的身旁 
朽木借蘑菇之身再生 
长得极快 
这是好东西啊 
我不喜欢叫它菌类 
我喜欢叫它的小名 
我喜欢叫它们蘑菇 
这样好像是在叫 
一个女子的名字 


看见湖滩上吃草的牛

 

一头公牛在湖滩上低着头吃草

这时候它是全神贯注的

身上那么多的苍蝇也打扰不了它

旁边那头母牛也打扰不了它

 

 

参观母亲的冬瓜地 

冬瓜躺在地上长 
它们像几个没穿衣服的婴儿 
它们自皙的皮肤像搽了一层痱子粉 
也像初生的绒毛 
它们乖乖的样子 
就像是婴儿的样子 
它们仿佛在吸吮乳汁 
它们长大啊 
直到牵着它们的那些藤蔓枯老 

在故乡 
我就是这条冬瓜 


风起时一瞥

树叶也有羞怯之心 
风把它的背面吹出来时 
像暴露了它的私处 
它颤抖着,用自身的重量迅速翻过来 

 

太婆尖

太婆尖是我的家乡大冶最高的山峰
这座山峰不像别的山峰那样峥嵘
虽名曰太婆尖
但它的峰是平缓的
在大冶境内
它的绝对高度是最高的
它的旁边并排着还有两座山峰
它们才是尖尖的
看起来比太婆尖还要高
当地导游说
太婆尖比它们要高去几十米
如果不是有确凿的数字
我真的看不出来这座家乡最高的山峰是最高的哩
我们其中大多数人都认为
旁边的那座尖尖的山峰才是最高的

它们尖尖的只是显得高



塞罕坝

你只管种树吧
松鼠们自己能找到这里
你只管种草吧
羊也会成群成群地住下来
你只管种地
蓝天看得到
你只管种善
菩萨看得到

 
钉钉

既是动词 
又是名词 
是钝的 
也是尖锐的 
每个人都是一枚钉子 
每个人也在钉这枚钉子 
我向所有被我钉过的木头致歉 
我向所有的含着我的事物致谢


谷子的慈悲

越是饱满的稻穗头越低得低
它要低到根部去    低到来路去
低到红尘去    
要低出心满意足的样子
要低成个低眉菩萨的样子
那么多的谷子
那么多米白的肉身
那么多命
那么多的慈悲啊

 


选自《汉诗·雀尕飞》,

张执浩主编,

长江文艺出版社2017年10月出版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