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滔天 >>散文 >>作家作品 >> 诗人湘小妃:人生是一个隐喻
散文大作
更多
  • 戴老师:阅读一生,只为不再愚蠢

    记得那时我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靠在祠堂(我们的学校)教室栅栏外面,晒着太阳瞎扯淡,什么回到古代我们要干什么,什么有了超能力怎么办,每次都聊得唾沫横飞心潮澎湃。

  • 我选择反复去读韩东的小说

    所以,在诗人韩东以小说家的身份,逼近自己最琐屑无聊的生活,逼近这“乱了套了的世界”,写下这六个短篇的时候,我为自己设置的生活的主题是什么呢?我想我确实要很不好意

  • 梁秋实:人生没有太晚

    三十未娶,不应再娶;四十未仕,不应再仕?钟表上的时针是在慢慢的移动着的,移动的如此之慢,使你几乎不感觉到它的移动。人的年纪也是这样的,一年又一年,总有一天你会蓦

  • 大卫:风怎样吹软一个人

    在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是害怕黑夜的,在夜里,你想去看她,你想与她两个人待在一起,像一个字挨着另一个字,比如,幸挨着福,好挨着更好,头疼挨着偏头疼。你们好像泡在时

  • 申瑞瑾:到哪里寻找心中的海

    平生第一次看海,是2006年春天,入青岛的第一站,前海栈桥。就是说我第一次看的海,是中国地理上所说的黄海。我是非常喜欢地理的,从小除了语文成绩拔尖外,就数地理成

详细内容

诗人湘小妃:人生是一个隐喻

时间:2018-05-04     作者:湘小妃   阅读

人生是一个隐喻

湘小妃

 

我是一个很闲淡的人,这是褒义的说法。

 

贬义的说法,就是不思进取,得过且过。

 

过来人说:“年少不看黄老。”这是有道理的,少年时代受到的教育,对一生有着莫大影响,何况还有家传的风气——我父母一生都是极天真的人,完全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处理这些年所经历的波折和沧桑。回想起来,很有些轻描淡写。这种手法令我着迷,并且深深地刻在我的骨头里。烙印——我是这样想的。有时候有绝望:出生的时刻,就注定我们是怎么样一个人,有自己的禀性、脾气、爱好……对神秘事物我很着迷。星相、手纹、五行四柱,给人可以依稀窥视天机的错觉。我哥哥有一个寄父,是个八字先生,当然,也是个瞎子。他给我们算命,哥哥有四两二钱,妹妹有三两八钱。我只有二两八钱。命太轻了。只有奶奶在我面前提起过这件事,父母向来都绝口不提。这些年来,母亲担心我更多一些。有时候我想,是不是这么“轻”的命才让我提起笔来写字,让我甘于做一个边缘人,捕捉隐约可见却又转瞬即逝的事物。风、月亮的阴影、为野花加冕的露水……命运没有给我庸常的幸福,可是转身却赠我闪烁的萤火。不可救药地喜欢轻描淡写的手势。举重若轻确实要吃点暗亏,但胜在表面光鲜。

 

小时候盖过一床被子,绸缎面料,葱绿的,上面绣着同色暗花,稀罕得不得了。母亲笑着说:“你这么喜欢,以后买一幅给你做嫁妆。”不动声色的奢华。《琅琊榜》里的人物造型,素色缎子,同色团花,只带一两颗珠玉点缀。黑色分好些种,白色也是,本白、米白、象牙白。纯白还是给小龙女穿去吧。细细密密的针脚,织成一幅幅寓意不同的图案,每一幅图案都是隐喻。我为这样的东西深深着迷。这些不被常人察觉的、表面下的真相,暗藏的玄机,妙不可言的联系。每发现一样,就有一种隐秘的狂喜。破译一首晦涩的诗也能得到相等的快乐。

 

反过来想想,也许是因为性格太过激烈,只能用平静来掩饰。我得约束自己,把无边无际的心收拢来。你看大海起伏不定的波涛,礁石间暗涌的激流,都得扯一幅蓝缎子来遮盖。我的喜悦是十一月的阳光,淡而脆; 哀伤是树缝里漏下的细碎月光……含蓄,冷静,符合已经过时的审美。

 

落在笔下,字就是一个一个的针脚。我的诗是素色缎子上织出的暗色花纹。坐在有月光的窗下,用手指摩挲,微凉布料,凹凸花纹,都静默着,仿佛想说出我的一生。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