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 >>诗电影 >> 诗电影 | 诗人行顺:回答
视频推荐
更多
详细内容

诗电影 | 诗人行顺:回答

时间:2021-03-07     作者:潜溪文学网   阅读

       


行顺,原名邢卫兵,80后,生于豫,长于粤,著有诗集《笼中兽》。

诗观:用肉体的困守完成精神的远征。


回答


打砸我摊位的城管,我要恨他吗

抢走我钱包的飞车贼,我该诅咒他吗

骗走我两个月工资的工友,我可以鄙视他吗

扇我耳光的上司,我能朝他吐口水吗

克扣我工钱的老板,我需要进行报复吗

 

我问这些话的时候

大地无言,白云抚慰着尖锐的山峰

拉卜楞寺的钟声穿过夏河幽深的河水


 

▍父亲责怪我的次数越来越少

 

孩童时,他打我

皮鞭、木棍、草鞋

那么有力

中学时,他骂我

为了不理想的成绩

我的父亲

看不惯他儿子的蠢、笨

 

不适应他衰老得这么快

好像突然有一天

我做什么

都是对的

 

 

 

路过曾经打工的工厂

 

当初破旧的厂房上

现在矗立着一座座高楼

以前机器轰鸣的车间不见了

厂房门口的狼狗不见了

踢打过我的拉长不见了

克扣我工钱的老板也不见了

这让我有了一丝欣喜

终于没人再去重复我的命运

但也忍不住有点失望

好像一段饱经屈辱的历史

被清理出去

人生也会留下空洞

 

 

 

今晚的月光不像昨晚

 

月亮升起来了,比昨晚更圆,更亮

她的白发也好像因此多了一些

 

月光照耀下,湖面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

多美啊,她脸上浮现出久违的喜悦

 

公园里,到处都是互相依偎的恋人

我和母亲在这里散步

总感觉有些不合时宜

 

何况,印象中,这一生,我只牵过她的手两次

一次是父亲出了意外

一次是她被误诊患了癌症

 

 

 

老照片

 

弟弟下葬那天

我们烧掉了他的衣服、鞋子、工作证……

——可能唤起回忆的一切事物

 

甚至当年照的全家福

也被父亲偷偷地剪掉了一块

 

也有剪不掉的

我的弟弟,其实一直在他的QQ相册里活着

 

但我不能告诉母亲

 

 

 

小区里的树叶变黄了

 

本以为像我们失去了几个月一样

它们也会迟到

 

这些木棉、秋枫、大叶榕……

仍遵循着上苍的律令

 

活着,就要处变不惊

要能面对自然的荒寒

 

——要回到疫情以前

 

诗歌给我们内心的宁静

要重新捡起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