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潜溪 >>新闻动态 >> 向尧、落英、张良臣诗作刊发《大巴山诗刊》
详细内容

向尧、落英、张良臣诗作刊发《大巴山诗刊》

时间:2019-07-23     作者:本站   阅读

1.jpg

向尧,四川宣汉人,中国人民大学文艺学硕士在读。


滴水成冰


烈日之后我选择在深夜

为走廊的辣椒浇水

开着白花的辣椒被移植在花盆里

像陷入一个纯洁的梦

在黑夜里,看不见的水流

涌动着。它们醒了吗

我不知道。一些相似的梦

发生在我的童年里

紧张的神情布满一张少年的脸

那些绝望,无法自拔

那带着恐惧的飞翔

提示着长大后的我,所谓一生

不过是与梦里的事物一一重逢

那时候,祖母还会将我

轻轻唤醒

亲口告诉我,关于生活的全部真相

月光还会照亮一瓢明晃晃的泉水

仰起头,月光就照在你鼓动的

喉咙



平原一夜


多年以后我在窗前看

那些从没看过的风景

隐没在灰暗中

若隐若现的轮廓

万物消失 世界不过如此

池塘打开平原的豁口

凸起的 是平房和坟包

仿佛我不愿承认的

退却的生活

令人敬畏

黑暗盛大 却渺小

它溢满天际又不过是

堵在你眼前

你无法在黑暗中看见什么

我瞅着窗前的铁轨

它提示我离开的速度

那样快 来不及留恋

它提示我

一颗心要在黑暗中得到检验

当我再次抬头

透过车内的光

除了车窗上的人脸

我还看见了什么


2.jpg


落英,四川达州人

1987我不会遇见你


今日,厂门口又有花开

又有人来应聘面试。大雨中

人来来去去,犹如菜场的买卖。

摘星的你,弃日月不顾,

八万里长空飘水,何人在梦顶

踏浪而来。举棒,斥退一切,

对爱和不爱一视同仁。


泥坑被车轮碾压,路旁甘蔗

和1987年的我,退进风中。

像两个王,在各自山头熟睡,

我们素未谋面却肝胆相照

你拥有田野,我困于车中

在彼此的历史里,可有可无


深夜,你独孤,心底想起的

只能是坪地

它郁郁葱葱的街,朦朦胧胧的人


两个王,于1987年

炸了……



深圳东到东


大声吼,听见自己酣睡

沿深圳东到东,龙岗河日夜搜集雨水,

漫流而过的,是野鸭不愿栖居的草丛。

年丰村和水背村,百棵树种下,多一棵

河流略显拥挤,有鱼上岸,看望住604房间的我。

坪地和坑梓,互不累赘。两座小镇平行

连接它们的桥,生命只有

0.01千年。句子组成狂妄的人间,

一座老房子,拆毁仅需要一夜。我们

不应在规定的时间内发出

叹息,总是慢十分钟。计划慢下来,

被搁浅于脑海;从一个地方

赶往另一个地方,飞机慢下来,是晚点;

行李和名字慢下来,是遗忘。

我们不分先后,剪去长发

和昨夜的梦,伴随虫子的翅膀,

飞入公交站台。新修的路旁

花开始花,人开始人。


3.jpg


张良臣,四川达州人,就读于成都文理学院。笔名:子?⒊枷乱嗳缢埂


四月爱的箴言

 

那个少年听惯了关于四月爱的箴言

拂着春的尾巴,四月天

早晨起来,看见一只徘徊的蜜蜂

不敢筑巢,在宿舍楼

一头扎进少年的双眸

 

蝴蝶萦绕花朵,蜜蜂飞过

少年来到小路上、田野间、花朵旁……

坐在一颗挂满蜂窝的树旁

蜜没过少年的双膝

 

四月的小鸟不叫

怕吵到蜜的甜

迷迷糊糊

醉倒在蜂蜜里的少年

品尝四月爱的箴言

 


暮春雷

 

暮春的雷毫不含糊

撕拉一声,天空就两半

少年起床望向一片黑的天空

看着自己黢黑的眼眸

 

昨日的星辰挂在四肢

满头大汗

两根拇指粗的雷

拯救这个垂死的少年

满街的店面,都在嘲笑

嘲笑他离开自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