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社团协会 >>诗社 >> 抱一诗社:关于沪上敦腾的诗《立秋》的对话
详细内容

抱一诗社:关于沪上敦腾的诗《立秋》的对话

时间:2017-08-08     作者:抱一诗社   阅读

沪上敦腾 ,生于武汉,现居上海。诗作散见各诗刊,个人诗集。

关于沪上敦腾的诗《立秋》的对话

《立秋》

虎落平阳被犬欺。

立秋日,养虎人怀抱的猛虎

与纷扰的人群划出分水岭。

人流进杯盏,灯影,

成为丰收颂抖落的一部分碎谷;

打谷场上的麻雀,

才是最擅长捡漏的飞禽。

河流运走黄金、几何和布匹,

不运走枫叶和柚子,

让它们烂于山中,

连同假寐的人们,为猛虎所卑视。

林荣:这首诗我觉得好,但遇到了理解难度,难度系数相当大。信息量非常之大,@沪上敦腾虎落平阳被犬欺,本意指老虎离开深山,落到平地里反而失了威风,狗也敢欺负老虎。比喻有权有势者或有实力者失去了自己的权势或优势。按着这个理解的话,是虎就不能落在平阳。或者换句话说,落在平阳的老虎就不是老虎了。

沪上兄在立秋日写了这首《立秋》,民间有秋老虎之说。诗中说养虎人怀抱的猛虎与纷扰的人群划出分水岭。好啊,各就各位,养虎人聪明,能不能说猛虎也幸运?

鲁侠客:@林荣(东方明月)同意,我到“几何”卡了壳了……

量山:这首诗我觉得好,但第一行,我以为是多余的。

林荣:@量山我也在考虑这个句子,因为首句往往是定调子的。

黄土层:@量山首句若不要,怕有人更难进入。

沪上敦腾:@林荣(东方明月)我一直认为没有林诗妹破译不了的诗。

林荣:@黄土层谁是那个“养虎人”,我觉得这个也是关键词。

鲁侠客:@沪上敦腾,我猜测下,此诗涉及关于自然与野性,短视与竭泽而渔,虚伪与羸弱的命题。但似乎诗意设计中有些隔,理解上不是太流畅。

林荣: @沪上敦腾,沪上兄这首《立秋》又让我想到了之前我在一篇评论里说到的这一点:语言具有与现实相遇的能力。文学语言或者具体说诗歌语言,具有与现实(客观世界)相遇的能力。当然,这里的“现实”并非原生状态的,而是被诗人“安排”好的诗意化的现实,是诗歌的,是文学的一部分,甚至也可以说是文化的一部分。

沪上兄的这首也是。每一句都可以赋予其现实场景化,又有深度思考融合在里面。与现实的碰撞我可以感受到,只是沪上兄的现实更隐蔽,更具有讽喻性,乃至悖论性,甚至荒谬感。不便多言及讨论。沪上兄的这首诗让我想到了太多,太多,一时还梳理不好。

黄土层:本诗第一句为全诗定调。虎落平阳被犬欺。秋老虎其实是夏季养大的一只容易被人忽视的动物。以此设喻,且赋予老虎尊贵的虎威。因为热,人皆躲之。故有分水岭一说。本诗喻体的太多,如养虎人,如河流,如黄金,如几何,如布匹,如假寐的人。所有秋乏的事物都是生命力衰竭的表征,老虎的蔑视因此成立。读了此诗,我觉得以后对于严寒酷暑要更具敬畏之心。

琴匣:沪上是语言魔术师。

默抒:@琴匣的高空颤音,@沪上敦腾的密林布阵,已让大家接应不瑕。沪上是手捧紫砂胡壶,不是透明的,让你一眼看不出里面装的是什么。也正是这样诱惑你想去掀开壶盖,探个究竟。有时里面装的也并非就是一种东西。往往就是一种东西,也会被他揉碎,搀点不同颜色,迷惑你的眼睛。聪明人,不用眼睛看,用鼻嗅,用舌尝,用耳听…他跟所有捉迷藏,有时自已也找不到自已了。八十岁前,他不玩口水诗……

     于2017年8月7日立秋日,抱一诗社微信群内讨论, 林荣整理。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