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中国诗坛 >>访谈 >> 臧棣:现在诗歌奖的问题是缺乏持续性
详细内容

臧棣:现在诗歌奖的问题是缺乏持续性

时间:2018-06-23     作者:成都商报   阅读


继《星星》年度诗人奖、首届草堂诗歌奖之后,又一个评委阵容强大的诗歌奖项即将在成都揭晓。昨日,第一届“蓝塔”杯诗歌双年奖得主,蓝塔诗歌研究会执行秘书长、《存在》诗刊主编陶春向成都商报记者透露,由北京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主办,蓝塔诗歌研究会、《中外文艺》杂志社承办,《存在》诗刊协办的“第二届蓝塔杯诗歌奖颁奖典礼暨诗歌朗诵会”,将于今日下午在成都隆重举办。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入围者有十位诗人,均是北大学子:哑石、清平、王敖、周瓒、王璞、姜涛、雷武铃、雷格、冷霜、王东东。第二届蓝塔杯诗歌奖的评委名单有:中国诗歌研究院执行院长、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学者陈晓明,茅盾文学奖得主、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阿来,鲁迅文学元常务副院长、著名作家邱华栋,《诗刊》副主编、著名诗人李少君,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星星》诗刊主编龚学敏,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著名诗人臧棣,清华大学教授、著名诗人西渡。


据悉,邱华栋、李少君、臧棣,已于昨日提前抵达成都,今日,几位评委将登台分别作各自的诗歌主题演讲。届时川内本土的多位诗人都将出席。现场除了颁奖,还将进行诗歌朗诵会。


昨日,第二届蓝塔杯诗歌奖评委、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著名诗人臧棣接受成都商报《诗歌集结号》专访。



Q&A


诗歌集结号:这次的入围诗人全是北大学子,你对这些入围诗人有怎样的看法?


臧棣:这次入围蓝塔杯诗歌奖的候选人共有十位诗人,哑石,清平,王敖,周瓒,王璞,姜涛,雷武铃,雷格,冷霜,王东东。他们都曾就读于北京大学,60后诗人占4位,70后诗人占4位,80后诗人占两位,他们代表了“北大诗人”不同的风格面貌。将他们放到当代诗坛来看的话,这些诗人也是其中的佼佼者。北大诗人群,是当代诗坛的一面大旗。作为一个诗歌共同体,他们的构成也很多样。比如,哑石是学数学出身的,他还在大学任教,但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当代诗人。北大诗人群里也有很多优秀的女诗人,但这届选人只有周瓒,进入最后的提名,有点遗憾。作为评委,我很欣赏他们的诗歌,同时也为长期以来,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当代诗坛的模糊身影,感到有点不公。北大出身的诗人,一般都比较低调,不太在意公众的关注。这也让读者很少有机会了解北大诗歌的优秀的一面。



诗歌集结号:北大新诗研究会主办的第二届蓝塔诗歌奖,主张什么?


臧棣:今年是新诗诞生一百年的历史节点。北大可以说是新诗的摇篮。回顾一百年前,要是没有身居北大的那一代知识分子的大力倡导和积极写作,新诗的发生恐怕要走更多的弯路。有感于新诗历史和北京大学的特殊关联,已经北京大学出身的学人和诗人对新诗的独特的贡献,北京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携手蓝薇塔诗歌研究会,将第二届蓝塔杯诗歌奖的关注对象设定为北大出身的诗人,已褒扬和彰显北大诗人对新诗的实践做出的卓越的贡献。要说有什么特别的主张的话,就是对献身诗歌艺术本身的严肃的诗人给予特别的赞美。可能还牵扯到一个目的,就是让公众重新认识学识和诗歌的关联,重新看待学院和新诗的关系。长期以来,学院诗歌被彻底妖魔化了,诗歌和知识被人为对立起来,诗人的学院出身变成了一种文学原罪,好像诗歌写作仅凭所谓生命的冲动,就能自行完成。墨西哥诗人帕斯说过:诗是一种特殊的知识。凭冲动,可以抖一些文学机灵,但要想诗歌创作走向博大,能应对复杂的世事,还是要有意识地养炼诗人的学识。



诗歌集结号:作为著名诗人,也是著名评论家,对当下90后00后这批年轻诗人在诗歌创作上有什么建议吗?


