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中国诗坛 >>综合 >> 我有一壶酒:诗人的尷尬和无奈
详细内容

我有一壶酒:诗人的尷尬和无奈

时间:2018-06-11     作者:张兴泰   阅读

从“我有一壶酒”说开去

——诗人的尷尬和无奈

 

《我有一壶酒》三天吸引万人续作,高呼“国人诗性未死”。


可见,当下诗坛不景气,不是民众疏远了诗歌,而是诗歌远离了民众。诗国的子民饥渴着诗的芬芳,企盼着诗的涅槃。


诗国千千万万的诗人诗心未死,苦恋着诗神。他们顶着逆流,声声苦吟,躬身前行。


不是吗?你看:在商品大潮中,物欲横流,人们把目光投向了金钱,还有几人关注传统文化?关注诗的家园?关注诗人冷暖?


诗人们出书不仅不给稿酬,还要自己掏钱;发表作品不仅不给稿费,还要打点,否则,再好的作品也难刊载。为了出书只好动用自己的血汗工资,甚至是退休养老金。为了省钱,只好用内部书号出版,出书后不能上架,只好邮寄给诗友和亲人,余下的放在垃圾箱里,也就泥牛入海了。


这些书有相当一部分不能说没有价值,只是宣传不够,人们还没有顾及和认识。浪费了才华,浪费了精力,呜呼,岂不痛哉!


他们和冯小刚、范冰冰之流是另类。他们不为名,不为利,他们这样做图的是什么?图的是人生的价值,诗的尊严;图的是中华民族诗歌的伟大复兴和辉煌;图的是给诗史留下一笔,是非曲直由历史来评说。他们“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他们是从昏睡入死灭中的清醒者,诗国的脊梁,诗人的中坚。


我相信有他们就有诗歌光辉灿烂的明天,他们留下的那一笔也许就是诗学的经典,诗家的绝唱。


一剑人间宣传.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