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潜溪 >>新闻动态 >> 王大秋:少年游
详细内容

王大秋:少年游

时间:2018-04-20     作者:王大秋   阅读


终于回到家了,今天中午周兰请我吃饭,她刚从新疆回来,下了火车洗了头就出来见我了。说起来抱歉,我应该去火车站接她的,奈何我手机不争气,反而让她送我去汽车站。


大概跟兰君有一年半没见了,她长瘦了,还长漂亮了很多,化了淡淡的妆,唇彩颜色粉粉嫩嫩,仿佛春末夏初的阳光,眼睛也亮亮的,丝毫看不出长途跋涉的疲惫。我倒是像个整夜失眠的人,好像也确实是失眠了吧,看起来格外的憔悴狼狈。


上次见面还是14年暑假,因为乌龙,她还坐出租穿过小半个城市跟我送了回行李,让我实在记忆深刻。


那年暑假跟李鹏程家呆了很久,我跟他点了多支烟。他一直反反复复唠唠叨叨的把一句话说给我听:很多事情很多人看破不要说破。不要自以为是的了解别人,不要自作聪明的拆穿别人。


他要我一定要记住这句话。


那个时候他还没有一遇到我就说我傻逼,那个时候他还是很和蔼可亲的姐姐。


后来才知道学会这句话很难的,你根本没有资格说谁可怜。


有人原先开玩笑的这样说过,我总是能单枪匹马的靠近别人的铠甲,只要我愿意,不论交情。他在夸我容易取得别人信任的同时又很厚脸皮。


而现在对别人的心再也没有好奇心。


或许将来你会有很多选择,而现在你的选择很少。


我们这个年纪容易原谅,容易相逢一胖泯恩仇,意思是说回不到过去的交心,但也不在乎以后的交情。


人离去,永远不回来,我们以前听音乐的时候这么唱。


人离去,管他娘的回不回来,我们现在吃火锅的时候这样想。


仿佛没有多余的悲伤,没有多余的话。


我坐摩托车回渡口的时候天全黑了。整个世界像一张灰色的卡片,一切都是影影绰绰的。真正存在的只有河对面拆迁工队的灯,一朵一朵,挺大的象牙红,简单的,原始的,碗口大。


坐摩托车真的是特别冷,司机说下雪了,说明天早上起床就可以看到对面的山上镶嵌了罗钿的白花,好歹心里有了点安慰。


说起来我更喜欢13年那个夏天,在达州拍《多余的话》这部微电影,那是达州最热的时候,在周兰新家,我们一起吃了很多天的盒饭。有一天晚上,我,李鹏程,兰君,另外有一个好像是唐益进还是张国旗,都有些记不太清楚了。


那天我们聊了一整晚上的诗,说我要挥霍青春的岁月,然后去做铁石心肠的船长


那个时候的我们,都还多多少少带着少年的天真。


我们才喝了一杯酒,夜晚就过去了一半。


聊到4点多,基本上都在沙发上睡着了。那是达州最热的时候,早上醒来,我跟兰君的头发缠在了一起,睡了两个多小时,满身是汗却还是很爽的样子。


黄鹤断矶头,故人曾到否,旧江山浑是新愁。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2016.1.26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