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 >>诗电影 >> 诗电影 | 诗人画家施施然《杨保罗的讲述》
视频推荐
更多
详细内容

诗电影 | 诗人画家施施然《杨保罗的讲述》

时间:2021-03-07     作者:潜溪文学网   阅读

       


诗人简介:施施然,本名袁诗萍,诗人,画家,主编《中国女诗人诗选》,中国作协会员,河北省文学院签约作家,著有诗集《唯有黑暗使灵魂溢出》等4部,诗作被译为英、法、阿拉伯、瑞典、罗马尼亚等多国语言发表,诗歌、小说、散文发表于《中国作家》《人民文学》《诗刊》《十月》《钟山》《山花》《文艺报》等国内外报刊选本,国画作品多次入选画展或被收藏。


■ 杨保罗的讲述

 

已经过了台北,公路两旁

的槟榔树下,日光

在丛林和水草中游动。穿过

低矮错落的防震楼,大巴车平稳地

向台南驶去。“给老爷太太们

请安”。杨导游还在继续他,准确说

是他的母亲的回忆:1948

在“大撤退”潮中作为

一位国民党上尉军官的姨太太

她和丈夫一起,在福建一个码头

登上了开往台湾的船——

在我们常见的电影中,她至少是

情感的胜利者。不是吗?

她取代了大太太。

而她未来的儿子,此时正大声地

告诉我们接下来的事情。

是的,她和他待在一起

但现在,限乘750人的船

铁板一样竖立着两千多个

在密不透风的对峙中

不分男女弱孺,肉紧贴着肉

人们站着呕吐。

站着哭骂。站着

咽气。十几个风雨颠沛的昼夜

她一路上耳听死去的人被

扔进海中。那沉重的

“扑通”声。是动物的

求生本能,使这个刚踏进婚姻的旧式女人

挣扎着,在脚下一片排泄物的汪洋

不,是从一场战争中

活下来。像沧海中的一粒砂。



PAUL YANG’S NARRATION

 

Passing by Taipei,under the betel tree

along the highway,the sunlight

swimming down watergrasses in the jungle,

through theshockproof houses, scattered low,

the coach goessmoothly toward Tainan. “Morning,

Ladies andGentlemen”. Yang, the tour guide, more precisely,

keeps on hismother's memory, in 1948

in the tide of"great retreat",

as the mistress of aKMT junior officer,

She, together withher husband, on a quarside in Fujian

boarded on the shipbound for Taiwan --

In our familiarmovie, at least she is

the winner ofemotion, isn't she?

She replaced thefirst wife.

Her future son isnow loudly

telling us thefollowing things.

Yes, she stayed withhim.

But then, the shipthough limited for 750 passengers,

more than twothousand stood in iron cabin,

straight in theimpenetrable confrontation,

male or female, weakor young, flesh to flesh.

They stood to vomit,

to scold and to die.

For a dozen ofwindy, rainy days and nights

She listened to thedead, along the way,

thrown into the sea.What a horrifying

"splash”. Itwas the animal surviving instincts

made this old woman,just stepping into marriage

struggle to survivefrom the boundless fecal waste under her feet,

No, to survive froma battle,

as a grain of sandin the sea.


(Tr. by Hai An)



死亡是一种教育

 

惊蛰,疫情还没结束

午餐我们谈到了耶稣和释加牟尼

他那么年轻,眼睛仿佛初升的星辰

那种破土发芽的力量支撑着他

尚未经历过失去

我们小心翼翼挑拣着词汇

低垂视线

小煎鱼在白瓷碟里不规则排列

一种不透明的情绪在弥漫

抗拒与犹疑对峙

终于,我们以夸克和量子力学

成功回避了真正想要谈的

我们表情轻松地望着彼此



睡眠诗

 

始终记得邻居们的笑声

一波刚停,很快

又涌来更欢乐的一波

你漂浮在黑暗中

墙壁消失了

尽管,你的身体触碰着

柔软而坚实的床

你翻身换了个姿势感受

夏夜的舒适

闭着眼睛,但看见了更多

的事物。当你仔细分辨

它们转瞬即逝

你穿梭在空气形成的颗粒中

白水鸟在空荡荡的海面上

安详地滑翔。但很快

厚重的云团压过来

挡住了你的视线——

你掉进更深的黑暗

大象走进房间

挤走最后一缕意识的光



疑惑

 

很多时候我陷入疑惑:

突然的,黑屏,又或者

灯光涌进狭长的走廊尽头猛地

露出狰狞

 

你应当可以了解

那种陌生。这些年

我过于醉心于,在柔软的沙漠上

雕刻。在一幢废弃的空中楼阁中

修建楼梯。尽管

 

风沙吹开了刻在魏碑上的字

风沙吹过去又盖上

 

现在转身是否还来得及?

这些年为了修庙我藏的深

为了修庙我拔下牙齿种在心上



新年问候

 

室内,我养的兰花

叶片又在摇动

我念观世音菩萨普门品

给栖息在那里的精灵

 

窗外有人在放鞭炮

硫磺混合着雪的味道

在空中炸响

犹如新年传来第一声钟声

 

如此心急的快乐

多像1976年的你和我

 

你抓起我拉开门冲进雪中

我笑,我蹲下

你拖着小小的我

在一大片白茫茫里滑行

 

我们分开雪直到

大地的白纸上出现一条直线

 

你教我如何在薄冰上

放稳陀螺

自制的鞭子抽打在

旋转的陀底和冰面之间

有时会响。有时不响

 

你教我写字,可我

还从来没有给你写过一封信

 

我已经四十年没有见过你了爸爸

你在墓地

你停留在四十年前的时间里

 

现在我爱我的孩子

如同你当年爱我

 

窗外爆竹还在响钟声般地

我们来到2020年了爸爸

雪落下来覆盖着降下来的红色碎纸屑

雪落在雪上

 

一片,两片

无数片

是你的问候。也是我的。



▎低处

 

雨顺着风的斜度

抹平了下山路上的坑洼

那些

平日里的低处,此时

反射出更亮的光

 

更高的突起,是一座新坟

墓碑前的供品

还未被野狗叼走

焚烧过的纸灰在泥泞里

像一只只黑蝴蝶,打湿了翅膀

 

但这景象不使人恐惧

寂静中平生几分安详。我

匆匆一过的脚步与死者

构成了某种

最本原的真相

 

在这座无名的小山上

栾树摊开了卷曲的枝叶

合欢滴着水。而死亡

散发出青草的气息

抚平了一个人

在这尘世

所有的羞辱和悲欣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