臧棣:90后出身的诗人,都很有锐气,往往一出手,就有不俗的表现。这种孕育在诗歌创作中的青春气息,对他们自身,对汉语的语感,都是一笔难得的财富。至于如何写作,我没什么特别的建议。因为有些东西,只能依靠时间,依靠我们自身的好奇能在对诗歌的兴趣中好奇多久。也许,在风格和语言上,保持足够好奇,算得上是一种建议吧。



诗歌集结号:前年,你获得《星星》诗刊年度诗人。这个奖好像很少给四川诗人。你怎么看当今的四川诗人及其创作现状?


臧棣:四川诗人在百年新诗历史也是举足轻重的。被称为新诗奠基人的郭沫若就是四川诗人。朦胧诗之后,优秀的四川诗人也层出不穷。四川诗歌一直是当代诗歌的重镇。四川诗人的才气和语言意识都令人难忘。可以肯定地说,当代诗坛,没有人低估过四川诗人和四川诗歌。至于获奖多少,还是幽默一点吧。其实真要按统计算的话,相对于其他地域的诗人来说,四川诗人是获奖最多的一群诗人。



诗歌集结号:有人说新诗百年,很难出现一个好诗的标准。你认为什么样或者什么方向的新诗,才是好诗?


臧棣:当代诗到底有没有标准,并不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好诗的标准,其实一直都是存在的,并不因新诗采用自由体,就变得虚无了。好诗的标准,主要看两个方面:第一,诗人采用的语言意识是否独特,是否有独创性;第二,这种独特的语言意识是否很好地处理了诗歌题材所包含的独特含义。归结起来,诗歌的题材好比是一个活儿,作为诗人,你能不能把这个活儿干得漂亮,干得令大家刮目相看,干得能激发别人的感触,……这些都是可以凭基本的阅读能力,就感觉到的,并不需要多么复杂的理论。另一方面,新诗的标准的确定也确实有自己的规则,比如,一首好诗本身就是确定了一种标准。一个大诗人自身也能凭自己的文学能力就确定出一种标准。这种情形,和古诗确实不太一样。但只要我们心态好,摆脱偏见,一个东西做的好不好,其实还是很容易看出来的。没那么复杂。



诗歌集结号:如今的全国诗歌奖比较多,而前几年中国文化部在呼吁精简文艺评奖。你觉得诗歌奖,要怎么评选才更有利于评选出服众的诗人诗作,甚至有利于繁荣新诗创作?


臧棣:诗歌奖多不是什么坏事。美国的诗歌奖,更多:有全国性的,比如普利策诗歌奖,也有各州自己的,还有各种学会自己设立的。美国诗歌奖的设置,其实很值得参考。对当代优秀诗人而言,目前的状况,不是诗歌奖太多,而是优秀的诗人很少被多层次多维度地关注到。很多非常优秀的诗人,几乎从来没得多过什么奖励。比如北大出身的一些诗人,清平,姜涛,周瓒,席亚兵,倪湛舸,雷武铃,王璞。我们的诗歌奖,不是太多,而是太少。而且在评选机制的设计上不够专业。诗歌奖的设计,可以有一些专门向青年诗人倾斜,比如只奖励30岁以下的诗人。另一些,奖励风格上有独特探索的。还有一些,可以奖掖诗人的终身成就。此外,也可以专门奖励诗人的年度创作。等等。总之,可以充分细化。目前的诗歌奖,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缺乏持续性。很多诗歌奖往往只颁发了一次,就没有下文了。


一剑人间宣传.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