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 >>资讯 >> 诗人曹谁贺岁:我带着一条受伤的鱼前行
视频推荐
更多
详细内容

诗人曹谁贺岁:我带着一条受伤的鱼前行

时间:2021-03-07     作者:潜溪文学网   阅读

       

曹谁,作家、编剧、诗人、翻译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硕士。原名曹宏波,字亚欧,号通天塔主。


1983年生于山西榆社,2008年去职远游,在西藏、新疆周游数月而返青海,开始职业写作生涯,现居北京。2007年发起大诗主义运动,2017年倡导剧小说运动,2018年发起曹伊之争。


有诗集《冷抒情》《亚欧大陆地史诗》《通天塔之歌》等七部,长篇小说《巴别塔尖》《昆仑秘史》(三部曲)《雪豹王子》等十部,翻译有《伊斯坦布尔的脚步》《普罗米修斯之歌》等三部,写有电影剧本《昆仑决》《子弹上膛》《功夫小鬼》、电视剧本《孔雀王》和舞台剧本《雪豹王子》等百余部集。


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作家》等文学杂志,入选上百部权威选本。有多部长篇小说改编为影视剧、广播剧、舞台剧等。有作品翻译为英、日、法、意、西、韩等十余种文字。


曾获首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第五届青海青年文学奖之“文学之星”、第四届曹禺杯剧本奖、意大利第27届《乌贼骨》诗歌奖、第五届中国诗歌春晚十大新闻人物等文艺奖。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世界诗歌运动成员,《大诗刊》执行主编,《汉诗三百首》执行主编,《世界诗歌》副主编,世界诗歌网副总编,丝绸之路国际联合会副主席,华语诗歌春晚副导演。


 

▎美人鱼梦


 

我带着一条受伤的鱼前行

这只坛子只能容下一条鱼

鱼是怎么受伤的?

这个秘密我也想知道

只有破解才能知道她死的原因

我走过千山万水

我走过千年万年

大河穿过大谷

我在一个夜里摔倒在大洪水中

这条鱼从坛子跑掉

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去

人们都说我善良

鱼在此时化为美人鱼

她的两边有伺候的丫鬟

我的头顶上是弯弯的月亮

美人慢慢升起到月亮上

月亮的中间滴下一颗浓浓的露水

我伸出双手抓住

恍然明白前世来生

 

 

挥舞镰刀收割天下


 

我挥舞着镰刀

开始巡游天下

五年前播撒天下的种子

现在都次第长成

正是收割的时候

金色的庄稼顶上是太阳的光芒

他们是太阳的恩赐

所以我是在收割阳光

农人在阳光下挥舞镰刀

他们跳起了镰刀舞

这些粮食我要卖掉

今年就盖起通天塔

我要住在塔顶接待农人

安排他们在世界的田野中种植新的粮食

 

 

人间世


 

我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

忽闻滚滚红尘的歌声

想起你远去的背影

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不禁悲从中来

几乎落下眼泪

转头看到乞丐端着钵子

里面是各种钞票

乞者的四肢残缺

坐在自制的小车

旁边有两个小孩

他正对着麦克风假唱

我收起自己的泪水

丢下一块钱离去

我消失在人山人海中

可是泪还是止不住落下

 

 

我总看到妈妈十二岁小姑娘时的样子


 

妈妈来北京看孙子曹亚欧非

我带她看前门天安门

我带她游后海什刹海

她都没有说什么

每次遇到服装店

她就要仔细地看

妈妈像所有女人一样

喜欢漂亮的衣服

可是我从来不知道

这时我就仿佛看到妈妈

十二岁小姑娘时的样子

她在山花烂漫中奔跑

她为一件新衣服欢喜

妈妈的妈妈就在那年去世

从此她不再敢喜欢衣服

她带大了舅舅

她带大了曹谁

她带大了曹希

把买衣服的钱让我们读书

曹希成为中科院的博士

曹谁成为北师大的硕士

妈妈终于放心了

她在那里挑衣服

我却总是忍不住落泪

看到妈妈十二岁小姑娘时的样子

 

 

敖德萨的天启


 

我们把时光捕捉

影视剧成为救赎

敖德萨,敖德萨

他在黑海边喃喃自语

普罗米修斯在高加索点燃火把

人类在前行

文字是一种迫不得已

我们用摄像机捕捉火光

保尔柯察金眼睛放光

冬妮娅已经随风远去

辛德勒在酒馆中滔滔不绝

我也端着酒杯跟人谈笑风生

杜弗兰在监狱中挖掘地道

我也在暗夜挖掘人生的通道

帕奇诺的柯里昂家族是新的罗马帝国

我们要经营庞大的人脉圈

小指头贝里席公爵说混乱是权力阶梯

我们要在混乱中无中生有

努基在大西洋帝国逼迫敖德萨的黑帮

敖德萨,敖德萨

小人物杀死小人物又有谁在意

元老院的议员刺死凯撒

绿林好汉推翻贤人王莽

普罗米修斯点燃的火把已经熄灭

我心中的火却被点燃

敖德萨,敖德萨

潮白河前的北京

台伯河前的罗马

我们的千军万马在地平线上涌出

马蹄踏着草地上的小花

面对繁华的都市

我们准备去征服

 

 

佛陀的轮回和耶稣的复活


 

你别无选择

你别无退路

狭路相逢

两种力量在你的胸口交汇

你眼睁睁看着奇迹发生

佛陀以孔雀王的身体轮回

耶稣以圣保罗的面孔复活

你闭目向四方冥想

四根基柱从四面升起

托着圣殿的屋脊现出

一切从这里发生,一切在这里寂灭

这是黄金宫殿,这是通天塔顶

这里是孔雀城,这里是理想汇

你别无选择

你别无退路

狭路相逢

东方和西方的圣殿经由你的胸口建起

 

 

京城的黄金银杏


 

金色的银杏叶落满京城

映照着萧杀清冷的秋风

身着风衣的我手执纸扇

从银杏林走过

京城的冬太冷

京城的夏太热

京城的春太短

唯有京城的秋最好

我们从京城的中轴线上走过

西边的银杏是武烈宜扬

东边的银杏是文教宜尊

迎面的女郎也是高贵的金色

我们穿着金色的铠甲

人生再苦闷都要有金色面庞

秋风萧杀中我们冷面冲过

不成功便成仁!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树叶金黄,阳光金黄

黄衣飘飘,纸张泛黄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戴草帽的少年坐在树林中的枯木

他望着遥远的群山

鸟群在领唱

羊群是词语

他提笔写下

当一个男人不能用刀征服世界时就选择笔

神秘的语言在空中传播

大地开始伸展

天空开始升起

黄金的王冠现出

宏伟的石头将他包围

成为一座高大的通天塔

无论如何你都要建成

无论如何你都要建成

少年从草帽下醒来

他告诉人们他看到黄金的通天塔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通天塔的诱惑


 

光明照亮一切

从十三个方向

所有的人都被圈禁在高墙内

你借助语言的力量

曾经瞥见通天塔顶

那一秒钟的光

比所有的爱都愉悦

比所有的梦都美好

他们都说那是骗局

可眼睛怎么会欺骗

你曾经见过最美好的世界

你无法阻挡对光明的追寻

他们开始念念有词

借助声音的力量

我们一定要抵达通天塔顶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