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 >>独家 >>人物 >> 读诗 | 诗人润叶:父亲的日记
视频推荐
更多
详细内容

读诗 | 诗人润叶:父亲的日记

时间:2021-03-07     作者:潜溪文学网   阅读

       





诗人简介:润叶,原名谭丽琴,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润叶书友会创始人。著有诗歌散文集两部,作品发表于《人民日报》海外网、《重庆晚报》、《成都晚报》、《作家视野》、《潼南日报》,部分诗歌收录于各种选本。


父亲的日记


家中仅有的安静,被他赶走不少

粗大的关节,只会指认稻稗和收成

为了糊口或活着

面对土地不爱说话,像弯腰的庄稼

但只要你从他身边走过

你便知道这是一条汉子

 

他在寒风的田里,走自己的路

沧桑的背影,在庄稼地里一走

就是一生

他的脸贴着同样沧桑的大地

他的脚深陷淤泥

寻觅鳝鱼的踪迹

为了我和弟弟春天的学费

 

他说,要设法找到活着的稻谷和麦子

深陷泥土的部分,有儿女

无法知晓的哀伤

这世间有太多东西不可抵御

有太多的悲伤无法形容

那把镰刀和父亲一样,站姿有些趔趄

暮色起伏,交换彼此低沉的心事

 

几头羊,一亩田,一山坡果树

他的日子简单平坦,不懂修辞

一年的收成勉强能够应付

一场风雪,一道闪电

 

那些年轻时弯曲的日子

在心里游荡

生活的疼痛成为日记

干净的写着两个字,父亲



别被生活打倒


再大的雨

也不会让石头低头

再厚的雪

也阻挡不了梅的绽放

再深的水

也淹不死一条小鱼


 

冬天的白


一到冬天,人世就白了起来

回忆铺天盖地地涌来

一个人走在庄稼地里

人到中年,不再大呼小叫

我读懂冬天的白

正如我读懂了父亲的沉默

 

 

到农村去


车窗外的屋子,这些年

坐成了一个隐忍的老者

蜷缩于村庄的一隅

只记得我的乳名

还不时唤起

走在青石板的路上

那些坐在石头上的老人

所剩无几

瓦缝上的乳牙早已搬了家

蜘蛛网早已结好忧伤的水珠

燕子不停地啄食我内心的种子

拐棍强撑着自己,等我回家

到农村去

在老屋的门前走一走

和儿时的山水打一声招呼

躺在木板床上

让月光好好擦一擦我的灵魂



我们都是丢失故乡的人


回到童年的院子

蒲扇后的萤火虫,曾点亮许多梦想

曾经扮演新娘的人成为邻村的妈妈

瓦片还为我留着饭菜

唤我乳名,盼我归家

池塘边的芦苇再没能认出我

我佩服它,摇曳了一生

内心始终保持着柔软

桉树还是正直地守护着老屋

天上的星星只增不减

照着我的半截铅笔

和一小截思念

最后我在一张纸上

画出了她年轻的模样

像极了我的妈妈

我们都是丢失故乡的人

在一颗星星下泪流满面


 

道歉


我为花瓶里的花而向

被伤害的春天道歉

我为桌子的四条腿而向

被砍倒的树木道歉

我为你深夜的眼泪向

过去那些伤害的光阴道歉

我为我每一次的敷衍

向你的无数次认真道歉

错误,请不要太在意我

上苍,请对我大度些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